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八十五章 奇葩朵朵

第三百八十五章 奇葩朵朵

”谁先下手谁得!”    妖骏驰吊眉一竖,提出了解决方案。    文家老祖淡淡道,“若不是某想生擒,妖兄以为此妖能猖狂至今日。小小蒙昧期妖孽,何德何能,足能承受你我二人合力一击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妖骏驰瞪圆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如何听不懂文家老祖话里的意思,他提出的是争竞,文家老祖的意思却是鱼死网破,即便是他先得了手,这位也出手毁掉妖尸。

    “看来今次的货色,真的非比寻常,文老儿,你是彻底勾起了老夫的兴趣。“

    妖骏驰长发飞扬,面上挂笑,无形杀气,几要化成实质。

    文家老祖有名的谨小慎微,今次,连他这有名的老实人,都梗着脖子要下硬手了,妖骏驰料定了那妖物必定非凡。

    好宝贝,人人想要,若是文家老儿梗一次脖子,就吓退了他妖某人,他妖某人今后在这大越王廷还如何逞威。

    文家老祖却是下了死心,冷目而视,手中忽的多了一把赤色短剑,才及手掌,一团淡淡光晕,浮现在短剑四周。”法器!老夫还是小看了你!”

    文家老祖冷声道,面色如常,心中实已惊惧。

    法器,几乎是传说中的仙家宝物,以阴魂温养,祭炼而成,掌控由心,威力惊人。

    文家老祖手中的这件法器,外面浮现淡淡青光,显然才入下品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文家老祖也绝不敢小觑,整个大越,甚至这片大陆,所谓的法器,恐怕也不超过一掌之数。

    这些年,他苦苦寻觅适合锻炼法器的器材,也不过才凑出点影子来,也就是前日。强买一根蛟龙须,让他看到了祭炼法器的希望。

    不曾想,姓文的老儿,偷偷摸摸。就祭炼出了一柄法器。

    此刻,姓文的有法器助阵,再论胜负,他未操全胜,心中有些发虚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。西北方向,一辆华丽马车逶迤西来。

    那马车极为华丽,六匹浑身无一根杂毛的纯白天马为引,纯金锻造的马车,极长极阔,载着满车的余晖,凄绝的艳阳成了这金色马车的最佳背景。

    驾车的是为俊俏堪比美女的妖男,白衣白扇,面施薄米分,唇染艳红。远观竟看不出是男是女,只听马车之中传来阵阵丝竹之音。

    金色马车来势极快,转瞬已至近前,不多时,六名容貌绝美,身姿妖娆的女郎,次第下车,款款朝绝壁上的妖骏驰行来,个个烟视媚行,只着轻纱薄缕。行动处,梅花点点,米分桃绽绽,透着无尽魅惑。

    “老不要脸!”

    文家老祖心中暗骂一声。转过脸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,耳畔便传来,粗重的喘息声,和娇啼声。

    半柱香后,几道凄厉的惨叫声传来,文家老祖知晓完事了。转目看去,六名绝世妖娆,竟已鹤发鸡皮,但见妖骏驰广袖一挥,六人皆朝崖下跌去。”文老儿,男欢女爱,人伦天理,何必学那假道学,伪君子,岂不知阴阳交泰,才是人间至乐。如何,你若中意,我将我这侄儿无悔,赐予你享用。”

    妖骏驰指着那非男非女的妖男,哈哈笑道。

    文家老祖早听闻妖骏驰修炼邪功,才至修为暴增,却留下后遗症,须得时时盗取阴元,压制阳火,原以为是传说,却不了是真事。

    更恶心的是,这老不修竟无耻到了这般境地,当着自己的面,行此合欢之道,果真邪异骇人。

    此刻,更说出如此肮脏之语,饶是文家老祖活了快两百岁,见识多多,也忍不住想要作呕。

    岂料那面若桃花的妖无悔粗着嗓子咯咯笑道,“若是文家老祖不弃,小侄愿自荐枕席。“”噗!”

    文家老祖再也忍不住了,舌绽春雷,大吼一声,“闭嘴!“

    巨大的吼声,宛若炸雷,妖无悔眉眼之间,立时沁出血来。

    妖骏驰哈哈一笑,面带讥讽地瞥了文家老祖一眼,并不恼怒。

    妖无悔却俊脸烧红,擦去眼角溢血,伸出猩红的舌头,舔弄干净,面带萧索地道,“妖某费尽千辛万苦,不惜修行咤经,成此非男非女之身,年方弱冠,已至凝液之境,原以为天下之大,何处不可去,岂料竟还抵不住老祖一声霹雳。感魂感魂,感魂之下谁是人?”

    忽地,妖骏驰冲文家老祖拱手道,“文兄当头一记棒喝,令吾家千里宝驹幡然醒悟,妖某承情。”

    文家老祖冷哼一声,并不领情,忽的,一指南方天际,”非只妖兄有千里驹,吾家亦有新成之宝树。”

    来人骑跨青鹤,身体长大,姿容雄伟,正是一条威猛大汉,远远冲文家老祖抱拳道,”惊闻老祖召唤,不知有何差遣?“

    “瘦鹤且来,吾为你引荐一位青年才俊。”

    文家老祖冲威猛大汉招招手,待其近前,指着妖无悔道,”此乃姚兄家的千里驹,年方弱冠,已至凝液之境,你们二位今后,可要好生亲近亲近。”

    文瘦鹤冷冷瞥了妖无悔一眼,“名为男子,貌若妇人,吾不与此辈为伍,老祖恕罪。”说罢,探手入腰囊,竟拎出条花斑蝮蛇来,张口咬掉蛇头,生猛大嚼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鲜血淋漓一幕,直瞧得妖无悔不住敛眉,以手捧心,娇不胜羞,清冷了嗓音道,“想不到堂堂禁卫左卫大统领,竟是如此粗鄙莽夫。”

    文瘦鹤正是皇城四大统领之一的左卫大统领,位份尚在陆善仁之上,乃是禁卫之中,顶尖高手,目下虽只气海巅峰之境,气海无敌之名,已响彻多年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皇城校场较技,他曾一人独斗两大凝液初期强者,赫赫雄威,名震大越。

    文瘦鹤却不搭理妖无悔,几口将一条大蛇嚼烂,吞入腹中,目视问家老祖道,”不知老祖召唤瘦鹤,所为何事,某皇城之中,尚有要事,还请老祖示下。“

    文瘦鹤正是应文家老祖召唤而来,彼时,文家老祖盘膝坐于崖壁之上,正为等候文瘦鹤,他盘算得明白。

    要想生擒奇妖,单枪匹马是不可能了,必须两头围堵。

    岂料,文瘦鹤未至,妖骏驰先来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  卡文了,在整理思路,一个大情节,卡了很久了,诸君见谅,我还是想写好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