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四百一十三章 千剑

第四百一十三章 千剑

    “老贼厉害,秦老,狂狮,风爷,张主座,我等不上,还待何时!”

    妖月散人狂声喝道,“其余人等,对付姜家小辈,此辈决然无有吞化兵气之神功,各自结阵,以血器剿杀之。“

    妖月不愧是七方争胜的最后夺魁之人,精擅战阵,长于指挥。

    他适才所点四人,俱是场间仅余的四大凝液强者。

    这边厢,秋月散人调配有方,众人分两拨为战,凝液以下,去攻姜家众人,凝液以上,合围姜家二爷,大战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那边厢,许易和冯西风的战幕,也随之揭晓。

    许易很烦,绞尽脑汁,才挑拨得双方扯破面皮,一场恶斗,万万没想到,冯西风竟连主战场也不顾及,********奔自己来了。

    几番争斗,有铁精护身,许易已不畏惧冯西风。

    他恼火的是,明明只须坐山观虎斗,却又被扯入战团。

    冯西风来势极快,同是无量之海,许易有归元步,冯西风有境界碾压,飚行速度,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许易未逃出五十丈,便被赶上,神意剑一阵乱转,无数银光闪过,许易身上再添无数可怖裂痕。

    “小辈,我本不欲杀你,是你逼人太甚!”

    冯西风临空独立,墨发飘飘,掌中神意剑光华大作,誓要把半边天烧透。

    许易嗤笑,“剑王剑王,口腹蜜剑之王,老冯,此句不过我随口而言,岂料竟是如此贴合你的脾性,都这个时候了,你我都要分生死了,你竟还是这般虚伪!“

    说话之际,一道又一道的气圆,从他双掌腾出。”分生死?就凭你也配!“

    冯剑王放声长啸。神意剑绕身一转,又一道烂银闪过,许易的气圆才聚,又被冯剑王割碎。转瞬,已遍布裂痕的身体,又添无数可怖裂口。

    “不过仗着一柄破剑,若弃剑不用,你焉能与我争锋。”

    许易开始吃不着葡萄。直言葡萄酸极。

    暗里,他对冯西风的神意剑,推崇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他也苏娜久经沙场,却从来不曾遭遇如神意剑这般恐怖的存在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已修行至气海巅峰,藏锋式的运用也至化劲,再击出气龙,丰沛绝伦,自信便是姜家二爷也绝不敢硬接。

    可就是如此恐怖的招式,在冯西风面前全然无用。

    那把妖孽至极的神意剑。不管你气龙再是凶猛,银光一闪,一切皆消。

    杀意之浓,剑招之快,心到剑到,无可抵御,若是无有铁精,许某人早就丧在剑下了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对手,许易只有耗,耗到他疲了乏了。也许才有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同是无量之海,许易对自己的灵魂强度,有着绝对的自信。”不过仗着一张奇符,我倒要看看这张破符能撑多久!“

    冯西风冷笑一声。潜心运剑,一时间,漫天剑气,几要将半边天空烧燃。

    抵御无用,许易干脆放弃了努力,拼命运转不败金身。与此同时,也试着捕捉这凌厉到极点的剑意。

    十剑,百剑,千剑……

    神意剑宛若赤色精灵,不停地旋转着,一片片的烂银,几要整片苍穹撕裂。

    烂银之中,许易好似一块可以不断联合的玻璃人,一点点破碎,一颗极品丹药后,再一点点粘合。

    然后,再破碎,再联合。

    密集地撕裂,给许易带来了巨大的痛苦,然而身体上的痛苦,却完全被许易心灵上的愉悦所盖复。

    许易能清楚地感觉到,神意剑的割裂,对他身体来了极大的好处,伴随着这无穷尽的割裂,不败金身似乎也在进化。

    他甚至能感受到身体越来越难割裂,复原的速度越来越快,甚至气海深处那颗灰蒙蒙的太阳,也多了些许亮色。

    除了身体上的变换,更让许易兴奋的是,他从一开始就努力捕捉的那一丝剑意,终于有了熟悉的味道。

    原来,初始在许易的盘算,他要耗到冯西风彻底疲倦,再行反击。

    然而,随着手中的铁精越来越热,他心中也渐渐滚烫,一个大胆而奇诡的想法,莫名地从他脑海深处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至此,他开始有意识地捕捉冯西风剑招的轨迹。

    这一捕捉,许易彻底懵了,感知精妙如他,却丝毫摸不着半点门道。

    他甚至没办法感觉,这剑招的来势,真正是起不知其所起,如此奇诡的招数,几乎超出了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许易到底有两世的见识,念头急转,冥冥之中,有了一丝感悟:冯西风的这来去瞬息的剑招,和传说中的无招胜有招的境界极似。

    若其真修炼到此种程度,他要感悟的就不是剑招,而是剑意。

    念头到此,他暗骂自己蠢笨:神意神意,一切奥妙,可不就在这如神之剑意。

    瞄准了方向,许易开始用心体悟,十剑加身,百剑加身,千剑加身,以身为炉,以心为触,任由暴掠剑雨千锤百炼,他只用心捕捉其中的一丝意味。

    渐渐地,许易终于捕捉到了那一丝说不清,道不明的锐利之意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我心唯剑,剑心唯我,一剑既出,斩断一切的锋锐之意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真正的顶尖武学吧!”

    莫名地,许易生出一种浓烈的钦羡。

    文家老祖累了,初始,他有一种观看一出精彩戏剧的强烈冲动。

    偏偏舞台上的两名武生,不停地走着台柱,一圈两圈十圈百圈无数圈,直看得他混混欲睡。

    文家老祖这看戏的都累了,台上唱戏的冯剑王就更了。

    许易猜得不错,他这无双剑术,全在这斩断一切的锋锐之意上,熔己意成剑意,才有了名震大越的剑王冯西风。

    就像人之力有时穷一般,人之意亦有时穷。

    他简直怀疑道衍将无极观压箱底的金刚护体符,交付了这疤面小儿。

    要不,他这足能令感魂老祖逼退,凝液以下无敌的神意剑,怎么千百剑后,依旧无法拿下这毫无还手之力的疤面小儿。

    上千剑后,他那已修炼得极度坚韧的灵魂,都渐渐空虚了。

    对面的疤面小儿却依旧故我,破碎,服药,再破碎,再服药,他真不知道这疤面小儿的须弥环中,到底存了多少极品丹药。

    ps:求月票,现有大量月票红包待领,求带走;电脑端右下角有个红包标识,点开就可以领,客户端,请进入仗义书才页面就可以领取~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