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三十六章 拿下(贺光星离流萌)

第三百三十六章 拿下(贺光星离流萌)

    他和吴管事虽只一面之缘,说不上交情,但吴管事显然是为自己而死。

    命都交付了,许易该怎么换这份人情?

    “律法堂堂,有什么为什么,许易,身为净夜司看守官,你终日旷工,该当何罪?此老狗为你百般遮掩,拒不招供,合该是此等下场。来人呐,把此獠拿下!”

    金甲青年大手一挥,数位甲士上前,便要来拿许易。

    岂料,许易一人一巴掌,径直抽飞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金甲青年满脸铁青。

    “反了反了,这是反了啊!”

    青服胖子气得浑身肥肉直陡。

    “许易,我看你是找死!”

    金甲青年的玉脸怒气尽敛,腾起一抹微笑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死之前,你必然不会活着,少侯爷!”

    许易回以微笑,眼眸之中却一片冰寒。

    话至此处,金甲青年的身份已然明了,正是乌程侯大公子萧浮沉。

    当日,许易大闹乌程侯府,萧浮沉装逼不成反被虐,其后又因萧浮沉的狂妄,乌程侯并未收获宝匣。

    乌程侯大怒,又狠狠收拾了萧浮沉一把,新仇旧恨,萧浮沉已和许易结了死仇。

    许易乌程侯作法,安排来了净夜司,杀机才悄然启动。

    乌程侯何等样人,怎会放任对手在净夜司养闲。

    所谓净夜司这么个下作职业,本身就是个烟雾弹,让许易误认为他乌程侯的报复,暂时就止于此。

    殊不知乌程侯等的就是许易放松警惕,忍受不得清闲,正好抓他小辫子。

    许易虽在广安混过一旦时间的巡捕司主事。实则还是官场新丁,在广安有高君莫罩着,他如何混来都成。

    却是切切实实毫无官场经验。哪里知晓其中深浅,只道是被人阴了。发配此处受辱,根本未意识到杀机已近。

    入职当日,他自以为用金钱走通了人脉,又巧遇周夫子,受了指点,便转入炼武堂,潜心修炼。

    殊不知,乌程侯早在净夜司埋了眼线。他方脱岗的第二日,乌程侯便收获了消息。

    萧浮沉抑制不住心中恨意,干脆亲自出马,邀了早走通的内务府律堂刘副主事,前来搜捕许易。

    岂料,这一搜竟是数日,丝毫无有结果。

    运用秘法,定位许易腰牌,也无成效。狂怒之下,便将火气洒在了咬死了口的吴管事身上。

    原来。许易躲进了炼武堂,身在法阵之中,天然便有屏蔽之效。

    此刻。他出了炼武堂,寻他已快寻疯的萧浮沉,几乎是留着眼泪,带着队伍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满以为自己抓住了实证,又有威风赫赫的律堂刘副主事在此,许易再是猖狂,也只有俯首就擒的份儿。

    只需入了牢笼,姓许的就只有任自己搓圆捏扁的份儿,届时。他定要让姓许的后悔爬出娘肠子。

    岂料,许易的彪悍程度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。能让六宫小儿不敢夜啼的律堂侍卫,竟直接被许易大巴掌抽飞了天。

    “反了反了。调兵调兵,我就不信他有三头六臂,能杀出皇城。”

    刘副主事气得鼻子冒烟,尖利的声音宛若枭啼。

    许易冷道,“调兵作何?助乌程侯谋反不成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刘副主事气势陡然一滞,“小贼,死到临头,休要血口喷人。”

    许易朗声道,“前些日子,我无意间撞破了乌程侯的某个秘密,先是我堂堂副十户,被调到这净夜司来看夜香桶,后有你大张旗鼓配合乌程侯公子来拿我,嘿嘿,堂堂皇城禁卫,成了乌程侯的爪牙,捕杀大越朝廷命官,其中用心,昭然若揭。”

    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,许易信口胡说,却搅得刘副主事,萧浮沉心如乱麻。

    但因许易抓住了关键,正牌命官皆和勋贵不对付,大内律堂不得结交外官,更遑论勋贵。

    虽说此番萧浮沉等人光明正大,打着公务的旗号,完全无可指摘之处。

    岂料许易愣是鸡蛋里挑骨头,无中生有,愣是弄出了天大的禁忌。

    许易不同官场,却晓大势,知晓如今朝中,文官对勋贵的态度,更知晓皇室对外臣内臣交往的忌讳。

    有此两点,便足够了。

    刘副主事一阵阵头脑发晕,指着许易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倒是萧浮沉颇有定力,怒喝道,“没听见主事大人的命令么,再调一队人马,务必擒下此獠。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哪怕是遭受反噬,也必须将许易擒下,否则若是退缩,岂非不打自招。

    刘副主事也回过味来,大手一挥,“拿下,给我拿下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声断喝传来,“住手!”

    伴随着喝声,一位雄壮大汉阔步入内,浅绯色官袍,几乎要束缚不住他那雄阔的身躯,身后两名金甲禁卫,亦步亦趋,更衬得他英武不凡。

    刘副主事面色一变,冷道,“陆统领,来的正好,此间有凶獠,不服王法,还请陆统领代为拿下。”肥圆的指头,直戳向许易。”

    雄壮大汉却不理会刘副主事,双眸射出寒星,刺向萧浮沉,“萧浮沉,今日你可当值?”

    刷的一下,萧浮沉脸色变了,转而堆出笑脸,“陆统领,家父嘱咐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萧浮沉,今日可是你当值?”

    雄壮大汉又问一遍,声音冷得像从冰底刨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萧浮沉眉峰一跳,沉声道,“是某当值,不过我受律堂之邀,前来围捕犯官。”

    “律堂可管得我神策卫?你弄不清自己在何处听差?”雄壮大汉剑眉猛地扬起,好似随时都要下劈的宝剑。

    萧浮沉竟被盯得不敢抬头,强自辩道,“宫中有事,我尽责而已,不知何错之有。”

    “神策卫护卫主皇城,何时,轮着你来操这偏殿的心?死鸭子嘴硬,左右于我拿下!”

    雄壮大汉眼睑之上的两柄宝剑,终于砍了下来。

    左右两名金甲禁卫,身形一晃,一左一右,拿住了萧浮沉。

    狂傲的萧少侯爷冷冷盯着雄壮大汉,冷道,“我明白了,陆统领,你是诚心要我难堪,别忘了我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嘴!”

    雄壮大汉断喝道,“当值旷工,明知故犯,罪加一等,狡言强辩,再加一等,左右,赏他二十棍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