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八十章 悔青

第三百八十章 悔青

    “某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刘琦欣然道。

    既要试验,城中闹市自然不行,许易念头稍转,便想到了浮屠山中的洞府,彼处的炼房极为宽阔,尽可试验。

    当下,他冲袁青花招呼一声,收拢了全部的极品丹药,便引着刘琦朝浮屠山赶去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许易引着刘琦上了青坪,下得飞马,指着山下美景,“此处可有几分神仙福地的气象?”

    刘琦嗤道,”荒芜之地,到底是荒芜之地,此间莅临皇城,算得上此间的最繁华所在,也只有点滴灵气,真正的神仙福地,还是待某领你回了仙乡,再带你去见识什么是真正的神仙居所吧。“

    许易含笑称是,令牌开启,洞门打开,引着刘琦入了地下一层的练功房,便感知到晏姿正在再下一层的炼器房内,打坐调息。

    他不愿惊动晏姿,指着墙壁道,”此四壁皆是重铁混着异铁锻造,坚韧十足,地表亦是如此般锻造,此间长八十,阔六十,虽不足百丈,也尽能施展地火之威了。”

    刘琦颔首道,”此地尽够矣,且借阵旗,灵石一用。“

    许易唤出阵旗,灵石,掌力一吐,尽皆飞入刘琦掌中。

    刘琦摩挲灵石道,“杀阵之妙,既在阵纹,又在灵石,阵纹强大,储藏五行灵力便强,灵石强大,释放灵力便强,以灵石之灵力,操作阵旗,勾引五行灵力外吐,杀阵便成。此小焰阵。乃某私炼,某之天资有限。故阵旗中蕴含火之灵并不丰沛,三枚阵旗。蕴含的火之灵维持小焰阵不过一炷香的功夫,此块中品灵石虽只一半,释放的灵气也足够操此小焰阵终结。“

    许易若有所思,你的意思是,“灵石只是钥匙,而阵旗是门,以灵石这把钥匙中的灵气为引子,打开阵旗这扇门,释放阵旗中的灵力。阵法自成?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!”

    刘琦比出大拇指道,“许老弟果然天分才情过人,这番解释生动别致,却又准确。”

    “刘兄过誉了,且试吧,某等着大开眼界呢!”许易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甚好,许老弟且看准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招呼许易退开十丈开外,口中念念有词。手指破开,一滴鲜血浸入灵石,霎时,灵石猛地腾空而起。悬浮于空中。

    淡蓝色的灵气,随着刘琦的催动,疯狂从灵石中涌出。随着他手指而动,朝三枚阵旗卷去。霎时,阵旗无风自动。凌空布展,在空中组成个边长尺余的三角形。

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刘琦大喝一声,淡蓝灵气再涌,直没入三枚阵旗之中,霎时,三朵灯芯般的焰火,从阵旗飞出,轰得一下,烧出一片火海,火海极盛,铺满了半边场地。

    汹汹焰火,热浪逼人,连重铁锻造的墙壁,转瞬就有了软化的迹象,灼灼热浪,隔着老远便袭人面皮。

    许易瞠目结舌,万没想到威力竟是如此绝大,忽的一惊,似乎这阵旗,另有手段驱使,否则如何控制火势和火向,当下,急问刘琦,“刘兄,不知这阵旗如何操控,当不是引灵诀控制的吧。” ”许老弟好见识,此阵旗的确不是引灵诀控制,乃有阵诀操控,火势大小,方向,皆操控由心,否则岂能称为阵法。”

    说着,刘琦凌空一指,火势顿时一收,复又化作三枚灯芯,缓缓飞来。

    许易拍掌道,“妙哉,妙哉,此阵法果然神……”

    岂料,他话音未落,惊变陡生。

    三道火苗转瞬朝他飞来,瞬间,炸成大火,许易大惊,身形暴涨,岂料,那汹汹烈火竟有禁锢之地,许易还未跌入火丛,衣衫已被燎尽,惊怒之间,却未失去理智,铁精第一时间唤出,掌力催动,铁精瞬间化作一个薄如蝉翼,几近透明的圆球,将许易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铛的一声,铁精落入火丛之中。

    刘琦仰天狂笑,“小焰阵,小焰阵,既为阵,岂能是你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的,哈哈哈……别作无谓抵抗,乖乖就死吧,区区一个铁球岂能护住你性命,没见老夫的小焰阵连重铁都能锻化么……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许易惊怒交集,吼道,“老贼,缘何如此!“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毫无征兆,姓刘的居然出手了,此刻,他也回过味儿来,怪只怪自己,一直以来的顺风顺水,求成得成,让他丧失了警惕之心。

    换作那个还在山林之中,苦练魔牛大力拳的孤苦少年,岂能轻易将灵石,阵旗一并交付他人,更天真的后退十丈,给了老贼发动之机。

    许易悔青了肠子,暗暗咬牙发誓,当牢记今日之灾,此生此世,警惕之心不可忘。

    刘琦得意已极,直笑得白发萧萧,”小辈,别怨我,老夫本也想安然待你,谁叫你又拿出了灵石,听说上午,你又进账不少,想必此刻须弥环中,宝贝不少,啧啧,老夫激活了小焰阵,再收了你的须弥环,路费有望,安全无虞,立时就能上路,何必苦苦候你。小辈生死魂灭,也别怨我,要怨就怨你自己愚蠢,财不露白,宝不与人,连这些都记不住,便是去了仙乡,你也注定陨落,与其被人杀,不如我得造化!受死吧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刘琦双手急五,焰火陡然朝铁球包裹,烈火愈汹。

    “咦,这是什么铁,连灵火都奈何不得!“

    刘琦先大惊,后大笑,”小辈你身上的宝贝还真不少,老夫是越来越期待了,我劝你不要抵抗,烧死和闷死之间,我劝你还是选择前者,更来得痛快,何必受这炙烤之苦呢。“

    许易的确痛苦,不止心痛,身体也痛。

    铁精水火不侵,若是凡火,并不受热,可眼前的火焰,显然不是凡火,威力绝伦,只一会儿,便将铁精烤热,却闷热无比。

    他躲在铁球之中,浑身汗如雨下,皮肤也一点点焦化,连服了两颗极品丹药,才勉强抵御处炙烤之伤。

    许易心知,靠此硬撑,绝非长久之际,心念电闪,一个人影跳出脑海,心中大叫”天不绝我“。

    “小辈,你死了没有……‘

    时间又过去数十息,许易毫无声息,刘琦渐生焦躁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