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三十七章 吸纳

第三百三十七章 吸纳

    当下,两名金甲禁卫将萧浮沉按倒,各从须弥环中唤出一只五色斑斓的花棍,对着萧浮沉臀部猛挥而下。

    五色花棍乃紫荆条制成,最是咬肉,向为宫中杖刑之器。

    两名禁卫皆知上官之怒,下起手来,自是极狠,方才两棍,便打得身为气海中期强者的少侯爷,忍不住痛呼出声,又是数棍,激得少侯爷狂怒,痛呼道,“陆善仁,我萧家……定……不与你干休!”

    喊声落,杖声落。

    却听陆善仁冷笑道,“威胁上官,再加二十辊,坦肉行刑!

    “你敢!”萧浮沉气得俊脸都扭曲了.

    陆善仁冷哼一声,两名金甲禁卫麻利地将萧浮沉裤子扒了下来。

    若是初始,萧浮沉还有反抗之力,此刻,受了这数十杖,哪里还挣得起身。

    臀上方有冰凉传来,胸中一口恶气直冲脑门,气得他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昏死了,杖刑也免不了。

    砰,砰两棍子下去,萧浮沉痛得醒转过来,不住惨呼。

    他才在许易手下受了重创,身子方复原,又折腾了这么一出,疼得他几近崩溃,竟毫无形象的痛呼出声。

    二十杖转瞬打完,萧浮沉白嫩的臀部已化作一团模糊血肉,整个人又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陆善仁大手一挥,两名金甲禁卫拖了萧浮沉便走。

    “刘副主事,我的公事处理完了,你有何公务,当面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陆善仁负臂而立。金子一般的阳光从他头顶泻下,整个人宛若金甲天神。

    “我。我……”

    刘副主事憋得胸口发闷。

    他万没想到萧浮沉想打着旷工的旗号,来收拾姓许的。反倒让陆善仁先赶来,同样以旷工的名义,将少侯爷从面子到里子削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他就是再迟钝,也看出来陆善仁是专程来为着姓许的站台来了。

    说来,他的确可以继续借题发挥,惩治姓许的。

    关键是方才姓许的咋咋呼呼,编造的污蔑之词,十分骇人,若是能将姓许的捕走灭口也就罢了。偏偏陆善仁在此,这念头就此打消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想惩治许易又忌讳其攀诬之词,且陆善仁身为禁卫四大统领之一,是个极不好惹的存在,刘副主事稍稍盘算,便就坡下驴,“此事还需调查,刘某告退!”说罢。引着两队禁卫悻悻离去。

    “都散了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!”

    陆善仁一挥手,围观众人顷刻散尽。

    许易抱拳道,“多谢陆统领。且容我先将吴老安葬。”

    他大略猜到陆善仁的来路了。

    “老师眼光不差,果是个有情有义之人。”

    陆善仁暗暗嘉许,说道。“宫中身死宫中葬,多少年的规矩。人带不出去的,且让宫中人来安顿吧。你有这份心意就好。”说着,掏出一块绿色玉牌,对着玉牌低语几句,不多时,便有两名白衣仆役,抬了担架,快步赶来。

    “吴老,这笔血债,因我而起,必因我终,在天有灵,且安息吧。”

    许易默默祷告,将吴管事地尸身小心在担架上放了,目送远去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小子猜出我的来头了,果然有些道行,走吧,那边坐坐。”

    陆善仁一指西北面画廊中央的一处亭台,当先行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人在石凳落座,许易抱拳道,“谢过陆统领拔刀相助!”

    陆善仁摆手道,“周师于我如再造之恩,他的话,我自要听的,你得周师看重,想来也从周师处获益非小,如此算来,你我也算半个同门,我观你非俗人,缘何要讲俗语。”

    许易暗道果然,想来这位便是将周夫子从幽州运作到皇城的得意弟子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堆青衣人疾步而来,领头的是个富态中年,颇具官威风,他身侧的八字须,隔了老远,便冲许易戳戳点点,满脸涨红。

    “朱管事,少见!”

    陆善仁站起身来,冲那富态中年招呼一声。

    此人是内务府考功司主事,皇城之内身具公职之辈,考功论绩,皆由此人负责,位不高但权贵重。

    “陆统领!”

    富态中年冲陆善仁点点头,视线却死死凝在许易身上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!”

    八字须猛地冲许易一指,翻出个薄子,念到,“许易,副十户,修为气海前期,适才独独此人闯入了终极关卡!玉戒定是被此人取走!”

    “你真闯过了第四关?”

    富态中年盯着许易,眸子亮得惊人。

    陆善仁浑身一震,看向许易,满目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前日,他听周夫子提过许易,嘉许之意,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他还从未见过周夫子如此推崇过谁,得了周夫子报信,仓促赶来救驾,心下已调低了对许易的评价。

    不料,此刻现了翻转。

    虽是偏殿的炼武堂,自建设至今,已逾百载,闯过第三层者,已然寥寥,却从不曾有人入过第四关,还成功通关。

    要做到此点,至少得是凝液境的强者。

    倘是凝液境强者,又怎可能被发配这偏殿来,更遑论八字须念出了许易的境界,此境界是入炼武堂前,必须用测境石测验的,根本无法作假。

    区区气海初期,竟然凿通了终极关卡,这完全颠覆了陆善仁的认知。

    许易念头一动,一枚玉戒出现在了掌中,此枚玉戒,和那领口那枚大小,形状,质地,如出一辙,唯独色泽不同,他领口的那枚玉戒色作淡青,然这枚h玉戒却是纯青色的。

    这枚玉戒,正是他打通最后关卡,在最后的铜门正中悬挂的玉盒中发现的,再看周边石刻,这才明白了这枚玉戒的意义。

    富态中年摘过玉戒,取出一方卡槽,将玉戒安放于卡槽之中,滴滴两声轻响后,富态中年笑了,“果然是这枚玉戒,此枚玉戒安放于炼体阵中,已逾百载,不意今日重见天日,实在是可喜可贺。”

    原来,这枚玉戒安放于终极关卡的重点,正是为酬通关者之功,但因能成功通关者,必定是罕见人物。

    考功司广设炼武堂,除了方便皇城公职人员锻炼武技外,自也有广纳宫中英才的意思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第三百三十七章吸纳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