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五十四章 江湖

第三百五十四章 江湖

    朱二公子道,“放心,只要许先生的诗作不垫底,便算你胜!”

    寻着机会就要挑刺,朱二公子已认定夏子陌心虚已极。

    四人入场,很快便有仆役搬来四幅巨大的屏风,屏风上铺成纵横丈余的上等宣花软白贡纸,每张屏风前,置放着一方近紫色金檀制成的条案,铺陈着研好墨的云烟砚,和金狼毫笔。

    朱二公子道,“我体现公平,今次由诸位命题,每席一题,写于纸上,最后归拢,由方才的绿裙姑娘抽出三题,再由场上四位分别作文,因时间有限,题材限定诗词二项,半柱香为限。“说罢,挑衅地看一眼夏子陌,似乎要夏子陌接着挑刺。

    然这番考量,无比周密,夏子陌便想挑刺,也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不多时,众人便拟好题目,归拢到朱二公子处,所有的折叠纸条皆置放在一个透明的瓶子里。

    朱二公子晃动几下,行动夏子陌所在的条案前,将瓶子递过,得意笑道,”请吧,美女。“

    夏子陌瞪他一眼,伸手入瓶,拣出三张,朱二公子高举了三张纸条,快步行到场中,正要打开,却听夏子陌道,“慢着!有道是,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,四人皆作文,由谁来评判胜负。若是文辞相近,由大伙儿来评判,此间皆有求于你国公府,如何能叫人信服。“”早知道你会出此幺蛾子,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萧浮沉起身入圈,解开腰间的灵禽袋,放出一只鸭子来,那鸭子个头只有狸猫大小,羽毛艳丽,顶上生有金冠,一双蚕豆眼乌漆漆,在眶内乱转。

    “瑞鸭!”

    “竟有此异兽!”

    “不知是否果有传言那般神奇。”

    众人正七嘴八舌,那鸭子一抖羽毛。竟腾空而起,飞不过丈高,速度倒是颇快,最后落在夏子陌所在的席面。盯着她看了一会儿,竟口吐人言,“美妞儿,伺候好本少爷,保你吃香喝辣。心想事成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啪的一掌,夏子陌将鸭子抽飞。

    那鸭子防御力极佳,一片羽毛也未散落,嘎嘎叫着,嘿嘿道,“美妞,快快向本少爷道歉,否则有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萧浮沉看不下去了,手中多了一枚圆环,轻轻敲打。那鸭子在空中扑哧乱飞,嘎嘎通叫,大骂道,“我草你大爷,服了服了,别他妈敲了!”

    萧浮沉冷哼一声,“韶光,再敢放肆,下回关你一年!”

    鸭子恨恨瞪萧浮沉一眼,张着翅膀。气鼓鼓地立在场中,“有什么屁事儿,赶紧说吧,奶奶的。看你们这架势,准又是要举办诗会。举办诗会也就罢了,还他妈做出一堆烂诗,做出一堆烂诗也就罢了,还偏偏要让老子来审,恶心死大爷了。上回听了听一二杆子作了一首《咏雪》,六出九天雪飘飘,恰似玉女下琼瑶,有朝一日天晴了,使扫帚的使扫帚,使锹的使锹。草他大爷的,恶心得本少爷好几天只吐酸水。本少爷有言在先,若是这回再遇到这样式儿的,老子宁可撞墙自杀,也绝不受辱。“

    “安心点评就是!”

    萧浮沉冷冷扫他一眼,望着许易道,“由瑞鸭来作评判,你总该没意见了吧。””甚好,准备好钱钞!“

    许易淡淡道。

    瑞鸭,他在《万妖志》上见过,乃是天妖中的上三妖中最为奇特的妖物,天生没有攻击能力,却有一样异能,灵智惊人,开智期便能口吐人言,自通文字,性好博览群书,过目成诵,传说中,谁捕获了瑞鸭,就能给谁带来的福运。

    又因为瑞鸭没有攻击能力,幼苗期,连寻常野畜都无法敌过,是以,存活率极低,世间数百年不曾见瑞鸭传世,今日却遇上了。

    兼之天妖性情孤傲,即使受困,也往往并不驯服于主人,单看这只瑞鸭的乖戾,显然并不会偏向萧浮沉,且瑞鸭是后放出灵禽袋的,并不知晓前情,公正性足以保证。”那就开始吧!”

    朱二公子展开一张纸条,朗声道,“第一题,江湖,以江湖为主题作文,诗词不限,限时一百息。“

    朱二公子话音方落,柳九变,李修罗,姜南浔皆在场中缓步行走起来,寻找灵感,独独许易稳立不动。

    萧浮沉和朱二公子相视而笑,知晓这把算是定准了,赢稳了!

    岂料,二人笑容未落,许易便从脑海深处,勾到了答案,但见他纹丝不动,左掌挥出,丈远开外的狼毫受气流一击,凌空跳起,狼毫在砚台中沾满了墨汁,朝暄软白纸飞起,笔走龙蛇,一行漂亮的文字,次第呈现。

    许易这一手方露出,姜南浔和李修罗的脸色同时变了,满场竟起了惊呼声。

    场间多是气海境强者,精通武技的不在少数,可能将真气操控到如此得心应手的,绝不超过两个指头,便是姜南浔自忖,若是沉凝心神,也能做到,但决计没有此人这般潇洒自如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夏子陌更是跳脚叫好,更是大声诵读许易所写文字:天下风云出我辈……”

    才成诗一行,满场气氛陡然凝固,姜南浔,李修罗,柳九边甚至停止了思考,凝目朝纸上瞧去。

    此一句气象太盛,若是后续再有佳句,三人已经失去了努力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天下风云出我辈,一如江湖岁月催,宏图伟业谈笑中,不胜人生一场醉,提剑跨骑挥鬼雨,白骨如山鸟惊飞,尘世如潮人如水,只叹江湖几人回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笔写完,满场陷入了死寂。

    大越是诗歌的国度,众人虽未必有才作诗,却人人爱读诗赏诗。

    许易所作的这首诗,文辞说不上优美,韵律算不得严谨,却气象极盛,意境悠远,最后的咏叹,更是直指人心,催人嗟叹。

    一首诗到达此等地步,什么音律,严谨,通通都得为这宏达气象,隽永意境让路。

    “好诗,真他娘的好诗,嘎嘎,听此一首诗,少活十年也值,嘎嘎,黑衣服的小子,有才,丫丫呸的真有才!”

    瑞鸭好似吃了兴奋剂,上天下地,不住扑腾,满身毛羽,尽数放肆的开张,嘎嘎乱叫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