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四百一十一章 步步紧逼

第四百一十一章 步步紧逼

    二人本就心沸如煮,妖月散人这般看来,正如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二人齐齐冷哼,妖月散人赶忙偏转视线,暗叫棘手,朗声道,”姜主座,冯剑王皆是当世君子,我辈楷模,尊驾何必横生枝节,还请遵照约定,将奇妖交出。“

    许易道,“我之好心,尊驾何必作歹意,我只是替尊驾担心,若我将奇妖取出,冯剑王,姜主座骤然出手,尊驾该如何是好,不如我来作这恶人,替尊驾一问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阁下何必多事!”

    妖月散人声音小了不少,摆明了顺水推舟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他岂敢弄险,姜家二爷,冯西风若真起歹意,如之奈何?

    眼前这煞星搅上一搅,若能以言语僵住对方,亦是好事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冯剑王,姜主座,敢问二位此刻可还惦记奇妖,二位神功无敌,若真要出手,旁人也阻拦不住,相信二位定是言而有信,自顾身份之人!”

    自打被许易引进坑后,冯西风已心如乱麻,恨意如海。

    适才,满场乱战,冯西风内心深处,同样天人交战,一边想狠下心来,冲入巨瀑之后,擒走奇妖,一边又担心引动文家老贼出手。

    心乱如麻,痛苦不堪之际,乱战分出了胜负,冯西风纠结愈甚。

    岂料,此刻,那该死的小贼又再度戳中了自己的伤疤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何意?我倒想知道,你磨磨蹭蹭,不肯将奇妖交出,是否存了别样心思。”

    好个冯剑王,到底精修剑道,危急关头。还能化攻为守。

    正如许易料定冯剑王志在必得,冯西风也瞧明白这小贼对那奇妖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果然,此问一出。妖月散人立时被引走了注意力,怒视许易道。”还请尊驾将奇妖交出,是安是危,自有鄙派护持,无需尊驾操心。“

    许易道,”再听某一言,是成是败,某定不废话。“

    妖月散人冷道,”有话速言。“

    许易忽地朝冯西风微微一笑。笑得后者脊梁骨发寒,“冯剑王何必挑拨离间,某可对天盟誓,倘使某对奇妖还存占夺之心,便让无极观威名扫地。不知冯剑王可敢以尊师令名,如某一般起誓。”

    “毒,太毒了!“

    姜家二爷暗暗咂舌,多少年了,没见过这般人物,对敌人狠。对自己更狠,冯西风何等天才,遇上此人。竟处处缩手缩脚。

    冯西风的心都碎了,甚至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判断力,要么是眼前这疤面小儿疯了,要么是自己疯了。”怎么,冯剑王不敢!“

    许易步步紧逼。”大胆!“

    冯西风的随侍锦服青年挺身护主,”我主之师,何等尊贵,岂能以之盟誓,小儿不识尊卑。岂敢攀诬……“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道恐怖气龙袭来。唬得锦服青年慌忙住口,冯西风神意剑方要闪动。那气龙竟凭空自消。

    许易抱臂冷道,“我和你家主人说话,岂有你这奴才插话的份,冯剑王果真好家教!“”退下!“

    冯西风冷喝一声,锦服青年仓皇而退。

    高傲如冯西风,何时需要下人护持。

    羞怒交集,冯西风死死盯着许易,一字一顿道,”奇妖我战宗要定了,妖月,你开价吧!“

    思来想去,冯西风发现被这该死的小贼逼入了死胡同,与其违心受辱,不若开宗明义。

    我是谁,我是堂堂大越剑王冯西风!

    狂傲一起,冯西风神采飞扬。

    妖月散人惊骇欲绝,惊声道,“冯剑王这是何意,莫非要豪夺!”

    冯西风无惊无喜,淡然道,“某说得还不够清楚么,妖月开价便是!”

    “啊哈,这是谁这般豪爽,妖月小儿,老夫替你做主了,战宗向来豪富,你何必缩头缩尾,一口价三千万金!”

    一人踏空而来,放声长啸,声震四野,不是那始终作壁上观的文家老祖又是何人。

    冯西风食言自肥,文家老祖的约束自然不在。

    妖月散人叫苦不迭,前门拒虎,后门迎狼,一场辛苦,是为谁忙。

    “首座,何须忧虑,我上三天又岂是好惹的,别忘了,师尊出关在即,有人愿试师尊三载闭关之功,你我又何必苦拦。”

    一位黑服劲装大汉上前一步,朗声道,“文祖建议得好,既然冯剑王豪气干云,首座还当成人之美才是,一口价,三千万金!”

    此人正是上三天掌教千机子高徒,有感魂老祖为后盾,心气自非妖月散人可比。

    “聒噪!”

    神意剑银光连闪,黑服劲装大汉未及反应,极品法衣瞬间米分碎,周身不着片缕,赤条条的身子,却是毫毛未伤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黑服大汉狂叫一声,从须弥戒中唤出衣衫,正待加身,银光再闪,手中已剩碎片。

    黑服大汉惊怒交集,面对着指指点点的女修,羞愧难抑,急急撤回阵中,再不敢现身。

    “冯剑王这是何意!”

    妖月散人面黑如炭。

    黑衣大汉到底是掌教高徒,众目睽睽,竟遭如此奇耻大辱,他若再退,上三天颜面何存。

    “你说何意,便是何意,速速开价!”

    冯剑王剑眉轻扬,竟不拿正眼看他。

    “还开何价,正如我师弟所言,一口价,三千万金!冯剑王若出的去,鄙派割让便是。”

    妖月散人的火气终于被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给脸不要脸,这脸冯某便不给了!”

    轻声说罢,冯剑王双掌一撮,神意剑毫无征兆地冲许易斩落。

    许易身形电闪,却终究快不过剑光,竟被银光直接劈中,肩头豁然开张,半扇肩胛骨直直劈开。

    许易冷笑一声,竟似毫不在意,“妖月散人,且随吾入瀑,擒走奇妖,还请贵派,谨守门户,莫给外人可趁之机。”

    自上回受了冯剑王至强一击,许易早就意识到铁精对这同为铁精锻造的神意剑,有极大的吸附作用,和冯西风周旋之际,便暗扣了铁精在手,此刻,冯剑王骤然出手,攻击虽烈,已难对他造成致命伤患。

    妖月散人大手一招,怒声道,“众弟子听令,稍后我入内,尔等皆于外布阵,谨守门户,对敢乱入者,格杀勿论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