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四十九章 颜面

第三百四十九章 颜面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夏子陌寒了脸。【,

    “和他说有用么,那个谁,你过来!”

    许易冲远处抱臂微笑的大管家,勾了勾指头。

    行为轻佻至极,大管家何等交游,何曾受过这个,气得头上的员外帽都顶了起来,快步行来,冷哼道,“左右,将这二位客人请出去!”

    霎时,两队甲士不知从何处,奔腾而来。

    许易念头一动,唤出一物藏在掌中,朗声道,“藏头露尾,算什么东西,门内的两条狗,给老子滚出来!”

    摆明了人家是安排好的,连甲士都备下了,明着要算计他,许易哪里还会客气,感知放出,立时探出症结所在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王八蛋,祸到临头,还敢猖狂!”

    一个白服公子霍地从门内冲了出来,不是萧浮沉还有何人?

    随后,另一位锦衣公子,阴沉着脸大步而出,怒气冲冲呵斥众甲士道,“还愣着做什么,把这条狗给赶出去!”

    不待甲士动手,许易先动了,不败金身催动,整个人如炮弹弹射而出,转瞬,两队甲士已从场间消失,十丈开外,假山上,花池里,廊水中,尽数是倒伏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大胆,太,太胆……”

    锦服公子气懵了,他根本想不到许易在这种场合,这个地方,还敢动手,这还是人该有的胆量么?这么多大人物都看着呀!

    岂料,他话音未落,许易身形一晃。已到了近前,连化两圆。一拳正捣在锦服公子的小腹上,咔嚓一声。十二牛之力暴烈攻击下,极品法衣应声而碎。

    锦服公子只觉肠胃中,一阵翻江倒海,哇啦啦,胃液并鲜血,狂喷而出。

    “下次再认人时,先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!”

    许易负手而立,昂首傲视。

    夏子陌最爱看他骄横摸样,只欢喜得心花怒放。连连拍他肩膀,大拇指竖得老高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姓许的,你,你不要命了!”

    萧浮沉怒眼圆睁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许易眉头一沉,蹭地一下,萧浮沉溜进门去。

    现在,他已经完全试出许易的彪悍之数了,在他看来。这就是个疯子,脑袋一发热,什么都敢干的疯子。

    “尊驾,是否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大管家冷喝一声。行上前来,每一步踏得极慢,每踏一步。气势便强上一分,待得到近前。整个人如一张拉满的劲弓,似乎随时都要爆发出全部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气海巅峰强者!”

    有人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原来大管家每踏一步。便搬运一次气血,待得上前,气血翻涌,空气中都散发着粘稠的血腥味,境界暴露无余。

    这正是大管家的策略,今日是大喜之日,作为主家,不好擅动刀兵,他存的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打算。

    岂料,他打错了算盘,连陆善仁都败在许易手下,区区看门守护之犬,岂能让许易畏惧。

    但见许易轻摇折扇,慢条斯理道,“大管家,没睡醒还是眼睛瞎了?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大管家好似鼓胀到极点,却被一针戳破的气球。

    打破他脑袋,也想不到许易会问出这么一句,拳头捏得如炒豆,指着许易道,“今日是府上大喜之日,某不愿见血!”

    夏子陌道,“少拿废话顶事,我倒要看看这国公府是否没个讲理的地方。”说着,一抱拳,冲围观众人道,“诸位诸位,我等今日前来何为,咱们心知肚明,面子上说是给小郡主贺寿,实则都是奔着国公府的牌照来的,这没什么不敢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国公府划下道道,鄙人接招了,通过了层层考验,行将进入内府,却被两条狗拦住,还有你大管家不问青红皂白,就要送客,难道当我们的钱,是大风刮来的么?你想怎么骗,就怎么骗?想如何占就如何占。就是土匪强盗打家劫舍,都还要编个由头。今天,你大管家不编个由头与我,我决不罢休!”

    国公府进行这种雅夺,已有些年头了,渐渐成了一种约定束成。

    便连国公府的下人都习惯了,随意驱赶刷落竞争者,毫无心理障碍。

    国公府势大,兼之国公府又打着庆贺诞辰的旗号,众人皆顶着贺客的身份,即便“贺礼”被收去,而目的不得达成,也无脸面索还。

    可今次,夏子陌直接将这层窗户纸捅破,虽然一时间,无人敢于应声,却惊得大管家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有些事,只能做,不能说,何况说破!

    若是此事不得善了,大管家简直不敢想象会产生多大的连锁反应,弄不好国公府的颜面就得扫地!

    当下,大管家抱拳道,“诸位亲朋好友,切莫为小人之言所获。”说罢,等着夏子陌道,“你二人因何不得入内,其中原因,还不自知么?非要某说破不成!”

    夏子陌道,“少给姑奶奶装神弄鬼,有种就明着说!”

    忽的,萧浮沉蹿出门来,挺直了腰杆,满脸玩味地看着许易,“姓许的,你是要我说,还是不说,本公子可还想着给你留些颜面!”

    毫无疑问,许易入门受阻,正是萧浮沉一手策划。

    炼武堂前,他设计许易不成,反被陆善仁狠狠一顿收拾,尤其是当众被扒了裤子,其中羞辱,几让萧浮沉痛不欲生,对许易本已恨之入骨,这下,却是恨到了脊髓里。

    将将养好伤,恰逢国公府盛会,他奉父命,引人前来竞标。

    而成国公和乌程侯,皆是四王之乱后,新晋的勋贵,香火之情极深。

    萧浮沉到场,自不用和许易等人接受这如此多的关卡,非但如此,萧浮沉还自告奋勇,主持部分接待事宜。

    冤家路窄,让萧浮沉发现许易也到了场,新仇旧恨狂涌,便要出口恶气。

    国公府二公子,也就是这位锦衣公子,在当日许易大闹乌程侯府时,也在场中。

    被许易一颗天雷珠,炸得极惨。

    在萧浮沉地刻意引逗下,二公子心火直蹿,憋了劲儿,要找许易麻烦,这才有了眼下一幕。

    却说萧浮沉话罢,许易手中折扇一收,笑道,“我的颜面岂要你留?倒是我似乎记得,某人曾在皇城之中,炼武堂前,被人扒了裤子,撅着屁股,还一顿胖揍,萧浮沉,那人不用我说,你该知道是谁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