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八十八章 风起

第三百八十八章 风起

    文家老祖大惊失色,一旋身,腾回崖壁之上,死死盯着妖家老祖道,“这便是感魂中期的本事?”

    原来,大千世界,万界众生,只有人生而有灵,死后有阴魂,而牲畜,植被,机缘巧合,陡然生出灵智,得了造化,修成术法,却也无有阴魂,唯独灵台开辟,生出了灵识,灵识孕智,妖物才有了智慧。

    而凡人修行到了感魂期,随着**强大到了一定程度,阴魂亦随之壮大,拥有诸多异能。

    感魂前期,便已可神念杀人,感魂以下,皆为蝼蚁,一念即可杀之。

    乃是感魂期威压感魂以下,最犀利不凡的手段。

    而到了感魂中期,阴魂越发壮大活泼,洋洋欲举,神念愈发犀利,几能凝化实质,亦能攻击妖物之灵台。

    此刻,毯妖无声而亡,正是妖骏驰催动了神念,发动的攻击。

    连续的神念攻击,妖骏驰的消耗亦非小,面部鲜艳,双瞳充血,须发皆张,斜睨文家老祖道,“法器非凡,不知文老儿你能使得动几回?妖某已发过心誓,文老儿你置若罔闻,莫非当真要与妖某不死不休。”

    文家老祖正待答话,却见数道流光,从十数里外,横空掠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到底是一条香饵,惹得这许多大鱼涌来。你我之争,暂时休罢,强弩之末,逞强何益,勿要阴沟翻船才好。”

    文家老子冷声一句,一抛赤剑,环绕己身,复盘膝在崖壁上安坐下来。

    妖骏驰面色一青,却未开言,掏出两粒丹药。塞进口中,亦盘膝坐下。

    东南方,乌程侯萧观水高居华车。引马八驾,尽遣府中客卿为伴。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西南方,姜南浔骑跨白鹤,紧紧跟随姜家二爷左侧,率十八姜家核心铁卫,紧紧盯着手中搜妖盘,狂飙而至。

    西北方,东北方,亦有流光飚来。

    数个时辰前。苍龙山现出奇妖的消息,在特定圈子内,广为流传。

    此刻,能第一时间赶至此处的,无不是身具异宝搜妖盘的。

    “尊主,此妖神异,妖芒再涨,竟超过了上三品天妖的妖芒。”

    一架华丽龙舟之上,一个锦服青年恭敬地冲一位模样异常俊秀的青年,呈上手中的搜妖盘。

    搜妖盘上。一道灰色的星芒,陡然大炽。

    引得龙舟之上,无数人围观。

    原来。此龙舟自城郊发出,乃是运营司收到奇妖现世的消息,临时开辟的航线,转为吸引神京之中的豪客。

    一趟旅费,便要五千金,能登上此舟的,皆是一时俊杰,毕竟,谁也不会为凑趟热闹。便舍下五千金,皆是对那奇妖存了非分之想。

    却说。锦服青年话罢,俊秀青年接过搜妖盘。俊目微蹙,“果然是只奇妖,观星芒,顶多只有蒙昧巅峰之境,此刻星芒大炽,显然妖元在急剧爆发,定是争斗正急,有人捷足先登。”

    话至此处,锦服青年陡然变了脸色,寒星点点,冷射操控龙舟的蓝袍大汉,“方向东南,全速推进。”

    蓝袍大汉乃是运营司公吏,此条龙舟为他掌握,或快或慢,皆由他心意,这白袍青年,上来就占住龙首位置,盘膝坐定,威风不行,可再威风,又岂敢跟某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当下,蓝袍大汉冷哼一声,手上操控飞行盘,舟速不快反慢了三分。

    锦服青年勃然大怒,暴喝一声,“找死,你可知……”

    岂料话音未落,一个巴掌抽来,蓝袍大汉哼也未哼,便晕倒过去,一个光头疤面人劈手摘过飞行盘,连点数下,龙舟立时向着东南方狂飙突进。

    锦服青年目光在疤面人规整道袍胸前的银月上落定,抱拳道,“原来是无极观的道兄,道兄勿忧,若有运营司的那帮酒囊饭袋事后找事,道兄大可报上我家主上字号,我家主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侍剑,何须饶舌,无极观的人岂会惧了小小滑吏。”

    俊秀青年冷喝一声,舟上陡然传来巨大的惊呼声。

    “天呐,这到底是何妖孽,天生人貌,《万妖志》上闻所未闻。”

    “西边崖壁,我定是眼花了,我看见了谁,那是文家老祖,和妖祖骏驰,这两位竟然都惊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何等妖孽,竟要气海无敌文瘦鹤,大越天才妖无悔同时出手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眼前的场面实在太过壮观,有惊诧于奇妖形态的,有震撼于竟引得两位感魂期老祖现世的,有瞠目于眼前这血脉膨胀的战斗局面的。

    唯有一人,面沉如水,双目赤红,惊呼声未落,便飞身离舟。

    距离一炷香燃尽,不过小半盏茶的功夫了,夏子陌终究未能撑到。

    继文瘦鹤的连番大招后,夏子陌的防御力,已彻底被证实,妖无悔倾慕妖族美人,先前不敢下狠手,是怕打坏了。

    待印证了夏子陌的防御本领后,下手岂会容情。

    凝液境强者的实力,全部展开,半片天空都被可怕的庚精煞气布满。

    此刻的夏子陌完全失去了反击的能力,双翼凋零,宽大的绿袍也多处破烂,露出大片如雪缎也似的肌肤,只两条玉臂处的星文,越发繁复,深刻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妖无悔推出一道气浪,冲散了文瘦鹤攻向夏子陌头颅的凛冽刀气,冷声笑道,“如此妖娆玉人,我见犹怜,虽为妖族,亦美丽可亲,妖某有意收为床上恩物,岂容你损毁。”

    话罢,长笑一声,一道气浪击出,擦着夏子陌的胸口飚过,又带走一片绿衫,露出半边雪白饱满的球形。

    妖无悔激动得面色潮红,竟忍不住大口吞咽口水,身形电闪,便朝夏子陌奔来。

    苦战许久,文瘦鹤焉能坐视妖无悔建功,手中金刀急挥,一脸数道凛冽刀气汇聚一处,形成一道恐怖到极点的气浪,宛若喷涌巨龙,朝妖无悔攻来。

    刀气未落,文瘦鹤又一咬牙,双掌如旗挥舞,恐怖的气旋再度在掌中催生。

    “森罗虎狱!”

    他竟又催动了禁招,漫天星雨,横空列阵,如九幽魔狱,朝夏子陌和妖无悔笼罩而去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