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四百章 以一敌三

第四百章 以一敌三

    许易远遁,乌程侯紧追不舍,鹿鹤二老服下丹药后,伤势迅速有了起色,羞愤交加,使出全力,于后追进。●⌒,.

    不多时,三人便转出这片莽林,眼前地势陡阔,竟是一个峡口。

    一望无际的江水从峡口处转出,奔腾西下,两崖险峻峥嵘,如峰插天,山势浩大,奇伟。

    一路向东南,至此路竭。

    路虽竭,许易不惊反喜,瑞鸭郑重之言,他听进心来,却始终有着怀疑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才确信无疑。

    此地山环水抱,能高能低,能隐能伏,若要脱身,唯此最佳。

    许易沉凝心神,送目四望,搜寻生机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始终不向江面,乃是清楚,有冯西风,姜家二爷这等级数的强者在场,下水不是寻生,而是赴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冯西风,姜家二爷的警惕之心,也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疤面道人行为诡异,名为邀战,始终遁逃,或许遁逃只是一种战术,谁敢保证此人心中没存了溜号的打算。

    此间山峻水险,若有稍微松懈,没准真让此人走脱,那可就贻笑大方了。

    乌程侯也窥出端倪,冷声道,“小子,是你约战与我,却始终遁逃,某不知你是迎战,还是伺机遁逃。“

    不似冯西风,姜家二爷,心有成算,并不显露,乌程侯却是直接喝破。

    一声既出,引得满场众人警惕,不知觉间,众人各自散开,隐隐组成了硕大的包围圈。

    许易暗叫苦也,口上却道,“战阵之道,胜者为王,你姓萧的依多为胜,莫非要薛某站立不动。任你攻击。旁人或可言薛某战法有瑕,不知你萧某人如何来得底气敢放此言,某真替你那横尸的六条走狗而不值。”

    论斗嘴,许易怕得谁来。

    乌程侯几欲吐血。熄了舌战心思,大手一挥,三人同时朝许易包夹而来。

    许易身形一闪,踏步入水,脚下真气涌动。轻松悬浮水面。

    水有浮力,助力虽不及陆地,却远胜悬浮空中。

    许易方腾身入水,便听冯西风朗声道,”要战便战,绝不许没身入水。”

    他不怕许易突然躲入水中,精妙的感知力,和手中神意剑,足以保证他及时翻转局面。

    然而,他却不得不担心许易借着缠斗。腾身入水,如此一来,不住下潜,改换方向,他感知再是精妙,却也有极限,更不提水中多有潜流,暗穴。

    故此,冯西风势必从一开始就断绝许易入水的念头。

    许易来不及叫苦,乌程侯三人已杀至近前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。这回竟是许易先动手。

    左掌先以藏锋式,送出三道气圆合力,直攻鹿鹤二老,气圆放出。左掌撒开,指剑如雨点飚向正挥掌迎接气圆的鹿鹤二老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右掌不住化圆,任由一道道气圆护持己身。

    转瞬,乌程侯那威能绝大的气锥,又已迫来。拉得空中如吹响了汽笛,相隔三丈,江面都被这恐怖的气锥拽起了长达尺于的水幕。

    三大凝液合击,上天无路,入定无门,乌程侯已吃定了许易,心道这一击后,胜负当分。

    岂料,他这费了老大力气,才凝结的煞兵,竟又被那疤面小儿古怪的圆圈引得偏离了轨道,最终擦中江面,炸起老大一片水雾。

    这一幕,原也在乌程侯的设想之中,他用这恐怖一击,吸走小贼的气圆,后面的事便简单了,由鹿鹤二位凝液强者收割近乎不设防的小贼性命,不啻于板上钉钉。

    可现实的一幕是,小贼狂飙的指剑,竟逼得鹿鹤二老只有招架之功,绝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指剑,气海中期之境,尽皆拥有的最简单粗陋的本事,此时,却压得两位凝液境强者抬不起头来,这一幕若非亲见,乌程侯绝难相信。

    原来,许易早有方略,先前的一招藏锋式,成功收割六条性命,与此同时,也重伤了鹿鹤二老。

    此刻,遭遇他合围,他很清楚乌程侯的盘算,很快便在心中想好应对之法。

    乌程侯未遇重伤,甲胄齐备,要想攻击极难,防守重点便落在他身。

    至于鹿鹤二位长老,才受重伤,即便身负宝甲,也定已残破。

    而无宝甲在身,未修有类似不败金身玄功的强者,几乎无法防御真气之威。

    如此,许易便选择了速度和密度组合最佳的指剑。

    若是旁人,想要以剑雨威胁凝液强者,乃是痴人说梦,偏偏许易乃无量之海,真气催动,五指岔开,指剑如雨飚落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鹿鹤二老哪里还来得及攻击,只余自保之力,而无招架之功。

    许易一边压制鹿鹤二老,一边又催动真气化圆,护持己身,身形展开,在湖面之上,溜来滑去,感知却全面外放,仔细探查。

    不多时,目光在西边峡口断崖处落定。

    此处是一个巨大的开阔口,奔流的湖水,在此处陡然收窄,和下方形成一个足有十数丈高的落差,飞流万钧,煊赫崔嵬,呼啸而下,竟成一处巨瀑。

    许易心中狂喜,面上却丝毫不显,甚至身形反倒故意放缓,小心地和三人周旋。

    乌程侯气闷不已,只觉自己成了天大的笑话,三大凝液奈何不得区区一位气海后期,想想都恨不能一头栽进这湖里。

    鹿鹤二人同样压抑非常,素来自命不凡的两人,竟被一位气海境强者,以最微不足道的手段,死死压制住,鹿鹤无用的名声,不日必将轰传神京。

    就在二人焦躁之际,一道朦胧声音飘来,“愚哉愚!难怪白发苍苍才修至凝液,对敌之时,竟是半点通变也无。乾变坎,坎便离,何其易矣!”

    此话入耳,二人如醍醐灌顶,“是啊,作甚要站在一个方位,疤面小儿指剑再是迅疾,单手攻击方位有限,只需分开,他的指剑铁定难以兼顾。”

    当下,鹿老一咬牙,推出两道气墙,鹤老身形电闪,划空而去,同乌程侯,鹿老呈“品”字站立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许易指剑再急,却也只能维系一人。

    他暗道不好,三凝液对一气海,纵使他有天赋之才,也是枉然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