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五十六章 换他

第三百五十六章 换他

    然则,先前的话说的满了,叫这二人当着众人的面耍赖,那不如让他二人自杀来得痛快。

    萧浮沉瞪红了眼睛,忽的一指许易,”这钱你找他要,他正好欠我家二十万金。”

    “少侯爷是气疯了,说胡话吧。”刷的一下,许易展开折扇,轻轻摇动。

    萧浮沉冷道,“我说什么,你还不明白么?”

    他暗暗为自己的机智点赞,如此也算报了一箭之仇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我,还真不明白,莫非你堂堂少侯爷,想要耍赖?“

    萧浮沉忽的瞅见四周异样的目光,怒道,“就是那口……“

    话至此处,萧浮沉忽然发现自己再也说不下去了,若再说下去,金匣就抖落出来了,若是让父亲知晓,说不得能活活毙了自己。”那口什么?少侯爷你接着编。“

    许易依旧微笑。

    那方金匣,许易仔细检查过,除了珍贵珠宝,以及二十万金的金票,没什么显眼的地方,就剩了一个信封。

    信封,他始终不曾拆开,没准和乌程侯交锋之时,还能用上。

    此刻见萧浮沉如此惊恐,说不定那封信藏着什么古怪。

    许易正暗暗盘算,夏子陌催促道,“您二位倒是掏钱啊,堂堂国公公子,少侯爷,总不至于如此不知廉耻吧。”

    朱二公子被讥讽的俊脸涨红,求救似地看向朱大公子,但见朱大公子满脸铁青,却丝毫没有为他出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二十万金。实在太多了,朱大公子虽攒下些家私。可也禁不起这般折腾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朱二公子眼睛一亮。指着许易手中的鸭子道,“此乃瑞鸭,天妖中的上三妖,珍贵无比,福运无双,价值不可估量,便拿此物抵偿二十万金。”

    萧浮沉大急,正要说话,朱二公子传音道。“别废话,此事不行也得行,你我还有退路么,你放心,姓许的得罪了我大哥,以他的脾性,定不会善罢甘休,结果了姓许的,瑞鸭不还是你的!”

    萧浮沉咬得牙齿咯吱作响。勉强闭口。

    夏子陌道,“别当我不识数,一只只会聒噪的鸭子,值个屁钱。”说着。转视四方,”二十万金,这只鸭子。诸位谁愿要,谁得去。“

    天妖难觅。武修无不以为宝,上三品的天妖就更罕见了。妖尸处处皆宝,更何况活着的上三妖。

    唯独这瑞鸭,乃是例外,除了虚无缥缈的运道之说,这瑞鸭几乎一无是处,还多嘴贪吃,整日聒噪。

    谁愿意花二十万金,去买个整日练嘴的祖宗回来供着。

    夏子陌此言一出,竟无人答话。

    瑞鸭被许易捏在手中,先因为听见旁人将他作货物买卖,不住挣扎,此刻却见无人肯买,停止了挣扎,小小蚕豆眼中,竟流露出一种人性化的悲凉。

    夏子陌瞥见,正要以此讥讽萧浮沉,朱二公子的话,陡然止住,朗声道,”罢了,就换他了。”说着,唤出一条灵禽袋,从许易手中抢过鸭子,不由分说,塞进灵禽袋中。

    朱二公子长舒一口气,勉强调整情绪,整顿衣衫,正待开言,却见朱大公子大步行到场中,冷喝道,”丢人败兴的玩意,还不回房反省,杵在这作甚!“

    朱二公子面皮一青,像是霜打的茄子,怏怏归去,谁也瞧不见,指甲几乎将手掌刺透。

    朱大公子抱拳道,”诸位诸位,方才一场游戏之作,竟然诞生了三篇足以名动天下的传世名篇,我等皆亲眼见证,实在可喜可贺。“说着,冲许易抱拳道,”舍弟和许先生有些小误会,还望许先生宽宏大量,从今之后,许先生大名,必定震动神京。“

    许易道,“少国公言重了,我这人从不记仇,哈哈,还望少国公见谅才是……”

    朱大公子微笑道,“许先生真会开玩笑,你我一见如故,稍后咱们再叙,现在,还请诸位归位,某有要事相商。“

    众人皆知,真正的肉戏来了,尽皆回归原位。

    许易忽地发现夏子陌面目冷峻,以为她为没诈到油水生气,调侃道,“你这人也是,没讹到钱,何必要只鸭子,既要了这畜生,就不该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通人言,知人性,你认为他是畜生?”

    夏子陌忽然转过脸来,双眸紧紧盯着许易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”你这是怎么了,好端端地较这个真作甚?”

    夏子陌轻哼一声,忽的,手中多出厚厚一沓金票,朝许易推来,“我就剩这些了,林林总总,还有三十余万,你赶来夺牌照,想必有所准备,凑一堆,估计能和这帮人争上一争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,此时朱大公子已经文绉绉地点明了主题,归了包堆,却还是价高者得。

    此刻,场间已有忍不住开始叫价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李修罗长身而起,朗声道,“某有一物,珍贵不凡,愿以此物,想贺小郡主诞辰。”说着,掏出一枚黑亮珠子,现在掌中。

    此物方一亮相,许易猛地一震,那颗珠子分明和他手中的阴极经如出一辙,只不过他那颗有”禅“字镇压,且黑亮了不少。

    却说李修罗方亮出珠子,场间巨震,当下就人喝破此物来历,阴极珠。

    “正是阴极珠!”

    李修罗顶着那张英俊到极点却始终便无表情的脸蛋,说道,“阴极珠乃阴河之中血蚌经过上千年孕育,才得生成,此珠虽属阴物,却不伤阴魂,反对安神定魂有奇效,也极吸引鬼魂,相传数百年前,名震北国的丧心尊者,便以此物为引,精研出一种秘法,专门搜魂拿鬼,拷问功法,名约阴极经,不知诸位可曾听闻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无论李修罗如何介绍此物不凡,也远不及阴极经三字来得震撼。

    当下,朱大公子兴奋之情,溢于言表,正待开口应下,却听姜南浔道,”可惜阴极珠非是阴极经,朱兄还需三思。”

    朱大公子诧异看着姜南浔,微笑道,“不知姜兄有何赐教,莫非也对某物生出了兴趣?“

    “然也!”姜南浔痛快承认下来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