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八十六章 乾卦

第三百八十六章 乾卦

    岂料文瘦鹤未至,妖骏驰先来。

    而文瘦鹤的到来,无疑为僵持的局面,迎来了打破良机。

    妖骏驰道,”文老儿,看你家麒麟儿,面目不凡,气势雄张,必是一时雄杰,你我之争,胜负难料,伤患不小,这是笔赔本的买卖,不如交付小儿辈争胜,谁家子弟得胜,那妖物便归谁猎取。当然,无悔乃是凝液之境,论修为,你家小儿未免不敌。文老儿,你若是怕了,便当老夫未出此语。”

    文家老祖冷笑道,“妖兄何苦出此激将之语,你我争胜不得,自然只有放任小儿辈施为,吾家鹤儿虽瘦,却是仙鹤翱翔九天,区区凝液前期,又有何惧,妖儿不是号称无悔么,吾家鹤儿便打到他后悔!”

    妖骏驰仰天大笑,”如此最好!“

    话音方落,撮唇啸道,”小妖听清,某乃妖骏驰,某若出手擒你,必定手到擒拿,然,难免有以大欺小之嫌。故派遣两名小辈,前来拿你,你若不出此地百里,能坚持住一炷香,某便做主,放你离去。你若不尊此约,希图遁逃,某便出手将你化作齑粉。此言,乃吾心誓,若不收约,叫我老死感魂。“

    妖骏驰啸声方起,方圆数里陡然起了狂风,吹得群山摇摆,万壑低头,那声音似飘似渺,却又精准地传入每个人的耳朵。

    相隔十数里,啸声直入夏子陌耳来,鸭子惊得坠下地来,失声道。”妖骏驰,嘎嘎。丫丫个呸呸的,竟是这老王八。完了,完了,这回彻底没戏唱了,这老王八可是感魂中期老祖,这片荒芜之地的顶尖存在,小夏,咱们这回指定是风吹鸡蛋壳了。”

    “瞎咋呼什么,谁生谁死还不一定,以本姑娘之见。定是两条老狗争持不下,想要孙子辈争夺,妖老狗发下心誓,摆明了是堵死了我的后路,逼我和两条小狗决胜,未必不是生路。”

    夏子陌一脸决绝。

    前无去路,后有追兵,毁灭传音球,也算卸下了心之重担。坦坦荡荡一战便是。

    鸭子扑腾翅膀,嘎嘎道,”别想简单了,老王八没一个是好对付的。妖老王八使出此计,摆明了是要诱你死拼,两只小狗。决计不是你能对付的。“

    夏子陌一撩香腮边的长发,冷道。”废话成堆,有何裨益。老王八都立下心誓了,我岂有退路?死中求活吧,放心姑奶奶就是死,这帮王八也别想得我尸身,臭鸭子,赶紧滚你的大鸭蛋。“

    “小娘皮,乱放屁,本少岂是临阵脱逃之辈,罢了罢了,难得小娘皮重情重义,本少勉为其难,助你一把。”

    鸭子小翅膀扑腾片刻,不知从何处弄出三枚古朴铜钱,小翅膀胡乱扑扇,口中念念有词,三枚古朴铜钱旋转片刻,翻转落定。

    鸭子罕见不咋呼,“这次为乾卦,变爻下九,元亨利贞,大哉乾元,爻辞曰:白鹤虽瘦飞妖狗,扯开金锁遁歧凤。利在东南,若要得一线生机,当谨记一路向东南。“说完,迅速委顿下来,身躯极具缩小,化成拳头大一团。

    夏子陌吃惊不已,正待查看究竟,眉头一动,顺手将瑞鸭收进腰间的灵禽袋, 肋下陡然展开双翼,腾空朝东南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她方遁到高处,妖无悔和文瘦鹤一前一后,追逐而来,妖无悔骑乘一头体型巨大的白色雪雁,文瘦鹤跨坐一架机关兽,遁速皆是极快。

    夏子陌全力施展,也只能拉远,却不能甩开。

    她这一飞腾,妖骏驰,妖无悔,文瘦鹤,尽皆窥见了他的形貌。

    其中,妖骏驰最是惊诧,以他的见多识广,也被夏子陌的形态弄得晕头转向,只双目死死锁住那飞腾的双翼,喃喃道,”这怕是天生的奇物,定是老天赐给妖某的一段机缘。“

    文家老祖冷道,”是谁的机缘,还说不定,且观小儿辈显身手!“ ”此等妖孽,闻所未闻,区区蒙昧期的修为,竟有几近完全的人形,此必奇物,饮尽其血,某之玄功必定大成。”

    文瘦鹤全速崔驰机关鸟追赶,心中欢喜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他修炼到森罗虎狱玄功,威猛霸烈,唯独的缺憾是需要不住饮食血食,来增进玄功。

    故此,此君多在腰囊之中存放毒物,生啖活吞,以补血食。

    相传,大妖越近人形,等级越高,血气越丰,眼前的妖物,除了一对斑斓巨翅,通体和人无异,此药物血液之滋补,简直不可想象。

    文瘦鹤方赶过妖无悔,妖无悔手中猛地多出两根银亮尖针,直插雪雁两侧颈部,雪雁瞬间化作血红,两颗绿豆大的小眼一片混沌,遁速陡然快了一倍不止,瞬间反超文瘦鹤,流光一般直追夏子陌。

    相比文瘦鹤,妖无悔心中更是火热,暗暗激动,此妖美若天仙,艳盖群芳,姑射仙子不外如是,若是就此擒下,享乐一番,真不知该是何等滋味。

    妖无悔催动禁法,雪燕剽掠如风,半盏茶不到,和夏子陌相距不过数十丈。 ”妖族美人,何苦遁逃,某亦姓妖,俊美不凡,你我妖女妖男,正是天作之合,不如从了本少吧。“

    妖无悔欢快大笑,双掌连击,锐利的兵精之气,呼啸而去,飚若电光。

    此乃凝液境独有的本事。

    跨入凝液境,真气液化,击出的真气越加丰沛,而此时,身体皮,肉,骨,筋膜,皆锻炼到了极致,须得修炼脏器,而修炼脏器,最佳法门,便是凝练各种煞气入体,以此磨砺脏器。

    妖无悔只是凝液初静,凝练的乃是兵煞中罕见的庚精之煞,只是修炼还浅,煞气和液化的真气结合不足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击出的真气,已超越了血器的攻击,自带庚精之煞,威力极大,非肉身能抗。

    夏子陌自打妖化后,感知精妙,犹在许易之上。

    彼时,萧浮沉和大管家以高空抛掷天雷珠装置,尚在十丈开外,许易未察,夏子陌已觉。

    此刻,妖无悔蕴含庚煞的一掌,才将催出,夏子陌便已察觉,双翼一展,折身避了开去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