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四百一十五章姜兄救我(祝老狼生日快乐)

第四百一十五章姜兄救我(祝老狼生日快乐)

    岂料,冯西风竟充耳不闻,********奔逃,行动处,墨发飘飘,飘逸形象,倒是不改。

    修行到冯西风这般程度,心性已是极坚,岂会因气而殒身,相比脸面,永远是性命最为紧要。

    此刻,冯西风何尝不认为是奇耻大辱,甚至预料到,将来必因此事,而生心魔。

    可疤面小儿气势已成,自己才失利器,又失手臂,势已失,力将竭,转身而斗,无异于自蹈死地。

    绕行一圈,冯西风竟朝巨瀑奔来,人未近前,却喊出了振聋发聩的一声,“姜兄救我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姜家二爷猛地喷出一口老血,恨不能挥出一掌,将这位冯剑王生生拍死。

    什么叫遇人不淑?什么叫猪队友?

    姜家二爷只觉一天之内,这糟心事怎么全叫自己撞上了。

    说好的姜,冯联盟天下无敌呢,说好的四六分成呢?

    现在倒好,你姓冯的竟混到自身难保,要命的是,我姜某人也被拖得身陷泥悼,脱身不得。

    眼见奇妖没指望不说,还搭进去百枚极品丹药,外加珍贵至极的兄长的一个承诺。

    这会儿,你竟还有脸叫我救命!

    姜家二爷横眉立目,动也不动,倒是那锦服青年护主心切,催动机关鸟拼命赶来。

    而冯西风这一变向,前有巨瀑阻路,近在咫尺,他的奔速自然降下,这一降下。许易便赶了上来。

    但见许易双掌岔开,指剑如雨。直射冯西风头颅。

    冯西风方寸已乱,仓皇之际。哪里来得及反击,竟一把抓过锦服青年,横于身前。

    指剑激荡,瞬间贯穿锦服青年头颅,身死之际,锦服青年头颅歪向冯西风面部,双目之中,满是哀伤,不解。

    冯西风瞧也不瞧。顺手一推,将锦服青年的身体作了暗器,朝许易掷来,口中疾呼,“老祖救我!”

    剑王之名,今日丧尽。

    许易不齿已极,本欲斩尽杀绝,骤闻冯西风呼救,心下一沉。脊上汗毛骤然一竖,避开冯西风兜头便朝巨瀑扎去。

    许易方动,他先前存生之处,一道黑亮气锥凭空而生。竟靠着精妙的感知,险而又险地避开。

    许易一头扎进瀑布,正自庆幸。灵台陡然一黑,巨大的危机感让他脑海险些炸开。强行扭动身躯。

    他身子方扭开,一柄短小儿艳红的小剑。飙射而来,巨大的威压之感让许易的动作都凝滞了,势若奔雷的巨瀑竟如有灵性,在这小剑的威压之下,自动两边分开。

    蹭地一下,小剑自许易左胸洞穿而过,粘稠的血珠竟不受身体控制,朝外飙射。

    许易强忍着剧痛,催动铁精,扎入洞窟,默运玄功,岂料真气未凝,创口再度血崩。

    强提一口气,催动霸力诀,奋起神力,咬碎银牙,这才穿过巨瀑,勉力跃上岸来,不及身形停稳,大手送进四颗极品丹药。

    这才定睛细观,却见夏子陌盘膝打坐,双目闭合,一对斑斓巨翅骤然缩成蒲扇大小,张在肋后,色彩暗淡,伤痕却是不在。

    更诡异的是,夏子陌满是星文的脖颈已光华如玉,一张艳丽无匹的玉颜半片青绿,半边幽红,双色交替,不停变换。

    夏子陌面上的表情,更是诡异至极,时而痛苦,时而舒展,似在修炼,又似进了个玄妙的梦境。

    许易不知其妙,不敢相扰,仔细查探留给夏子陌护身的几件物什。

    极品丹药消失不见,半颗晶石和小焰阵旗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原来,彼时,许易听见外间动静,便猜到众人在挖断巨瀑,若失了巨瀑作为屏障。

    他和夏子陌必成瓮中之鳖,抱着决死一纵的念头,他悍然钻出巨瀑。

    出外之时,他暗中做过计较,猜到众人多方牵制,定然无人敢贸然入瀑,夏子陌暂时的安全定然无忧。

    然为防万一,他毅然将灵石和小焰阵留给了夏子陌,并告知了使用法门,自信以夏子陌之聪慧,定能熟记,活学活用。

    将灵石握紧手来,滴入鲜血,横于身前,催动引灵诀,淡蓝色的灵气,从灵石之中溢出,直直没入三枚阵旗。

    做好此类,许易终于坐了下来,长长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此小焰阵,便是他和夏子陌的最后一道防线。

    他万没想到如此艰辛的一番辗转腾挪,竟又打回了原形。

    的确,他可以凭着过人的智计,三尺不烂之舌,合纵连横,搅浑池水,却拿文家老祖没有丝毫的办法。

    这种境界上的完全碾压,已超出了他腾挪的极限。

    篝火未灭,伸手添一根柴火,一甩袖风,火势顿旺。

    阴暗的石窟内,美人如玉,篝火温暖,许易心中也渐安然。

    他深知,这次想要逃出升天,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前番,他还可以利用七方的贪欲和内部矛盾,合纵连横。

    此刻,众人的注意力必定全朝他汇聚,再无转圜余地。

    更糟糕的还是文家老祖的存在。

    那恐怖一剑,无声无息,比神意剑的攻势更加恐怖,造成的创伤似乎带着某种神秘的力量,寻常伤患,极品丹药,一颗必定安好。

    此伤患重伤之后,非但不能靠对身体的掌控,自由控制血脉,甚至在受创之后,便连真气也能及时调集。

    此刻,他服了四枚极品丹药,伤口才缓缓愈合。

    文家老祖之恐怖,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而最大的问题,还是空间的封锁。

    此洞窟看似避难之所,实则已成绝地,外有强敌,内无退路,真是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。

    虽是绝路,我心安处,便是故乡。

    许易突然有种偿债的解脱。

    天不老,情难绝,心似双织网,中有千千结。

    许易自己也不知道何时就坠入这张网中,越缚越紧,再难脱身。

    或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,在这张网中,他心安然,甚至有些享受,如中最甜美的毒药,不惜拿生命献祭。

    又添两根干柴,许易安静地等待着,等待着天崩地裂的那一刻,心中还默默给自己鼓劲,“不就是一场游戏,进了死关,说不定还能重头开始!”

    视线偏转,落在夏子陌身上,悄声道,”你放心,就是死,我也护你脱身,不用想着替我报仇,用不着,因为老子够本了!“

    ps:祝老狼生日快乐,很老的书友了,官道还在公众章节时,就相遇了,谢谢老狼不离不弃,咱们年年有今日,岁岁有今朝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