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九十二章 至强一战

第三百九十二章 至强一战

    ps:上一章,许易的身份应该是含而未露的,结果写露了,现已修改了上一章,这张才揭露。给大家带来的不便,万分抱歉!

    苍松之下,乌程侯目如鹰凖,死死凝视着疤面道人,胸中怒意,沸反盈天。

    他认出疤面道人的真身了,不是那罪该万死,合该碎尸万段的许易,又是何人?

    疤面道人自是许易无疑,自李修罗处,得知了夏子陌被感魂老祖追逐于苍龙山,他根本不曾想过敌得过与否,心已先飞到了苍龙山。

    才至城郊,恰好撞上飞舟运营处打着奇妖现实的牌子,招揽生意,他心中再急,却也知晓,与其没头苍蝇乱撞,不如乘舟搜寻。

    才至此处,便撞见了目眦欲裂的一幕。

    夏子陌片片飘落的血翎,好似化作了把把尖刀,在他心扉上,削肉剔骨。

    直到彼时,许易才明白,有些东西来了,是无法阻挡的。

    许某人痛彻心扉了,自不会吝啬将千百倍的痛苦,归还去。

    这才有了他不顾满场高人环视,强行出手,硬是生生震碎了妖无悔的丹田。

    而乌程侯能认出许易,非是身负异能,而是许易与他实在仇深似海。

    不提被许易劫夺的费了天大力气才得来的重宝,单是那杀子之仇,已不共戴天。

    恨之深,念之切,许易的身形、眉眼,乌程侯已刻进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此刻,许易虽变化了装束、外貌,或能瞒过他人,乌程侯几乎一目就认出他来。

    更遑论还有这无量之海为佐证,便定死了许易的身份。

    此刻,乌程侯目视许易,心潮喷涌。

    他未曾想到不过区区旬月,这贼子便已成长到令人瞠目结舌的程度,妖孽如妖无悔。生猛如文瘦鹤,尽皆倒在他的手下。

    无量之海,恐怖至斯,如此贼子。此时不除,更待何时。

    就在文瘦鹤调头迎来刹那,乌程侯一抖缰绳,催动天马,便要迎上前去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一干侯府客卿。皆明白乌程侯心意,正待相从,忽的,寒光连闪,乌程侯并麾下一众客卿坐下的天马,马尽断,鲜血狂喷。

    如此诡异一幕,立时吸走全场注意。

    出手的竟又是那位自称“冯某”的白衣秀士。

    忽的,那白衣秀士越出飞舟,凌空踏步。行至斑驳崖壁上的一方青石,按剑膝前,冷声道,“奇妖只一,求之者众,一场乱战,又如数十年前,诸多大能抢夺蛟龙尸,一场大战,鸡飞蛋打。今次抢夺奇妖,各凭本事,各尽所能,唯一的要求便是。须得单打独斗。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,不急不慢,方圆数里皆闻。

    白衣秀士跃出飞舟,现出本来面目,立时便被认出。

    “大越剑王!”

    “剑王冯西风!”

    “天呐,他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冯西风对满场的震惊。充耳不闻,朗声道,“妖祖、文祖,二位是前辈高人,我师也尝赞叹二位的风骨,今次,二位老祖既已派小儿辈下场争胜,料来存了作壁上观之念,想来冯某此言,必合二位前辈心意。”

    冯西风长身踏临虚空,剑眉星目,衣袂飘飘,昂而立,丝毫不为感魂老祖的威压所慑,绝世风姿,不知引动多少人暗暗称羡。

    崖壁之上,文家老祖枯瘦老脸已然黑峻,死盯着许易的双目,转视冯西风,相隔数百丈,湛然眸光几要凝成实质,“小辈,看战尊面子,老夫恕了你适才的无礼,既然你不知进退,老夫就给你几分颜色,战尊便是知晓了,也须怨不得老夫。“

    话音落定,文家老祖大手陡然抓出,这一抓,周遭的空气陡然收紧,他的大手放佛生出了一个深不见地的黑洞。

    霎时,无数带着恐怖威压的黑亮气锥,凌空而生,呼啸着朝冯西风飚去,密如暴雨,急如流星,转瞬即至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瞪圆了眼睛,便连才收拾罢文瘦鹤的许易,也暂时平息了心火,凝神关注着这场惊世大战。

    剑王冯西风的威名,尚在广安之时,他便与闻。

    大越剑王,威名远震,传闻此君一剑能削断山岚,而最吸引许易瞩目的却是冯西风手中的那把赤红神意剑,据传,此剑亦是已铁精为主材锻炼而成。

    适才,他以气龙之威,行将灭杀文瘦鹤,文家老祖及时出手,以一柄气矛轻松击溃气龙,眼见气锥便要刺中他眉心,银光一闪,气锥破碎。

    气锥来势极盛,许易措手不及,以至心神被气锥的无上杀意所惑,心神失守,但感知尚存,能精准的捕捉到出手之人,正是冯西风。

    冯西风年及而立,竟能以凝液后期修为,硬抗了传说中的感魂老祖一击,其煌煌神威,许易大为心折。

    而先前只凭感知,更不来不及探查冯西风如何招,此刻,大战再起,许易倒暂忘了危急,纯以武者向武之心,观赏这场注定要载入大越武史的惊世一战。

    文家老祖的气锥,许易领教过,那蓬勃的杀意和苍凉的锋锐,是他未曾感受过的,凝液境的高手,他还未真正对战过,击碎妖无悔的丹田,不过是占了攻其无备的便宜,但他却见识过凝液境强者的至强攻击。

    昔时,古墓一战,水一以不败金身硬抗姜家二爷的气刀,相隔随远,许易却真切感受到了气刀之威。

    细论起来,姜家二爷的气刀声势,动静,皆远胜那迫及眉前的小小气锥,但论杀意和锋锐,却远远不如。

    一枚气锥,他许某人便接之不住。

    此刻,文家老祖盛怒之下,抬手之下,气锥成雨,庞大的威压,让周遭围拢的十方数百人马,尽皆后退。

    独姜家二爷等几位凝液境的绝顶强者,能稳坐不动,静观风云。

    气锥排山倒海,从四面八方,合抱围来,以冯西风为圆心,一瞬间,空气似乎都被抽干了。

    始终面色淡然的冯剑王脸上,也难得露出了凝重之色,双掌一合,一柄长剑似从虚空之中焕然而生。

    其剑无柄,剑长三尺三寸,剑身薄如蝉翼,通体赤红,正是大名鼎鼎的神意剑。

    神意剑方出,光芒大炽,随着冯剑王开张的双掌闭合,神意剑忽的斩出滔天银光,银光到处,气锥尽碎。

    气锥如雨,剑光如海,暴雨肆掠山河,终须涓涓汇海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地一下云.来.阁即可获得观看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