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四百二十四章 复苏

第四百二十四章 复苏

    星主可是要开启星空隧道!”

    青狐没有立时领命,惊声道,“星主三思,星河隧道奇谲诡异,一旦开启,时空之力乱流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狐狸乃万妖之中有数聪明的存在,青狐虽不知内情,却隐约猜到一二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若是此界之事,以星主的绝世神通,怎么可能抹不平。

    更何况,此刻要调集各方人马奔赴星空河道,摆明了是要集合众力,开启星空隧道。

    “何须多言,速去!”

    夏星光艳绝的玉颜前所未有的冷酷,暗暗祝祷,“开启星空隧道算什么,就算屠灭万界,也在所不惜,陌儿啊陌儿,你可千万不能有事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许易缓缓睁开眼来,眼皮沉重得像有千斤重。

    阳光打在枯黄的稻草上,折出一片暗红,鲜花,芳草混着泥土的香气传来,感官上的信息明白无误的告诉他,他还活着。

    许易没有轻动,依旧老老实实地躺着,记忆不断回溯,慢慢地,他想起了昏睡之前的事,时间似乎过了很久很久,依稀记得自己为夏子陌,正和冯西风等人血战。

    渐渐地记忆清晰起来,可他就是想不起来,自己怎么到了此处,隐约猜到必是夏子陌救了自己。

    暖暖洋洋的晒了片刻,抬起手臂,却觉沉重无比,咬紧牙关,踢开面前的稻草,红彤彤太阳照射进来,眼前的这个世界又鲜活了。

    视野稍稍开阔,他这才察觉自己置身于一个稻草堆中,挣扎得想要坐起。却无比的困难。

    低头查验身体,周身依旧无数的裂缝,被干涸的血迹凝固着。两边肩头仍旧塌陷,胸腹中的洞口也未愈合。小截肠子仍旧外露。

    抬眼望了望西天的阴晕,许易大惊,他竟在此间昏迷了十余天,从月初至月半。

    稍稍镇定,他面上流露出苦笑。

    的确,以他灵魂强度,和身体强度,想要重伤。想要重伤到昏睡十余日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一旦到达这种程度,那多半他许某人的半只脚,已经踏进了鬼门关。

    仔细回溯,自他在洞窟之中,催动小焰阵开始,妖月散人等人的连续自爆,给他带来了沉重伤势。

    而之前,他心存死志,将一堆须弥环。尽数悬挂于夏子陌臂上,自无法用极品丹药补充。

    稍后,他护佑夏子陌入瀑。只攻不守,最后甚至受上百气海强者合力一击,筋骨几乎尽裂,腑脏受创亦无比沉重。

    总归是存心赴死,许易已不在乎这具皮囊,岂料,绝境逢生。

    以至于伤势之沉,竟至于斯。

    然则,许易却未想到。夏子陌将他存放于此时,曾喂他服下大量的极品丹药。否则他哪里还能成活。

    致他受创最剧的,其实非是他自以为的这些伤害。而是在他受巨创的情况下,夏子陌挟带他穿梭空间,空间之力将他的创口扩大了数倍。

    若非有这许多极品丹药吞服,他许某人此刻哪里还能喘气。

    撑在稻草堆中,又缓了片刻,渐渐的将身体全数窥察一遍,虽然残破,好在各种零件都在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许易这才察觉右臂沉重非常,捋起袖子,竟是一连串的须弥环。

    夏子陌竟又将他们尽数还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不对!”

    许易一眼扫见最末端的那个碧绿手环,正是属于夏子陌的。

    夏子陌将其余手环归还,许易可以理解,可为什么连自己的手环也要一并交付,联想到自己决死一纵前,将所有的须弥环交付夏子陌,许易的一颗心开始一点点下沉。

    神伤片刻,许易便也收敛心神,破开食指,一滴滴鲜血挨个儿滴入须弥环,如他所料,除了夏子陌的能够直接倾入,各个须弥环,无不设有禁制。

    念头一动,夏子陌须弥环中的物品,泻了他半身,细细点验一番,除了日常生活用品,只有一枚亮银梭,两套五行阵旗,几个药瓶,数百金票,一本小册,别无余物。

    甚至那几个药瓶,许易都还记得,是自己送给夏子陌的。

    联想到夏子陌为紫陌轩投的数十万金,再看看玉人囊中之羞涩,拳拳情意,已堆满许易胸怀。

    打开药瓶,极品丹药尽空,只剩下两个药瓶,盛了数十粒普通丹药。

    许易猜到那极品丹药,多半也是夏子陌塞进了他的口中,否则此时哪有命在。

    没有极品丹药,许易直接把数十粒普通丹药,倾入口中,事已至此,要饭花子也不敢嫌粥稀。

    调息片刻,胸腹之中有了些暖意,丹田之中也隐隐有了生机。

    借着夏子陌的五行阵旗,催动小破界术,勉强破开妖月散人的须弥环,便已筋疲力竭,念头侵入,果真寻到了两颗极品回元丹,一枚极品补气丹。

    三粒丹药入口,丰沛的药力根本不是普通丹药可比,胸腹迅速回暖,身体的酸痛急速消失,丹田之中干涸的气海,一点点汇聚涓涓溪流。

    数十息后,许易的状况好上不少,伤势至少恢复了两成。

    再度催动五行阵旗,盯准了文家老祖的手环,凝心静神,小破界术催动,五行阵旗瞬间化作一道光罩,朝文家老祖手环罩去,许易用力一挥拳,岂料,文家老祖光罩坚若磐石,连一点禁制波动也无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反倒五行阵旗受不得拉扯之力,生生崩碎。

    虽然着紧取回自己的须弥环,可眼下,他伤势未复,仅剩一套五行阵旗,岂敢再弄险。

    当下,借助最后一套五行阵旗,又破开两枚须弥环,五行阵旗承受不住拉扯之力,再度破碎。

    念头倾入,又搜出十余枚极品丹药,许易提起的心,终于稍稍放下。

    当下,将所有须弥环尽数调入夏子陌的墨绿手环中,又服下两枚极品丹药,打坐调息片刻,伤势又回复一些,许易终于从稻草窝中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举目四望,却见西北十余里处,三五村落,横亘山脚,朝阳之下,炊烟袅袅,不少农人牵牛搬犁,活跃于葱郁的梯田之中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