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四百零九章 以彼之道

第四百零九章 以彼之道

    满场瞬间哗然,姜家二爷的眉头险些掀飞,姜南浔近乎呆滞。”此人到底修的什么玄功!“

    无数人在心底喝问。

    这一刻,便连远在十数里外,苍松之巅的文家老祖也怔住了。

    初始,他亦以为许易修行的绝对是他文家的不败金身,可眼前的气象,分明颠覆了他的认知。

    姜南浔的四象杀阵,虽隔极远,文家老祖亦看得分明,其中之恐怖,绝对不在煞兵之下。

    而要抗住煞兵之威,不败金身非修行到第五转不可。

    然不败金身修行到第五转,必然已到凝液之境。

    眼前的疤面小儿,分明只有气海巅峰的实力,显然,此神功虽近不败金身,却决然不是。”道衍的符篆之术,果然有夺天地造化之奇,难怪先前能挡某一剑,嘿嘿,战吧战吧,待到符篆之力耗尽,倒要看这疤面小儿如何脱身!“

    冯西风把臂冷笑,自以为堪透关窍。

    “真他娘的够劲!“

    服下丹药,许易好整以暇地查探自己的伤势,皮肉几乎尽毁,整服胸架几乎破烂,筋络也有多处断裂,腹脏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深受重创,许易不怒反喜。

    超级修行,带来了预想不到的好处,一如他的不败金身第三转,不败金身第四转亦有大幅度增强。

    如此狂暴的威力,竟不足以威胁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浔儿,一鼓作气,还待什么!”

    姜家二爷暴喝一声。

    姜南浔豁然惊醒,丹田震动,双臂急推。一道,两道,三道气墙。瞬间催生,连续三道气墙过后。姜南浔灵魂深处阵阵发虚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三位紫衣大汉亦拼尽全力,压榨着气海,各自推出三道气墙后,东,南方的两位紫衣大汉甚至狂喷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一如前番,十二道气浪被四人交相吞化,转瞬。又是四条更为狂暴的气龙咆哮攻来。

    这一瞬,天地变色,天上的云朵都凝固了。

    许易莫名的兴奋了,他没有再试着击出真气,默运心法,体内奇经八脉尽数跳跃起来,三****豁然贯通。

    不错,许易亦要试试这星移斗转的威力。

    岂料,他方运转心法,气海之中陡生波澜。气海正中那颗灰蒙蒙的太阳陡然迸出耀眼的光亮。

    许易完全不知怎么回事,却已然来不及顾及,双臂急舞。最先咆哮而来的是姜南浔攻出的气龙,竟顺着他双掌筋络一贯而入。

    一条,两条,三条,四条……

    四条气龙转瞬而入,下一瞬,竟出现在许易的气海之中,化作四条游龙,围绕那耀眼的太阳。欢快地游走。

    许易来不及查探怪异,暴喝一声”破“!

    筋络再度沸腾。气海之中,耀眼的太阳再度发灰。四条气龙合二为一,散入奇经八脉,转瞬,又从许易双掌之间腾出。

    狂暴的气流对筋络产生了巨大的碾压,许易只觉还未复原的筋络,又再度撕裂了。

    天地动,苍云乱,一道超过三人合抱的恐怖气龙,才一出世,产生的强劲罡风,便将许易刮退三丈,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,直袭姜南浔。

    姜家二爷动了,双手急搓,煞气凝兵,一柄长达丈余的大关刀,呼啸而来,奈何相距太远,轰得一声,大关刀斩在龙尾处,气龙来势不绝。

    “冯兄救命!”

    姜家二爷疾声高呼。

    冯剑王面色一寒,神意剑绕身一转,无数道乱银闪过,气龙就此肢解,巨大的罡风吹得呆愣原地的姜南浔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惊世骇俗的一战,就此落幕。

    结局之荒诞,惊碎无数眼球。

    冯西风怔怔望着许易,心中默道,”当年的薛慕华也无这般妖孽吧!“

    “此人万万留不得,若让此人成长起来,大越可盛不下他!吾为万千大越修士除此贼!”

    文家老祖倒生出匡世济民的胸怀。

    许易无意杀伤,若真杀伤,当是时,姜南浔心神俱惊,一道指剑便能取其性命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他只为争胜,不结死仇,毕竟姓姜的背后还有姜家二爷这等庞然巨物。

    之所以依旧击出气龙,正为逼姜家二爷出手,孰料,还将冯西风拖下水来。”姜主座,冯剑王好手段,能得两位凝液至强者出手,实在是在下的无上荣光。”

    许易好整以暇地往身上套着崭新青衫,微笑说道。

    刷的一下,冯剑王始终古井不波的面皮,腾起一波嫣红。

    姜家二爷老脸也是一黑,恨恨瞪着许易,鼻子几要喷出烟来,终究发不得一言。

    八方争胜,共约规章。

    其一,不得使用兵刃,空手相搏。

    其二,战阵一起,生死勿论,纵使身死,外人亦不得插手。

    多方约誓,几近歃血为盟。

    此刻,姜家二爷和冯剑王的行为,可谓两禁皆犯。

    “姜主座,冯剑王,咱们有约在先,二位违禁在先,当退出此次争斗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,君子之约,不可因人而废!””诸君多虑,姜主座,冯剑王何等人物,岂会出尔反尔!“”是极是极,吾等共约,谁人敢不遵守,吾等共击之!“”…………“

    许易这个梯子递得太妙了。

    八方争胜,本就是暗战的产物,众人何曾心齐。

    彼时,为逼退文家老祖,冯剑王,姜家二爷不得已,才要收束人心,冯西风甚至不惜弃用神意剑,才勉强弄成这么个联盟。

    此刻,姜家二爷,冯西风违背誓约。

    众人得了机会,哪里还会客气。

    此间就属这二人修为高绝,争胜的可能性最大。

    若是能将二人排出,真真符合各方利益。

    于是乎,许易的梯子才搭好,无数人嗷嗷叫地往上冲,巴不得将姜家二爷,冯剑王踹下去。

    姜家二爷面沉如水,冯剑王脸挂寒霜。

    二人纠结、气闷到了极点,偏生难出只字片言。

    想以力压服,不远处还有文家老祖一旁窥视,一旦二人敢用此招,等若是帮着文家老祖打开了封禁。

    二人对视许久,冯剑王忽地哈哈一笑,”诸君之意,我已明了,虽然冯某救人心切,到底违约在先,今次的争胜,冯某退出就是,不过,冯某和这疤面小儿,有私仇在先,倘使诸君皆不敌这疤面小儿,那就莫怪冯某出手。“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