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四百章 鬼王

    忽的,许易眼窝一热,黑雾自散,大步行出阵来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不过数息。

    李修罗定定看了一眼许易,抱拳道,“许兄大才,某不如也,败得心服口服。”话罢,展开身形,急飚而去。

    “鹌鹑,帮我把牌照领了,我和李兄一见如故,岂能就此分手。”

    一声未尽,许易人已到了十丈开外。

    李修罗飙若轻烟,速度极快,许易全力催动归元步,也渐追渐远,心念一动,转向另一条街道,靠感知力死死锁定此人。

    果然,许易转了道路,李修罗回望不见人,遁速降了下来,却依旧朝偏僻处猛飚,不多时,便行至灞桥。

    此处靠近北门,四周空旷,唯一桥一亭,最是著名,正是文人骚客钟爱的作别之所。

    李修罗方要踏上灞桥,却听一道声道,“李兄行之何速,不如前来小酌一杯。”

    送目瞧去,但见一袭玄衣的许易,稳坐于华亭之间,青青石桌上,已置放一对酒盏。

    李修罗怔怔片刻,终于调头,缓步朝华亭行去。

    “不知许兄寻我何事?”

    李修罗在许易对面坐定,并不去端酒盏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欲借李兄口水一用。”

    李修罗面上青气一闪,始终不曾有过表情的面目,瞬间扭曲得完全变形,死死盯着许易,“你果然看透了,明知某根底,还急急追来,欲行死耶?“说着,一掌挥出,浓郁黑气,直击许易面目。

    许易不动不摇,手中忽地现出一根纯青棍子,浓郁黑气方接触纯青棍子,立时被吸了干净。

    李修罗惊得站起身来。”三阴木!“

    “李兄好见识!”

    许易抱拳道,“某无伤人意,李兄何存害我心?若某真诚心相害,就凭这根三阴木。悄悄阴了李兄,李兄自问可能躲得过去?”

    李修罗怔了怔,复又坐回,怅然道,”百五十年了。你是一个瞧出我身份,还敢安然与我对坐的。这种感觉,还真不错。“

    “为这个共饮一杯如何?”

    许易端起酒杯,冲李修罗一举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李修罗安坐不动,嘴巴张开,酒水自入口来,”好酒,比国公府的百年纯酿还香!“

    “好喝,便多饮几杯。”

    说着。又替李修罗满上一杯。

    李修罗道,”算上阳世五十载,李某已在这世上晃荡了整整两百载,见过的青年俊杰,多如过江之鲫,但却不曾遇到过能和许兄相提并论者。敢问许兄,如何看透某的身份的,不瞒许兄,李某自有秘法,这具躯体虽是符术所生。却阴阳调和,任凭再高明的鬼道修士,也决计不能看破。“

    许易道,”某天生阴眼!“

    他自然不是天生阴眼。而是灵魂力过人,虽然劫云将他灵魂损伤大半,但残存的灵魂却更加活泼强壮,李修罗的本体,哪怕隐藏再深,也难逃他的火眼金睛。

    彼时。他一件李修罗,心中便欢喜的要炸开了,鬼体的那两颗白生生的鬼牙,格外晃眼。

    当初,他和齐名,大战阴藤妖,收获了两枚青而泛白的鬼牙,正是从齐名处,许易知晓了一些关于鬼的知识。

    凡人身死,阴魂离体,修为不到气海境者,阴魂自受天地法则束缚,归于幽冥,当然,也有那极冤而死,怨气冲天之阴魂,有宏愿未消之阴魂,有至深牵挂未了之阴魂,能够在世间游荡。

    然长不过七日,便会受阳气侵扰,自行消散。

    唯有那修行到了气海境的强者,肉身强大,而至灵魂健壮远胜凡人,古身死而阴魂能在阳世暂存。

    若无秘法保全,这些强者阴魂,多会选择归于幽冥,或能入那传说中的轮回之道。

    少部分畏惧消亡,日日苦挨,最终被阳世之气,消归无形。

    独有生前精修鬼道秘法者,身死而自知阴魂保全之道,能数十年以阴魂之形态,存活世间。

    成功存于世间达五十年,这才称鬼,能够储存鬼元,拥有少量邪法。

    成功渡过一次阳劫,便称元鬼,开始生出鬼牙,初始极青,渐渐泛白。

    待渡过二次阳劫,鬼牙纯白,鬼元浑厚,几如真气,能够隔空御物,迫而伤人,中者必亡,此谓之鬼王。

    再往上者便是渡过三次阳劫的鬼主,再上者,便是渺渺传说,久不存世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位李修罗,鬼牙纯白,竟是万中无一的鬼王。

    许易满世界寻找至污至秽之物,想要破开阴极经上的禁制,好容易撞上这位鬼王,许易自不会放弃。

    熟读典籍,许易自然知晓鬼王的可怖,那是能和凝液境强者对垒的存在,尤其是鬼元,对武者伤害极大,中者便是极品回元丹,也难治愈,极类许易所受之阴伤。

    然,许易有哭丧棒护身,对付鬼物,自无畏惧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索要者,不过是区区鬼涎,并非要其性命,量来可以商量。

    果然,直到此刻,气氛依旧不错。

    许易话罢,李修罗惊得再度站起,仰天叹道,“无量之海,天生阴眼,得天独厚,福泽绵长,说的就是许兄这种人呐。”

    “李兄切莫再夸,不知许某所求之事,李兄可否应准。”

    许易端起酒盏,冲李修罗一举,再度饮尽。

    李修罗安坐不动,盯着澄碧酒盏,淡然道,“若不允,不知许兄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“那我得问李兄缘何不准?”

    “鬼王涎,至污至秽,十年才积一滴,某跨入鬼王境,至今不过三十年,所积鬼王涎,不过三滴。身为阴鬼,最具至阳至正之物,而唯一能破之者,唯有鬼王涎。许兄以为是问李某借口水一用,实则是借李某保命法宝。“

    “如此,倒是许某孟浪了。罢了,李兄自便!”

    说着,许易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他并非为成事而不择手段之人,李修罗和他没有冲突,他不可能因为自己想要,就去抢去夺。

    更何况,即便灭杀了李修罗,这鬼王涎会随李修罗一道烟消,照样得不到。”慢着?“

    李修罗未料到是此种结局,暗中,已做好了攻击和遁逃准备。

    ps:200月票加更,之后还有一章保底,大约晚10点,求月票,求推荐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