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四百零五章 暗山

第四百零五章 暗山

    又待片刻,许易伸手抓拿一条肥鱼,却又朝自家口中伸去,夏子陌芳心暗恼,本不欲动,然饥渴实久,馋虫又被这鲜美的烤鱼彻底勾引而出,腹中饥火熊熊,哪里能够压制。▲∴▲∴,

    夏子陌顾不得矜持,俏脸恨不得缩进脖子里,坐起身来,伸手朝鱼架掏去。

    岂料,他这一动,反倒惊醒了许易,慌得他连忙朝夏子陌玉手抓去。

    双手触碰,宽大的温柔和纤弱的冰冷交叠,许易赶忙松开,伸手抓过一条肥鱼,朝夏子陌递来,心中万分羞赧。

    他虽是堂堂男儿汉,于男女情事,却甚是传统,若未挑明关系,他还能稍稍豪爽。

    然则此刻,他已将夏子陌栓在了心头,内心越发纤细敏感。

    岂料,他才将金黄烤鱼递来,夏子陌羞红俏脸陡然挂满寒霜,猛地站起身子,便要冲出洞去,争奈受伤实重,纵使极品丹药神效,也不过回复万一,未及错步,便陡然摔倒。

    许易赶忙扶住,心中莫名其妙,待见夏子陌煞白的面孔,心念一动,立时明白,她误会了,正待分解,惊变陡生。

    洞窟之外,忽的传来巨大的响声,像是天雷珠在爆炸,随即,眼前的瀑布陡然震颤。

    许易心中大惊,转视夏子陌,肃声交待一番,放下几粒极品丹药,随即冲出洞窟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时间倒回!

    姜家二爷从瀑底飞回,其情状惨不忍睹,以姜家二爷的绝世修为,还落得这般下场,旁人哪敢再追进瀑中。

    众人正茫然四顾之际,文家老祖踏空登临,抚弄三缕长须,不见丝毫出尘,更增猥琐之气,朗声道。“疤面小儿已至绝境,尔等束手无策,总该避退,换老夫出手了吧。”

    一路追进。文家老祖始终贼心不死。

    这回,他不止对那奇妖感兴趣,更对那疤面小儿生出了浓厚的兴趣。

    纵使两般皆不提,只为赢得妖骏驰的心誓,他也必须取走那疤面小儿的头颅。

    却说文家老祖再度现身。场面又是一乱,冯西风冷声道,”文祖堂堂感魂老祖,言出法随,岂能出尔反尔。小贼不过占着地利,逞一时之快,犹如狡兔入窟,某等稍稍费力,还能让其逃脱不成?“

    “文祖堂堂高人,如此行事。不怕为天下笑?“

    才服药完毕的姜家二爷,在随侍的伺候下,更换着华服,冷声笑道,言语之间,竟无丝毫恭敬。

    文家老祖大怒,“姜家小儿,欲寻死耶?”

    堂堂感魂老祖,再是谨慎,亦有其威严。

    文家老祖双目如电。瞳间霍霍,动人心魄,姜家二爷被盯得头皮发麻,竟忍不住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一步方退。姜家二爷老脸烧红,生出万般羞愧,心中暗恼,一步之差,和这老贼竟是天堑之隔。

    “想要本座性命,文祖来拿便是!”

    姜家二爷冷哼一声。掏出一枚传音球,掌力暗吐,传音球陡然发出一道沉闷而飘渺的声音,“一别经年,文兄风采依旧,着实可喜可贺。听舍弟传讯,文兄竟与小儿辈争锋,姜某只当笑谈。文兄切莫忘记,一甲子将至,暗山开启在即,窃以为文兄于此时分心,实属不智。倘使文兄只是技痒,可与舍弟言之,姜某必不辞万水千山,亲至文兄府前,请赐高妙。”

    声自传音珠而来,才入耳来,满场众人自凝液以下,无不口角溢血,纷纷封闭耳膜,运功抵御。

    强大如冯西风,亦听得俊脸煞白,胸中烦闷,几欲吐血。

    外行看热闹,内行观门道,文家老祖心中惊惧已极。

    隔物荡魂,这可是传说中感魂后期的境界。

    姜白王久不出世,岂料悄然间,竟已踏入如此恐怖的境界。

    当今之世,恐怕也只有道衍,战天子寥寥数人,才可与之匹敌吧。

    念头到此,文家老祖顿时为之黯然,气势陡然消减。

    感魂后期的恐怖,非是他能度量的,纵使有妖骏驰的心誓,二者合力,也绝难与姜白王抗衡。

    “既是姜兄发话了,文某就卖这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文家老祖冷哼一声,踏空而去,行至半途,悚然惊醒,暗叫惭愧,自己怎能为其一言所屈,岂非忘了武者的勇猛精进之心。

    然话已出口,再行折返,徒惹人笑,他打定主意,还是隔远旁观,只能寄望于那始终滑不留手的疤面小儿能继续创造奇迹,唯有如此,才有他文某人出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靠着姜白王逼退了文家老祖,所有人都意识到问题麻烦了。

    文家老祖贼心不死,倘使不能迅速擒获疤面小儿,难保其再度插手。”姜兄,不知瀑内情况如何,可否组织强攻!“

    冯西风传音道,”不满姜兄,疤面小儿难斗,此辈不除,你我皆难心安,不如你我两方联手,战果共分如何?“”冯兄倒是好算计,冒险入瀑的是姜某,受伤的是姜某,逼退文家老儿的还是姜某,冯兄大口一张,便要占去一半的好处,这等豪气果不负剑王之名。只是冯兄别忘了,群雄环视,先前议定的七方争胜之决议,依旧有效,倘使你我联手,难保被群起而攻,别忘了文家老儿依旧贼心不死,我等联合,必然……“

    “你六我四,若再多言,这份买卖咱做不成!”

    冯西风剑眉清扬,凝视着姜家二爷。

    “如此,姜某应了冯兄。”

    滔滔不绝摆出诸多理由,归根结底,还是为了多吃多占。

    冯西风和姜家二爷皆是聪明人,都看明白了,眼下最有可能擒获疤面小儿的,就是彼此。

    合则两利,斗则两害的道理,谁都明白。

    兼之如今的局面已渐渐脱离了二人的掌控,合作共赢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二人神交才定,诸方人马却先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有招来麾下口才极佳之辈,高盛怒骂,上自无极观,下至疤面道人,极尽嘲讽侮辱之能事,明显打的是激将的主意。

    此想法不能说不妙,当今之世,武者最重门派威名,为一辱之词,激起恶斗者,数不胜数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  下个月会争月票总榜,月初会发月票红包,江南恳请大伙儿把月票留给凡间,三月一号凌晨,与您不见不散~sf09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