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九十四章 剑王剑王

第三百九十四章 剑王剑王

    冯西风苦心孤诣,甚至不惜拦阻文家老祖对许易的攻击,明说是给薛慕华颜面,实则是坚持要将两位感魂老祖排除在争夺战之外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若是两位感魂老祖出手,那就真没旁人什么事了。”哪怕你说得天花乱坠,也难动我心,想要奇妖,凭本事来拿,少弄那鸡零狗碎!“

    文家老祖何等见识,怎不知晓冯西风的心思,这位想要面皮拿人,他文某人偏是个不爱面皮的。”冯某乃仗义执言,岂是鸡零狗碎,文祖不信,某试问之。“

    说罢,冯西风朗声道,”场间诸公,某与文祖之言,想必诸君已尽听分明,敢问冯某之言,可与诸君之意相合。”

    冯西风虽连挡文家老祖两招,却深知彼此之间的差距,对方不过顾忌自己师尊威名,未下杀手,若文家老祖真使出手段,催动神念,他冯某人再是神剑无敌,却也斩不得念头,唯有饮恨。

    相争不得,冯西风唯有聚势压人,而这势,正是满场众多大越俊杰。

    若真较武力,场间众人合起来,也决然不是文家老祖的对手。

    但别忘了,场间俊杰,皆有来历,若齐心一处,各自背后的山头堆叠而出,自成大势。

    此等手段,对付其他感魂老祖,必是笑话。

    但对付这位出了名的谨小慎微的文家老祖,冯西风料定必然有戏。

    文家老祖暗叫不好,长啸一声,虎视全场,视线所及,竟如长风摧麦。尽皆俯首。

    眼见文家老祖的气势便要聚到最强,忽听一阵大笑传来,姜家二爷轻摇折扇。慨然道,”冯老弟所言极是。文祖何等身份,既已派子侄辈下场,再赤膊上阵,当真贻笑大方。吾尝听兄长言,他生平唯一佩服之人便是文祖,倘文祖今日真不顾身份,悍然下场,吾兄闻之。必定感怀长叹。”

    旁人畏惧文家老祖,姜家二爷却不会畏惧,不说他本身半只脚就要跨进感魂期的武道境界,但是他有位感魂境的兄长,便足以让他挺直腰杆。

    姜家二爷这一番似敬实讽之语,如长枪戳布,瞬间将文家老祖正要聚成的气势,刺得四处漏气。

    有先回过味的凝液强者,随后跟上,“某等晚辈争胜。文祖何吝成人之美,若文祖成全,某等必不忘文祖之德。必定四处宣扬,以助文祖令名。”

    这是红果果威胁的,留下后半句不说,意已尽足。

    有姜家二爷和此人作伐,场面瞬间热闹,正如反抗暴政,缺的就是那登高一呼。

    “还请文祖成人之美!”

    喧闹声中,冯西风踏临虚空,恭恭谨谨抱拳一礼。

    计谋得售。他却越发谦恭。

    文家老祖气闷不已,却也知晓蛮干不得。场间这些小辈,他反掌可灭。可这群群伙伙背后几乎站立着大半个大越武林,更不提还有那几位他万万不愿招惹的老怪物。

    势成骑虎,文家老祖念头急转,忽的,心中一动,朗声笑道,“老夫和尔等开个玩笑,莫非尔等真以为老夫要下场不成,笑话!罢了,罢了,尔等小儿辈争竞去吧,某作壁上观,瞧一场热闹。“

    心中却道,“争吧,斗吧,既然尔等愿意争斗,老夫且看好戏就是,只待尔等自乱,老夫还怕没插手的机会。奇妖尚且不论,那疤面小儿的青棍,老夫必定要拿到手来,好生研究一二,说不定此又是道衍那牛鼻子新钻研出的杀手锏!”

    “是冯某误会文祖了。“

    冯西风微微一笑,抱拳冲许易道,“文祖高义,阁下还等什么,还不速速将文世兄送归。“

    许易却不答话,脚上一松,文瘦鹤直直朝崖下跌去,霎时,文家老祖大手一抓,巨大吸力瞬生,文瘦鹤直直朝崖壁飞去。

    转瞬,便听文家老祖喊道,”小儿无礼,速速将瘦鹤须弥环奉还!”

    许易阖目不言!

    冯西风道,”阁下既已保命,何必吝惜区区身外之物,当速奉还。”

    “你算老几!”

    许易微阖的双目骤然睁开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满场一片死寂,便连崖壁之上的文家老祖也惊得忘却了愤怒。

    冯西风何等神威,先前硬抗文家老祖的绝世风姿,至今让众人震骇不语,便连素来自负,修为尚且高过冯西风的姜家二爷对其亦不敢言胜。

    适才,冯西风又领袖众人,成功阻击了文家老祖的插手之心,可谓领袖群伦,群雄束手。

    更不提,这位冯剑王先前还有对他许某人的救护之恩。

    此刻,许易反目,场间众人除了惊诧,还有难言的厌恶。”鼠辈找死!“

    冯西风的随侍锦服青年大怒,苍啷一声,拔出宝剑,便待来击。

    忽的,冯西风双掌一合,宝剑竟不受锦服青年控制,苍啷归鞘。”阁下真不识好歹?冯某看薛慕华之面,前番已给足你人情,若真不识好歹,休怪冯某出手。“

    冯西风凌空踏步,缓声说道。

    许易讥道,“剑王剑王,口蜜腹剑之王。冯某人真当场中诸位皆是天生痴愚不成,说一千道一万,你所作所为,归结四字:汝为妖来。既为己欲,却要薛某领你人情,哈哈,真当薛某好欺,真把在场诸公玩弄于鼓掌之间不成?”

    若没有冯西风和文家老祖的这番交锋,许易说不得还真就领冯西风的情。

    毕竟,这位先帮自己挡住了文家老祖的必杀一击,后帮自己阻止了乌程侯等众的围剿,正是救急救难之恩。

    待冯西风对文家老祖的言语逼迫一出,立刻显露行迹,许易何等聪慧,抽丝剥茧,转瞬便全盘想通。

    什么给自己救急救难,说穿了,却不过是拿自己当棋子,给文家老祖设障碍,给场间众人作示范。

    冯西风就是要告诉众人:看,姓文的敢对无极观的人下死手,又怎会对诸位留情。

    他许某人存在的意义,在冯某人处,便是牵制文家老祖。

    想通此点,许易焉会受冯某人的顺水人情。

    此刻,但见冯某人气势雄张,俨然领袖发号施令,让他许某人交付文瘦鹤的须弥环。

    许易心头怒火已烧起三万丈,不掀冯某人的台盘才怪!

    “剑王剑王,口蜜腹剑之王,此言大妙,深得吾心!哈哈……“

    崖壁之上,文家老祖肆意狂笑,正是要看冯西风的笑话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到月底都是一更,恢复下元气,最近也在回读,理顺脉络,整合大纲,成绩不好,主因在我,前段有些泄气,想来也唯有振作。下个月当能好好更新。对了,今天下午六点有张加更,祝自己生辰快乐。忽忽已然二十九岁了,真是哀吾生之须臾,羡长江之无穷,也只能在这仙侠世界,挟飞仙以遨游,抱明月而长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