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六十三章 入股

第三百六十三章 入股

    许易正愣神间,夏子陌气鼓鼓地冲了出来,瞪着他道,“好哇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袁青花也钻了出来,拉着许易袖子,哭诉道,”东主,这姓夏的太霸道,无端改咱们牌子,还硬要入股,我不同意,这人就蛮干,您可得替我做主!””是这样么?“许易看着夏子陌,精致到梦幻的脸蛋仿佛生了魔力。

    夏子陌本来恼他在国公府丢下自己,此刻,连盯带质问,反羞得她红了脸,低下头去,蚊蝇一般的声道,”许易,我入股你们店,你同不同意?””休想!“

    袁青花斩钉截铁道。

    有铁精在,有东主的手艺在,如今又赢回了牌照,袁青花正憋着劲要大干一场,又岂会甘心被人摘了果子。”有何不可!“

    许易微笑道。”什么!东主,您可要三思啊!“

    袁青花好似炸了毛的公鸡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入股不占股份,只改这个牌子,不要分红,这是三十万金,拿去吧!“

    夏子陌掏出一叠金票,递到袁青花生身前。

    袁青花打破脑袋也想不通,这是哪一出,不敢来接,怔怔望着许易。

    许易大大方方接过,”就叫紫陌轩,既是入股,我也不能占你便宜,不说给你分红,往后有什么需要,招呼老袁就行。“

    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情人。

    许易心中温暖,夏子陌却似饮了蜜水,甜腻已极。

    她哪里是要入股,分明就是大胆试探,试探有了结果。羞不可抑,一言不发,跑了开去。

    袁青花叹息一声。道,“看来本店终于要有老板娘喽!”

    许易瞪他一眼。袁青花吓得一缩脖,赶忙转换话题,”东主,咱们现在是万事俱备了,关键还缺人手,您有没有好建议的。“

    许易念头一转,道,”你去问下沈掌柜和罗掌柜。探探他们的虚实,愿不愿跳槽来咱们这边。“

    沈掌柜便是那沈胖子,租赁洞府时,这位帮着出了大力。

    罗掌柜则是玲珑阁的白发老头,许易头上的皮套,正是此人相赠。

    交代完,许易便入了后院,直入厢房,那处有一地窖,袁青花知晓自家东主有不少秘辛。故早早将地窖清理了干净。

    入得地窖,闭上封口,许易取出阴极经。从怀里摸出微型陶罐,真气催动,小心吸出一滴鬼王涎,落于阴极经上。

    忽的,红黑两道光芒大作,交相辉映,阴极珠悬浮半空,不住跳跃,无数道禅字浮现死死束缚着珠子。黑光顿时一黯。

    许易暗道大禅寺禁法了得,赶忙又催动另一滴鬼王涎。朝珠子裹去。

    鬼王涎方加身,黑光狂盛。红光顿时一滞,无数”禅“字,不断被黑光吞噬,忽的一道银光炸开,珠子归于沉寂。

    许易方要伸手来接,忽的,室内阴风阵阵,万鬼哭号,几要撕裂他的耳膜,一道黑死之气,直朝他袭来。

    若是常人,此刻早就失去了反抗能力。

    偏生他灵魂诡异,灵台一片澄澈,念头一动,哭丧棒凭空而生,霎时,阴风顿收,鬼哭立止,黑死之气如避蛇蝎,蹭地钻回珠内。

    许易打出一道真气,灌入珠中,立时大片的经文浮现。

    整篇经文,分为三段,引鬼诀,禁鬼诀,化鬼诀。

    内容并不繁复,皆是类似咒语一般,配合阴极珠使出即可,难就难在引鬼诀,需要以血为引。

    要引谁人魂魄,须得其血脉为引。

    许易盘膝,默默记诵着经文,不过半个时辰,便也映入脑海。

    其后便是感悟,练习法诀,这一练,便是一夜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许易出得地窖,便入了店铺,店内却多了几名小厮。

    袁青花呵斥一声,几名小厮立时钻入后厨,替许易捧来丰盛早餐。

    不待许易想问,袁青花挥退了几名小厮道,“这是我新收的学徒,都是托人牙子,在城北抓的孤儿,选了五个体貌端庄,颇为健康的收用。此辈虽然笨点,但胜在吃过大苦头,好学肯钻研,最重要是服管教。又不通武艺,都签订了血誓,暂时充用,勉强算够了。不过咱们得了牌照的事,这几日就要传开,来寻求合作的商家,一准不少,,再说您还让我去招罗,沈两位掌柜,这门脸实在是太寒酸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许易挥了挥手,将咬得满嘴流油的包子吞了,“这点破事,你别跟我说,你自己做主,我不搀和。对了,夏姑娘今日来过没有?“

    心门不经意间被敲开了,许易也难免像毛脚中二学生,心头小鹿乱撞,酸酸甜甜的滋味,让他快要沉醉了。

    袁青花笑容古怪,“早来呢,换门脸的主意,正是老板娘,不对,二股东出的,这会儿二股东已经出去找店面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由你们折腾就成,我还有事,先去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端起一盘包子,撞出门去。

    瑞雪飘飘,已是数九寒天,神京内外,惟余莽莽,银装素裹,一派清寂。

    怒狮奔腾,一列轨道车在站台边停了下来,许易亮出官符,直接进了前方的豪华专座,品着香茗,用着点心,半柱香后,已入西城。

    转了两趟车,沿着神武街西行百余米,来到一座府邸前,转入拐角,套上一件麻衣,罩上遮阳斗笠,寻了个背阴的墙根坐了,忽的,天上又飘起了鹅毛大雪。

    街市上的行人越发稀薄了,周边的几家饭馆渐渐热闹起来,不时有滚烫从后厨泼出,冲出好大一片污秽。

    许易整个人几要被雪花完全遮住时,文府的大门终于打开了,两个锦服青年行出门来,一个许易认识,是朱二公子,另一个身材矮小,形容猥琐。

    许易所坐的位置,是经过精心选取的,恰好十丈之内,相隔虽远,两人的对话,却听得分明。

    “文兄果然艳福不浅,此女诚乃人间绝色。“”哈哈,朱兄此言深得我心,改日小弟纳妾之日,朱兄可一定要来呀。“”一定一定!“

    寒暄罢,两人抱拳告辞,朱二公子方离去,猥琐青年唤来个管家模样的中年,吩咐套车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