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九十七章 邀战

第三百九十七章 邀战

    无极观虽位列大越七大高门,却不在大越境内,只因创派之人出自大越,历年此派皆从大越接收子弟,故亦被大越视作国内高门。

    实则,无极观门徒极少履足中土,然无极观的实力,无一人敢小觑。

    且不言无极观那位相传玄功早已究天人的观主道衍,单说十年前,苍龙山有奇果出世,引得四方英俊争夺,冯西风正是在那一战,大放异彩,一战斩断半壁山峰,大越剑王的名号就此远布。

    然,就在那时,一位黄脸病夫悄然登场,一双肉掌竟压得冯西风掌中宝剑出不得丈外,最后被此人击成重伤。

    此人身携奇果,飘然而去,冯西风引为奇耻大辱,高声问名,此人头也不回,留下六字:无极观,薛慕华。

    经此一战,无极观虽十年不入中土,威名却丝毫不衰。

    于今,许易顶着无极观的招牌现世,挥手覆灭妖无悔,文瘦鹤,煊赫威风,又反为无极观增光。

    正因无极观声名太盛,此刻,谁都觉得抢先将奇妖拽在手中的疤面道人,是个天大麻烦,却无人敢直言灭杀了事。

    此刻,姜家二爷之语,与其说是讲给众人听的,不如说正是送许易个台阶,要这位无极观的高徒体面离开。”姜座主好意,小儿辈还不速领!“

    乌程侯冷声喝道。

    他还真怕许易不要面皮,就此弃了奇妖,如此,他便失了名正言顺的灭杀良机。

    姜家二爷冷冷扫了乌程侯一眼,显然不满他在此时强激许易。

    许易瞧也不瞧乌程侯,冷笑道,“尔等自说自话便定了章程,某听来亦觉合理,不如某也作一方,参与争竞。“”胡吹大气。不知好歹,小辈,受死!“

    乌程侯几要欢喜得狂笑出声,他只恨许易不狂。话音方落,掌中绿剑挥出,锋锐的剑气拉着长长的音爆,奔腾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早得到乌程侯传音的众多客卿。齐齐发招,霎时,狂乱的兵气,聚成风暴,狂飙直进,朝许易卷来。

    来势汹汹,沛莫能御,乌程侯等众一击击出,便待腾身上前,围而剿之。岂料风暴近前,许易不动不摇,竟一转身,将背后奇妖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方转身,姜家二爷并冯西风,齐齐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姜家二爷大手急扬,一柄长达三丈的气刀,豁然飚飞。

    冯西风以掌御剑,剑光如雨,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气刀并剑雨。皆后发先至,不斩许易,尽奔风暴中心而去。

    霎时,狂暴的风暴。在气刀、剑雨的绞杀之下,还未近前,轰然炸裂。”你!“

    乌程侯死死瞪着许易,一口老血,险些喷洒而出。

    他万没想到,小贼是如此奸猾。竟使出如此绝户之计。

    “不知现下,某能否独作一方?”

    许易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方才以夏子陌作盾牌,虽是行险,许易却算死了无恙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眼前这帮人又是合力僵住文家老祖,又是不惜脸皮,狂争乱吵,弄出了个争妖协议。

    自然决然不会坐看夏子陌身毁。

    旁人只道他前来夺妖,不知他救护之心,许易正好利用此盲点。

    投鼠忌器,骑虎难下,正是冯西风等人心中,最真实的写照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来自的无极观的疤面小儿,简直就是疯子,明知抢夺奇妖不得,还不肯退散,竟要拼个玉石俱焚。

    “萧观水,你与此人到底有何深仇大恨?若有怨恨,自行上前挑战,若再敢阳奉阴违,莫怪本座不客气!”

    姜家二爷怒视乌程侯,冷声呵斥。

    乌程侯一而再给疤面道人下绊子,事到如今,姜家二爷焉能察不出。

    乌程侯冷哼一声,“姜座主这是何意,莫非要买好这疤面小儿,让其将奇妖交出?”

    姜家乃是八大世家之一,论位份尚在乌程侯之上。

    然乌程侯到底是勋贵中的翘楚,且深知王廷对世家大族的忌讳,并不买姜家二爷的账。

    眼见姜,萧两家便要谈崩,内讧将起,冯西风一声长啸,朗声道,”无极观的道友,莫非你以为当着吾等之面,你还有机会将此奇妖安然带出?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”莫非诱降?痴心妄想!”

    冷眼旁观这许久,他心中隐隐有了定计。

    冯西风道,“阁下言重了,无极观虽在北国,追根溯源,于我辈原属同脉。吾等往日无怨,近日无仇,为此奇妖,共聚此处,说来也是一场缘法。如今之势,阁下势单力孤,要想带走奇妖,已是妄想,然此刻奇妖终究在阁下囊中,阁下若有所求,或可告知,若是合理,某等必当满足,如此,既不伤阁下颜面,又与阁下好处,且不耽误我等争锋,可算两便。”

    冯西风对奇妖志在必得,宁肯作茧自缚,自废神功,又如何肯在许易身上,将好容易达成的协议,就此毁弃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谈事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许易微微一笑,伸手豁然朝乌程侯指去,“既然这位一再向薛某发难,若不和此人酣畅淋漓战上一场,某心何甘。话说明吧,薛某无所求,补妖不过适逢其会,得与不得,全看天意。眼下,既然你们划下道了,某接招就是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冯西风,姜家二爷心中齐齐一安,皆目视乌程侯,言未出,意已到。

    乌程侯气闷不已,他并非惧战,而是不愿意这般身不由己,被人一步步牵着鼻子走,”既然如此,某下场便是!“

    许易先前展现的身手虽然惊人,乌程侯却自信自己绝非妖无悔,文瘦鹤可臂,家传绝学,九龙合璧,未必在那古怪气圆之下,凭借一个大境界的碾压,他不信正面对攻,自己会阴沟翻船。

    除了胜负上的计较,杀子之仇,不共戴天,今日一战,灭杀小贼,正好告慰爱子在天之灵。

    却说,乌程侯话音方落,许易运转真气,向东南方急掠,“且随吾来。”

    众人原想着,他是要转移战场,岂料这一挪移,竟过里余,亦不见其停步。

    乌程侯仰天长啸,”鼠辈,实话告诉你,某座下机关鸟,还余八千余里的里程。你若想耗光某胯下机关鸟的能量,我奉劝你收了此心,堂堂正正和某一战吧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