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六十七章 西贺牛洲

第三百六十七章 西贺牛洲

    夏子陌站在洞口,重新披上了斗篷,整个人裹得严实,只露一张艳若桃李的脸蛋。

    许易依旧坐在地上,低了脑袋,酸涩悲苦,填满了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?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重要么?””………“

    许易过不了心中的坎儿,他虽没有这个世界的人妖大妨,见妖必灭,可让他爱上一只妖……

    可他又无法欺骗自己,对眼前这玉人的眷念和热爱,更有舍身为己的救护之恩。

    纠结,深深的纠结,让他快要将嘴唇咬破。

    他还是迈不出那道坎儿,他更不愿欺骗夏子陌。

    夏子陌内心纤细敏感,许易的心思,她全然知道,内心凄苦已极,却自无言。”你保重!“

    夏子陌身形一展,撞入茫茫风雪之中,才离开洞口,眼泪便如断线的珠子。

    许易闷坐无言,聚无益,留伤人,欠的这份情债,只能默默埋在心底。

    夏子陌一口气狂奔出上百里,四野茫茫,天宽地阔,她越发显得孤寂了。

    “臭贼,臭贼,臭贼……”

    双脚乱踢,积雪狂飙,夏子陌心中酸苦到了极点,腰间的灵禽袋忽然剧烈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夏子陌正苦闷,一解灵禽袋,瑞鸭跳了出来,浑身羽毛直抖,气鼓鼓骂道,“甩了活该,活该被甩,丫丫个呸呸的,本少爷多少天都没吃饭了,谁他妈知道,想饿死本少啊,老早就知道你跟那小子没戏,非不信。明明是妖,偏要爱上人,你这纯是自找的。”

    瑞鸭非凡物。夏子陌甫一现身,身上的那淡淡的妖气。便被它捕捉到了,故此一出灵禽袋,便直奔夏子陌面前的条案。

    今次,它虽被封锁于灵禽袋中,对外间一切,却感知如常,知晓她和许易之间的变故。

    “再乱呱呱,姑奶奶炖了你!”

    说着。夏子陌丢出一堆熟肉。

    瑞鸭早饿疯了,猛扑上去,大口撕扯起来,嘴上还呱呱不停,“什么破肉,猪食都不如,没玉盘,没金碗,就这么着让本少吃,本少也只能说虎落平原啊……”

    夏子陌烦心地不行。丢出那块控制瑞鸭的金项圈,套在瑞鸭脖子上,“你走吧。姑奶奶天涯漂泊,带上你这吃货也是个累赘。”

    瑞鸭嘎一声,炸了毛,绕着夏子陌扑腾乱飞,“谁是累赘,谁是累赘,没我,你找得到西贺牛洲?”

    “我找西贺牛洲作甚?“”你不想见你妈妈?“”我妈妈?你怎么知道她在西贺牛洲!“

    夏子陌的声音陡然拔高,注意力彻底被转移了。

    瑞鸭得意洋洋道。“这天下还有本少不知道的事?世人庸俗,不识真佛。”

    “少啰嗦。赶紧说。”

    夏子陌玉手一伸,瑞鸭脖子上的金环。飞入她手中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,我说我说就是。你恐怕还不知道,这天下疆域,到底是怎么个构成,我也懒得细说,我只能告诉你,西贺牛洲乃是我妖族圣地,其广袤几乎无穷无尽,咱们所在的大越王廷这片大陆,和西贺牛洲比起来,与其说是大陆,其实就是茫茫海上的一个巴掌大的小岛。先前听你说,你母亲既是化形期大妖,定然会前往西贺牛洲,那里才是妖族圣地,灵气充沛。和西贺牛洲相比,此地简直就是不毛之地。”

    瑞鸭嘎嘎乱飞,小嘴吧嗒,吐字倒是极为清晰。

    夏子陌听得呆住了,她一生未出过大越,如何想到天下竟是如此广阔。

    真要去找母亲,臭贼怎么办,一想到臭贼,她又忍不住悲戚起来,他都不要自己了,自己怎么那么没用,还惦记他作甚。

    转念又想,自己明明就预料到这个结局,为什么真到这个结局来临,却又这般难受。

    “嘎嘎,又动春心啦,嘎嘎,妖怪想男人啦,嘎嘎……”

    瑞鸭嘎嘎怪叫。

    夏子陌正待大怒,眉峰一紧,一把抓住鸭子,展开身形,朝林中狂飙。

    她方逃开,一个瘦小老者站在一块黑峻峻的飞毯上,狂飙而来,到得近前,才看清哪里是飞毯,分明就是一只身形急薄的怪鸟。

    老者驾着怪鸟在夏子陌先前停住之地,不住盘旋,手中拿捏着一块水晶玉盘,一道浅浅的灰线在水晶盘上,飞速游动。

    “且让你先跑会儿,我倒要看看你是个什么妖物,竟让这三十年都不曾震动的搜妖盘,都发出蜂鸣声了。”

    老者仔细观察雪地上的脚印,越看越是心惊。

    地面上就有两种脚印,一种是人的鞋印,另一种倒像是鸭蹼的印记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某人豢养的灵兽?不可能,就是妖骏驰的啼魂犬也决计没有这么强大的妖气。”

    老者默默盘算,心中委实难以决断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能豢养具有如此强大妖气的妖物,主人的实力还用说么。

    他文某人耗费百五十年光阴,跨入感魂境不容易,回首百年,那些曾经惊采绝艳,纵横天下的妖星,天才们,又哪里去了,绝大多数此刻怕已化作一坯黄土,而他文某人却成就了感魂大能。

    所恃者,不是别的,正是这份难得的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老者盘算许久,终于定计,决议先尾行一阵,再做定夺,风头不妙,立时扯呼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许易在洞口枯坐许久,心中又酸又涩,可无论怎样努力,都跨不过心头的那道坎。

    愁闷到了极处,重重一拳擂在山壁,打塌大片山石,身形一展,直朝浮屠山掠去。

    跨进炼房,晏姿正围在炼炉边,操持锻锤,叮叮嗙嗙,敲打在一块短刀上。

    直到许易咳嗽一声,晏姿才回过神来,放下锻锤,疾步迎上前来。

    几日不见,晏姿整个人瘦了一圈,许易以为她急于求成,宽慰道,“欲速则不达,慢慢来吧,时间多的是,路过青坪时,我见你房门都锁着,肯定这几天都泡在炼房,去休息吧,别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我不累,我现在已经有些摸着门道了,相信再过不久,就能帮上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晏姿天资极高,锻炼血器的关键,不在别的,就在熟能生巧,而要熟能生巧,则需要大量的炼器原材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