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八十二章 朋友

第三百八十二章 朋友

    许易平素不喜饮酒,只喜山吃海嚼,故此,晏姿并不在桌上常备酒水,此刻见许易兴起,自不会拂他美意,饱满的身躯一旋,转瞬,捧出一坛上好的竹叶青来。

    许易满满栓了一大碗,又替晏姿满上一碗,举起碗道,”今日小晏救命之恩,我没齿难忘,敬你一杯。“

    晏姿端起碗道,”公子说重了,晏姿能得公子救护,此生无以为报,公子何必说这些。”

    晏姿越说声音越低,秀丽的姿容倒映碗中,俏脸快将酒水都染红了。

    许易哈哈一笑,“是我废话了,你我之间,何须言谢,来,一起喝一碗!”

    砰,两只碗重重一撞,许易一饮而尽,随即,便冲着满桌美味下起了功夫。

    一头金黄的乳猪,才啃了个猪头,便见朱二公子骑跨着一匹天马,飞奔着朝山下驰去,随即,便见朱大公子飞骑追来,面目狰狞,似要择人而噬。

    许易望着朱二公子的背影,若有所思,心念一动,唤出门禁牌,召唤天马。

    晏姿奇道,“公子,缘何就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场热闹,不得不看,你且紧闭门户,安心修炼,炼器之事,切勿操持过急,这两粒丹药,你留下自用。”

    许易唤出两枚极品丹药,抓起未啃完的乳猪,跃上已驰来的天马,感知力外放,锁定朱大公子的方向,于后尾行。

    飞马才在山脚下落定,乳猪连皮带骨已然入腹,许易跃下马来,并不疾行,随着朱大公子的身影,缓缓在后方吊着。

    离得浮屠山。越行越偏僻,两个时辰后,竟来到城郊,灞桥远远在望。

    “朱高行,你给老子站住,色胆包天的混账。老子今天代父亲结果了你!“

    朱大公子大喝一声,双拳齐发,两道气浪半空相撞,合成一道尖锐气旋,朝头前奔行的朱二公子卷去。

    此乃朱家绝技空明拳中的杀招,朱大公子是动了真怒,不惜使出压箱底的绝技。

    的确,朱大公子气疯了,最近几日。朱高行不知吃错了什么药,不仅敢顶撞自己,时不时竟还敢拿冷眼看他,今日更是离谱,竟明目张胆跑到他在浮屠山的洞府轻薄他的美姬。

    如此兽行,让朱大公子瞬间忘却了兄弟之义,一路追赶到此,待见此处了无人烟。上来就下了死手。

    螺旋气劲迅速追上朱二公子,眼见便要将朱二公子的身影吞没。朱大公子心中正生出悔意,忽地,朱二公子的身影在眼前消失了,攸地现在眼前,飘若鬼魅,随手一击。一道黑气直袭朱大公子胸口。

    惊恐不已的朱大公子哪里来得及躲避,被黑气袭中,极品法衣瞬间破碎,倒伏于地,口吐鲜血不止。双目死死盯着朱二公子,一字一顿道,”你不是我二弟,究竟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都要死了,何须知道太多!”

    朱二公子狞笑罢,又一掌挥出,一道黑气飚来。

    眼见便要击中朱大公子,一道丰沛的气浪飚来,瞬间将黑气击散。

    “许兄救我!”

    朱大公子瞥见来人,如婴孩望见父母,高声啼喊,几欲下泪。

    岂料,他喊声未落,许易身形飚到,一脚踢在他脖颈处,朱大公子哼也未哼一声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李兄,不意今日再见,你却又换了皮囊。“

    许易冲朱二公子含笑道。

    许易灵魂有异,双目如电,李修罗再如何变化,也逃不过他的法眼。

    彼时,他在青坪之上,和晏姿共进晚餐,才一瞧见朱二公子驾马疾奔,便透过皮囊,认出了李修罗,故此,才赶来看这场热闹。

    却不料,李修罗逃跑是假,诱杀为真。

    忽的,李修罗俯首一躬,“大恩还未谢过,许兄先受我一拜。“

    他曾于许易处,求过一首悼亡诗,后刻于亡妻坟前的墓碑上,孰料,为人所见,以至此首亡诗,轰传天下。

    许易摆手道,“李兄言重了,那首诗篇乃是李兄拿鬼王涎,与我交换的,何谈恩情。在下只是好奇李兄缘何又侵占了朱二的肉身,不知意欲何为。” ”此乃秘辛,恕难见告。“ ”想来与乌程侯有关!“

    李修罗面上一黑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既与乌程侯有关,许某就不得不过问了,还请李兄见告。”

    自打李修罗和萧浮沉,一道出现在成国公府,李修罗便和萧家牵扯上了,再到确定李修罗鬼王的身份,许易确信李修罗和乌程侯在密谋着什么。

    若是此前,他可以不过问,可经历了刺杀一事后,许易已视乌程侯为死敌。

    偏偏乌程侯身处高位,在这神京之中,顾忌多多,他始终未寻到下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今次既然再度撞上李修罗,他自不会轻易放过。

    “还请许兄勿要为难李某!“

    李修罗对许易是有几分愧疚的,他是个重情义的人,若非如此,也不会时过百余年,还惦记着亡妻。

    许易有大恩于他,他却明知乌程侯于鬼主处索取九幽液,要加害于许易,而慑于鬼主之威,他未敢告知许易。

    “李兄重情重义,许某是拿李兄当真朋友的。“

    许易注视着李修罗,一字一顿道。 ”朋友,的确,许兄无论如何算的上朋友。‘

    李修罗自语一句,叹息一声道,”罢了,就为朋友。”

    随即,李修罗道出一番缘由来。

    原来,他侵占朱二公子身体,正是那日,乌程侯索要九幽液时,道出的计策。

    彼时,牌照为许易所得,乌程侯大计落空。

    而鬼主争夺牌照,正是为了快速大量的搜罗天雷珠。

    彼时,乌程侯献计道,牌照既然不得,不如冲成国公府下手。

    计策也简单,侵占朱二公子身体,谋杀掉朱大公子,成国公府的运营,自然落入掌中。

    而李修罗要侵占人体,须得此人身具强烈怨恨之气。

    恰巧,朱二公子深恨朱大公子,乌程侯正是看准了此点,才瞄准了朱二公子,而非朱大公子下手。

    近日,乌程侯于暗中推波助澜,终于将朱二公子的怨气勾引到了极致,成功导引李修罗完成附体。

    李修罗完成附体后,下一步,便是猎杀掉朱大公子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