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四百二十一章 对赌(贺小婼卡卡西萌)

第四百二十一章 对赌(贺小婼卡卡西萌)

    不败金身再是强大,亦有极限。

    令人牙酸的一幕出现了,他竟托住肠子打一个结,生生塞进了腹腔。

    如此惨烈的一幕,让不少强者直接呕了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来不及围剿许易,尽皆朝瀑底飞去,希图沿岸搜寻夏子陌的下落。

    许易拼死相送夏子陌,岂能让众人得逞,身体的可怖伤势,已不在他注意之中,掌中骤然多了两把古朴宝剑,不是听涛双剑又是何物。

    须弥环都送给了夏子陌,他唯独将此对宝剑取了出来,正为此刻应对敌手。

    他如今已至气海巅峰,真气雄浑远超想象,拼尽全力催动之下,两把听涛剑陡然化身两道长虹,忽东忽西,忽南忽北,谁离水面最近,长虹便向谁扫去。

    此刻,群雄之中,凝液境以上基本都丧在小焰阵中。

    余众即便天赋英才,又怎和许易抗衡,丰沛无双的真气配合听涛剑的兵精之烈,绚灿的剑虹杀力惊人。

    霎时,便有数人被剑虹擦中,那位几乎已擦着水面的白胡老者,竟直接被剑虹贯胸而过。

    至于旁人的攻击,许易全然不顾,浑身浴血,简直快要看不出人形,唯一的执念便是无论如何不让任何人接近水面,为夏子陌的赢得最大的时间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西北天际的那道长虹滑至近前,一个火红的人影现出真容。

    “老祖!”

    上三天众人齐齐恭身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上三天掌座,感魂大能梵摩苛,三十四五年纪,白面无须,衮服华冠,一双淡然的眸子,如两道深渊。不可揣度。

    坐下一条七头巨蛇,那巨蛇长达十丈,背生一对长达一丈的黝黑双翼。

    大日尊主至此,上三天众人似来了天大救星,领头之人急速而简略地通报了状况。梵摩苛双目在许易面上一瞟。一道神念杀来,许易灵台一震,身子微微晃动,迎上梵摩苛射来的双目,“入你娘!”

    许易自知不活,巴不得将所有的注意力都引到自己身上,别说梵摩苛。就是玉皇大帝来了。他也敢骂。

    简洁而直白的侮辱,冲得梵摩苛的高冠险些顶了起来。

    想那梵摩苛双亲过世不知多少岁月,他煌煌神功既成,视芸芸众生如蝼蚁,他若现身,迎来的俱是顶礼膜拜,何曾有人敢这般无礼。

    然则,梵摩苛何等城府。竟不去管许易,双手连掐法诀。霍然暴喝,“溯源!”

    霎时,一道黑线竟直直朝巨瀑钻去,落点正是许易掷夏子陌入瀑之地。

    许易惊怒交集,大手一挥,引灵诀催动,拼命抽调最后的灵力,霎时,环绕周身的火线,陡然暴涨,直朝黑线射去,一触而断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梵摩苛白皙而淡然的脸上写满了震惊。

    许易能抗住他的灵魂攻击,已让他震骇,此刻他的溯源秘术,竟被对方的火焰一烧而断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莫非闭关数载,这大越的修炼界已出现了如此巨大的变化么!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天边竟传来一道闷如滚雷的长啸,“杀阵,竟是杀阵,此界如何会有杀阵!”

    啸声未落,一道人影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,一个阴柔到极致的黑服男子,似乎从虚空中踏临而来。

    “姜白王!”

    梵摩苛的眉头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黑服男子却看也不看他,双手一合,许易周遭猛地一紧,竟不得动弹,心念动处,火焰重新绕体,禁锢之力骤然消失。

    “好个杀阵!果然有些道行!”

    黑服男子微微一笑,目视全场,忽的,细细的窄眉合拢,“二爷和公子何在,文祖何在?”

    一众姜家子弟尽皆躬身,几名姜家子弟浑身巨颤,竟从机关鸟上跌落下去。

    姜白王心中猛地一沉,怒喝道,“明义,速速道来!”

    姜家阵营中领头的紫服中年浑身一颤,指着许易,牙齿哆嗦的厉害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许易冷笑道,“姜白侯,姜南浔罪孽深重,某已替姜施主超度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才落,烧透半片苍穹的小焰阵,就此熄灭。

    晶石在许易掌中碎去,三枚阵旗,也赤红转作浅红,显然其中蕴含的地火之精也行将终灭。

    天风猎猎,浩月如血,许易盘膝而坐,心中一片安然。

    夏子陌终究被送走了,小焰阵终结,身体破如漏筛,再无丹药充补,面对两大感魂老祖,已是彻头彻尾的绝境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,姜白王,梵摩苛尽皆弄清了状况,震撼之余,直气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梵摩苛气愤的是,竟有形貌极度类人的奇妖,从眼皮子底下溜走,这是何等奇缘。

    竟有杀阵存于此界,偏偏又在自己眼前永远消弭。

    至于本门弟子之死伤,是丝毫也不曾入梵摩苛胸怀。

    一怒之下,梵摩苛抬手一掌,一根煞气凝结的长枪,攸地从许易胸口前而生。

    许易甚至来不及格挡,但听蹭的一声轻响,煞枪如烟崩散。

    “姜白王!”

    梵摩苛死死盯着姜白王,坐下七头巨蟒似感知到主人的怒意,一声怪吼,风云变色。

    姜白王面如寒冰,从牙缝迸出一句话来,“此孽障杀之岂非太便宜,不让其尝尽世间万苦,怎消我心头之恨!”

    手足,爱子,皆遭屠戮,姜白王纵使已修行至感魂之境,心魂也受到了剧烈震动,此恨不消,心魔无穷。

    “想要杀我,你也配!”

    许易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姜白王魂念攻来,直入许易灵台,岂料这感魂境威压感魂以下屡试不爽的手段,竟丝毫无用,犀利的魂念斩在许易细弱的灵魂之上,直如雪剑扎进了火炉。

    梵摩苛冷笑道,“姜兄,现在知晓此子之奇了吧。此人有此秘术,又存死志,定不可遭擒,奇妖被此孽障丢进巨瀑之中,已有时日,你我连手搜捕奇妖才是正理,别忘了,只怕这会儿,不少得了信的老家伙正往此间急赶!”

    成就感魂之境者,谁不是天赋之才,心性智计皆是一等一的,姜白王心中痛苦万分,却也知晓轻重,“那就让此贼灰飞烟灭,但肉身之刑可免,阴魂之苦难逃,此孽障的阴魂我要了!”

    梵摩苛轻轻挥手,“从你!”(未 完待续 ~^~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