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四百一十九章 俯首称臣

第四百一十九章 俯首称臣

    “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啪啪,文家老祖又甩出两记响亮耳光,抽得许易双颊迅速鼓胀起来,顺手将许易的须弥环扯将下来,纳入自己须弥环中。⊙,

    “文祖英明,某不及万一!”

    冯西风疾声高呼,心中激荡已极,如此反转,完全挑战他的神经。

    文家老祖念头一转,冲冯西风招手,“累你受苦,也好,且来出口恶气!”

    昔日冯剑王,今朝门下狗,文家老祖也极是不齿此人,然此狗无家可归,收入门下,未必不能看家。

    冯西风等的便是此刻,蹭地一下入内,狞笑地望着许易,双眸之间,无穷无尽的怨毒几要溢出来。

    “有仇报仇,有怨报怨,愿入者皆来。”

    文家老祖大手一挥,气势十足。

    小贼,奇妖皆入手来,即便是姜白王等人此刻就赶来,也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得了全部的彩头,文家老祖不介意做些人情。

    听闻此言,无数人涌动。

    适才,众人感叹疤面小儿为人奴役,但心中怒火丝毫未灭。

    更何况,入得洞窟,便能近距离观赏奇妖。

    如此绝世妖物,就算不得,靠近看看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洞窟狭小,来六七人便罢。”

    文家老祖大袖一挥,一道罡风顿起,修为差的立时便卷飞,气海中的强者也只能勉强定住身子,独独妖月散人,姜家二爷,狂狮等数位凝液境强者,外加重伤复原的姜南浔,顶着罡风,踏空而来。

    入得洞窟,众人皆狞笑着朝许易行来。

    “我愿出十万金,阉割此獠!”

    姜家二爷慨然道,“不知老祖意下如何!”

    姜家二爷尊贵半生。兼之又有个感魂大能做兄长,纵横半生,不曾伤过片缕。

    今次,却在许易手下。重伤而归,一想到自己从瀑底晃晃悠悠沸腾而上,浑身焦黑,满面惨淡的景象,尊贵不凡的姜家二爷便从灵魂深处不自在起来。

    他性本乖张。此刻得势,岂能不出口恶气。

    “哈哈,可也!”

    文家老祖欣然答应。

    “某来!”

    姜南浔怒声道,竟丝毫也不嫌此为下作。

    一边的夏子陌要急疯了,娇艳如花的脸上挣得青筋遍布,依旧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下辈子再留这玩意!”

    姜南浔狞笑一声,银刀方要下去,许易胸前忽地冒出诡异的淡蓝色光芒,一根诡异的灯芯毫无征兆地飘在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微微一怔的功夫,灯芯猛地一爆。紧接着眼前一红,凄厉至极的惨叫还在喉间,未及迸出,耳畔先听到数声痛苦的嘶嚎。

    许易长长舒了一口气,汗液布满了背脊。

    他在弄险,拿自己的性命作赌注。

    他自知必无幸理,却还得拼死给夏子陌闯出一条出路。

    显然,文家老祖,冯西风,姜百侯这些强者。则是最大的威胁,尤其是文家老祖,这是绕不开的致命威胁。

    许易要想夏子陌活,则必须毁掉文家老祖。

    若是动武。定然半点胜算也无,唯一的希望,还在小焰杀阵上。

    正因为亲身尝试过,所以许易深刻地知晓此阵的威力,不管成与不成,这也是他的最后一搏。

    早在姜家二爷等人费尽心力开凿巨瀑之际。许易便催动引灵诀,牵引灵石之中的灵气,没入阵旗之中,随后,便将灵石潜入石壁,涂上灰层,三枚阵旗,直接贴身藏了,做好催动小焰阵一切能提前做好的准备。

    巨瀑消失,文家老祖巧舌如簧,自以为说动许易,岂不知许易根本就非出自无极观,一身秘密,露则必死,岂会被文家老祖说动。

    最后的躬身相迎,不过是引文家老祖入洞,他甚至都猜到入洞之后,文家老祖必定立时翻脸。

    及至此处,一切皆在他的预料。

    而至此处往下,则是他用生命进行的一场赌博。

    许易赌的正是文家老祖擒他之后,不会立时便杀,甚至不会破碎自己的丹田。

    而他的筹码,正是他那种种诡异的神功,超凡的感知力,超乎寻常的极尽速度,以及破碎神意剑的法门。

    他相信只要是武者,就不会对这些毫无兴趣。

    文家老祖自然对这些有兴趣,然让他擒住许易不杀甚至不破碎丹田的根源,还在于许易毁了他的法器。

    能抹去他在法器上阴魂之力的,那该是何等秘术,文家老祖甚至可以放弃奇妖,也一定要得到这件秘术的。

    许易的躯体可以虐残,但丹田和阴魂,必须保全。

    许易赌赢了,赢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赌胜之后,剩下的便简单了,他只需要暗中催动阵诀,一切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但他万万没想到文家老祖竟是这般阴损,拿他躯体作了邀买人心的手段。

    只差一分毫,阵诀若未催动,他可就失了****。

    极品丹药能复原筋骨,脏器,却未听过能复原****的,这物件真正失却不得。

    间不容发之际,阵诀催动完毕,胸前毫光一闪,三枚灯芯腾出,洞窟之内,大火漫灌。

    “杀阵,竟是杀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文家老祖惊恐欲绝,一声未罢,便被这惨烈的焰火烧得哭号起来。

    连文家老祖这感魂大能都硬抗不得,余者众人可想而知,惨嚎之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许易恼姜南浔至极,当先就将一根灯芯送到姜南浔身畔,烈火交融之际,姜南浔立时便被灼瞎了双眼。

    扑倒在地不住惨嚎,而也正是这一扑倒,浪费了最后的机会,转瞬便被火焰烧透了皮骨,焚化了脏器,一缕阴魂来不及冒起,便被这汹汹地火吞噬干净。

    其余众人,倒是应了那句老话,大奸大恶,必有大智大勇。

    地火焚烧,钻心之痛,众人察觉出这杀阵自带禁锢之力后,竟强忍这难忍之痛苦,往口中倾倒大量的丹药,随后各种法衣,铠甲,不要钱的往头上笼罩。

    可怜冯西风被许易夺去须弥环,无有遮拦,更无补充,稍稍挣扎片刻,左冲右突,不得脱离焰火,仰天怒吼,不甘之意直冲霄汉,嚎声未绝,人已化作飞烟。

    文家老祖亦急急罩上一件金光灿灿的披风,整个人缩了进去,掏出几个墨绿色小瓶,不断往口中倾倒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