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八十三章 文家老祖

第三百八十三章 文家老祖

    近几日,李修罗便频频挑衅,发展到今日,寻上洞府,亵玩朱大公子美姬。●⌒,.

    终于,成功激起朱大公子怒火,一路追赶朱二公子至此,眼见进入了预设的埋尸之地,许易从斜刺里杀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修罗行事磊落,此番道白,便连乌程侯索要九幽液之事,也一并说了。”原来如此。“

    许易抱拳道,”多谢李兄见告。只是鬼主需要大量天雷珠,何须专求乌程侯,许某亦可代劳,此事,李兄可代许某转告鬼主。”

    许易必杀乌程侯,却不想乌程侯背后另有强援,既明敌情,自要瓦解分化敌人的势力。

    至于会不会引火烧身,许易并不畏惧,他有哭丧棒傍身,便是鬼主,也未必深惧,更何况,他还劫了乌程侯准备的秘密武器。

    李修罗沉吟片刻,说道,”此事,我会转告鬼主。只是乌程侯和鬼主纠缠之深,非我能知,我只能告诉许兄,许兄要灭杀乌程侯,李某只能作壁上观,唯一能承诺的是,哪怕鬼主下令,某亦断不与许兄为敌。“

    许易拱拱手,并不言谢。

    忽的,李修罗一指朱大公子道,”许兄缘何要救此人?”

    “有些用处而已,此人为我拿住把柄,正代许某办事。李兄若是不好交差,且自下手,许某另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许易交代朱大公子所为的,不过是采集血液,供他发动阴极经,此事并不困难,也并非非朱大公子不可。

    李修罗身负鬼主差遣,许易不可能让李修罗自担恶果。

    至于朱某人,许易是半点好感也无,此辈下场如何,他丝毫不关心。

    “此辈见得你我面目,事关重大。还是消失得好。“

    说罢,李修罗送出一掌,震碎朱大公子心脏,撮口一吸。朱大公子的阴魂,竟被他吸进口去,随手探出一枚珠子,朱大公子尸身顿时起火,转瞬只剩一堆灰烬。寒风一吹,影子也无。

    处理了朱大公子,许易便待告辞,才行出几步,却被李修罗叫住,“敢问许兄,那日成国公府上,跟你同行的绿裙姑娘何在。”

    蹭,许易只觉心弦被猛地扯动一下,抽抽地疼。

    “不知李兄缘何询问此事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某近日在苍龙山中,惊见一怪物,人身人貌,却生就一对斑斓巨齿,遁速奇快,面部竟有几分像那日的绿裙姑娘,速度太快,某不曾细观。那怪物身后,竟有人在追逐,观其气势。让李某也凛然生畏,至少也是凝液巅峰的存在,便是感魂老祖也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李修罗话音方落,许易人已在百丈开外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日薄西山。寒风萧瑟,莽莽苍龙山,一派银装素裹。

    鹰绝崖上,文家老祖慨然而立,天风猎猎,吹得他的葛袍鼓荡不已。目视四方,搜寻好一阵,又盯着手中观妖盘,恨恨道,”竟又让你躲起来了,嘿嘿,老夫倒要看看,你能躲到何时。“

    文家老祖的心情很不好。

    快二十天了,从城内的普陀山开始,再到这城外的苍龙山,折腾一刻都没停过。

    想想自家可是跨入了感魂境的老祖,在这大越境内,乃是传世仙人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二十天了,连个战力只有蒙昧期巅峰的小妖,都没拿下,传出去岂非让人笑掉大牙。

    说来,也怪文家老祖天性谨慎。

    通过搜妖盘,他察觉有妖物在城郭内现身后,第一时间赶到,却通过雪地上的人的脚印和鸭蹼的印记,判定了那鸭蹼必定出自妖物,当下,便循着搜妖盘追逐了过去。

    岂料才一追过去,却发现搜妖盘的妖纹直指那绿袍女郎。

    文家老祖惊得汗毛都竖起来了,调转座驾,一路狂逃。

    修行到了感魂期,文家老祖的灵魂生机勃勃,双目能轻易看透虚妄,眼前的女郎若是妖物幻化的,他一眼便可看破。

    然则,他把眼睛瞪酸了,却在夏子陌身上,发觉不了丁点掩盖的痕迹。

    妖族论阶,蒙昧期,开智期,幻化期,化形期……

    因着妖族修炼艰难,偏又天赋异禀,幻化期的妖物,便能和感魂期的老祖,一较高下。

    若是化形期的大妖,根本就不是感魂期能够触碰的,此类只存在于书本文字记录。

    夏子陌妖气弥漫,却以人之形貌示人,偏生丝毫幻化的痕迹也无。

    文家老祖做出了这绿裙女郎,遮莫是传说中的化形大妖。

    此念头方起,文家老祖立时遁了个没影,生性谨慎,却不是说说的。

    一口气遁出数十里,文家老祖忽又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若此绿裙女郎,乃是化形大妖,岂能不发现自己,若发现了自己,会任由自己遁逃?

    他念头不慢,转瞬做出了合理的推断,此化形大妖绝对是发现了自己,之所以不动手,只怕是力有未逮。

    说不定,此化形老妖又重伤在身,又或者怀有身孕。

    念头到此,文家老祖激动了。

    若是能擒获,或者说猎杀一头化形大妖,那该是何等机缘,若彻底利用这化形大妖的妖尸,恐怕突破感魂桎梏,也非妄谈吧。

    此念一起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偏生他谨慎惯了,虽存了贼心,却依旧放不开贼胆,始终坠在百丈之外,观察夏子陌。

    这一观察,便是十余年,那绿袍女郎竟始终在山间游逛。

    时间越拖,文家老祖心中疑云越盛,终于,忍不住出手相试,相隔百余丈,射过一道气剑,飙若流星气剑方射出,绿袍女郎终于露了行藏,于间不容发之际,闪避开来, 肋下陡生双翅,狂飙入林。

    此一幕,让文家老祖欢喜无极,终于判定了这化形大妖只是外强中干,岂有不擒之理。

    当下,文家老祖驾起毯妖,狂追而去。

    他坐下毯妖,乃是蒙昧巅峰大妖,向以遁速见长。

    文家大族判定那化形大妖既不遁逃,只虚张声势,定是受伤不便,遁速不足,满以为只需全力追击,那化形大妖必定逃脱不得。

    岂料,那化形大妖遁速虽不足以甩开毯姚,却灵巧至极,穿山越岭,折转回绕,远在尚未开智的毯妖之上。

    这一追一逃,持续了半个时辰左右,绿袍女郎周身气血鼓胀,彻底让文家老祖认清了她的实力。

    彼时,文家老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那绿袍女郎竟只有蒙昧后期的气血热力,意味着只有蒙昧后期的战力,却有着化形期的形貌和智力。

    想破脑袋,瞪瞎了眼睛,文家老祖始终没认出来这绿袍女郎,到底是万妖志中的哪一种大妖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