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八十七章 奇妖

第三百八十七章 奇妖

    “竟还有感知之力,这还是蒙昧期,真不知此妖若是成长了化形期,又该是何等恐怖。●⌒,.”

    崖壁之上,相隔十数里,却不能稍稍阻断两位感魂大能的视线,文家老祖察得战况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妖骏驰越发激动,目视身侧点燃的一炷香,已燃去大半,撮唇呼道,“肉还未到嘴边,便先争斗,岂非蠢呼,分则两害,合则两利,岂不知哉!“

    心誓,看似无拘无束,违与不违,无有所谓,身为感魂期大能,妖骏驰却知晓,若是违了心誓,此生注定跨不出感魂境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因为感魂后期,巅峰,皆要遭遇云劫,彼时不仅雷霆之力加身,心魔亦至,有违心誓之处,必定遭遇心魔猛攻。

    妖无悔听得妖骏驰招呼,心头大急,怒视文瘦鹤道,”某以抽元秘法,不惜舍弃此蒙昧巅峰雪雁,如今雪雁已命在旦夕,若某追赶不及,文兄自以为有机会否,难道此时还不该合力对敌。真到一炷香到时,就该此妖得意。“

    说话之际,呼呼又是两掌,夹杂着庚精的狂暴真气,直朝夏子陌飚来。

    夏子陌心中记着数,知晓再坚持一盏茶的功夫,这一炷香就被自己耗过去了。

    那时,有妖骏驰的心誓作保,她脱身无虞。

    心有成算,注意力越发集中,妖无悔猛烈攻击方才发动,便被她清楚捕捉来,双翅微斜,轻轻松松避过。

    岂料,妖无悔却似发了狂,接连推出气墙,迫得她不得不改变航向。

    夏子陌这一改变航向,早在一旁虎视眈眈的文瘦鹤,立时绕到侧翼。

    如是,竟成双面包夹之势。

    夏子陌暗暗心惊,心念电闪。双翅一展,直奔文瘦鹤而来,抬手一掌,气流奔涌。

    文瘦鹤岂能看不出夏子陌之意。分明遭遇合围,希图先击破一方,打开缺口。

    恼恨的是,这小小妖孽,竟敢视自己为衰弱一方。文瘦鹤冷笑一声,“穿甲劲!”

    双手一合一开,一道螺旋气劲扯出噗噗音爆,朝夏子陌已击到胸前数丈的气流卷来。

    文瘦鹤此击非同小可,便是极品法衣,亦经受不住他一拳之威。

    文瘦鹤满以为此击一出,必定建功,岂料, 螺旋气劲才撞上那微弱气流,便被捅了个大洞。瞬间崩散,气流来势不减,直直击在他胸口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,文瘦鹤身负的极品法衣瞬间破碎,胸口现出个浅浅血坑。

    文瘦鹤惊惧不已,崖壁上的文家老祖,妖骏驰更是瞪圆了眼睛,谁也弄不清楚,怎生出现此异状。

    夏子陌一击建功,眼见便要从文瘦鹤身侧抹过。

    一道巨大的吸力凭空而生。竟强行扯着她的身子,倒飞而回。

    原来就是文瘦鹤这稍稍一阻,妖骏驰于间不容发之际,催动了玄功。

    “妖儿真堪惊人!”

    崖壁之上观战的文家老祖罕见地发出惊诧之声。“年不过而立,已然跨入凝液之境,最了不得的竟将妖兄的幽暗阴泉,修炼到了此等境界,只怕不要三十载,文家当又有感魂大能问世。妖兄此刻瞑目矣!”

    “莫非文老儿你还不甘心,指望你那吞蛇儿,能胜过无悔?”

    妖骏驰负臂冷笑。

    “且观战罢。”文家老祖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此刻,妖无悔双掌摊开,化作亿万,以他身子为圆心,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气旋,竟将百丈之外的夏子陌硬生生拖回十多丈。

    夏子陌双臂急扇,立时挣脱这拉扯之力,连续两掌挥出,微弱气流,直击飙射而来的妖无悔。

    妖无悔识得厉害,哪敢硬接,闪身晃开。

    借着空当,夏子陌掉头再向东南,但听一声大喝,“森罗虎狱!!!”

    夏子陌只觉空气陡然收紧,呼吸陡然紧凑,二十丈开外的文瘦鹤,通体血红,双掌搬运了无数圈的气团,猛地推出,瞬间化作点点星雨,铺满了四面八方,朝夏子陌笼罩而来。

    沛然的气雨,宛若森罗监狱,紧紧锁住四方。

    气雨夹着高温,空气几乎被抽干,夏子陌识得厉害,却避无可避,没奈何,只得闷头硬冲,一对艳丽的巨翅,交叠覆在头上,迎着夹在着高温的气雨,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滋,滋,滋,

    可怕的气雨滴在翅膀上,瞬间烧出一块块焦黑,夏子陌口中喷出幽蓝血液,死咬了牙关,一身不吭。

    “暴殄天物!”

    妖无悔厉声高呼。

    “少说废话,看某擒妖!”

    一击奏功,文瘦鹤气势如虹,双臂擒住一柄金芒直闪的巨刀,猛烈下劈,丰沛的气浪直直斩在夏子陌斑斓的左翼上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竟发出巨大的金铁交击之音。

    夏子陌斑斓的羽毛被扯下四五片,翻飞如蝶。

    夏子陌再度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文瘦鹤惊得迟滞半空,适才他这金刀一击,乃是全力施为,如此暴虐一击,漫说是血肉之躯,就是重铁也得斩成碎块。

    斩在夏子陌斑斓巨翅上,竟只扯落几片羽毛。

    妖无悔同样震惊莫名,震惊之余,却不曾忘了出手。

    大手抓出,沛然气劲自生,几片鲜艳羽毛受气流激荡,朝他手中飞来。

    岂料,夏子陌眼中银光一闪,几片羽毛无火自燃,瞬间化作灰烬。

    这一幕,惊呆了崖壁上的文家老祖和妖骏驰。

    能控制脱离躯体之鳞甲,毛羽自然,乃是上古奇妖才有的异能。

    如今竟出现了眼前这蒙昧小妖的身上,怎不让两位感魂老祖惊诧莫名。

    更何况,先前夏子陌的一记微弱气流,竟洞穿了文瘦鹤丰沛霸道的穿甲劲,还击溃了文瘦鹤的极品法衣,将之重伤。

    此等本事,岂是寻常妖物,所能具有的。

    此刻,惊见夏子陌又现上古奇妖才有之异能,文家老祖哪里还能忍受,驾起毯妖,便朝阵中腾来。

    如此奇妖,若能得手,必定是天赐之大机缘。

    文家老祖方动,妖骏驰猛地射出一道神念,直击文家老祖灵台,文家老祖冷笑一声,一口精元盆在手中的赤色小剑之上,剑光浮动,瞬间将文家老祖神念斩得崩碎开来。

    但听妖骏驰闷哼一声,文家老祖开怀长啸,啸声未落,胯下毯妖发出一声悲鸣,竟直直朝下坠下,神念查探,毯妖竟已没了生命迹象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