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四百三十九章 尘轻水

第四百三十九章 尘轻水

    “妹妹听过紫陌轩”

    晏姿诧道。△↗,.

    “紫陌轩大名我自然听过,姐姐岂不知人家也极迷诗仙词圣,人家不仅知道许先生是紫陌轩的东主,还知道许先生的身高,模样呢。”

    尘轻水双目放光,拉着晏姿手道,“没想到姐姐竟和许先生是一家人,这下我可得意了,回去和我那些闺中好友一说,可不得羡慕死她们。对了,姐姐和许先生是一家人,能不能告诉我,许先生到底是个怎样的人,喜欢吃什么,穿什么,近来可都在研究诗词”

    “我家公子人很好很好的”

    真要评价许易,晏姿脑海中浮现出无数赞美的词汇,将出口时,才发现没有一个配得上自家公子,似乎也只有这“极好极好的”能够勉强概括。

    尘轻水轻嗤一下,“姐姐脸红了,目光都痴了,看来姐姐也暗恋你家公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呀,说什么呢,不和你说了,快去找你夫君吧。”

    晏姿轻轻跺脚,满脸臊红,内心深处从不从被人窥知的秘密,陡然摆在了台面,晏姿羞不可抑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呀,满神京喜欢你们家公子的人多了,对许先生念兹在兹,无时或忘的也不少,不瞒姐姐你说,我就是其中一个,姐姐处在许先生身边,被许先生吸引,这有什么好害羞的。”

    尘轻水拉着晏姿玉手不停摇晃。“姐姐还未说呢,许先生近来在研究什么诗词文章呢。拜托姐姐了,千万要透露一二,让人家好在姐妹面前得意得意。”

    晏姿正待开口,前方传来声音,“尊敬的各位来宾,离咱们的联谊会开始。还有一炷香的时间。下面咱们请神京商盟盟主安庆侯爷致辞。”

    满场顿时掌声如雷,晏姿这才记起自己前来参会,可不是躲清净来了,这样干在角落坐着可不行,交际交际,总得与人讲话沟通才行,至不济听些大政方针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当下,她急急向尘轻水告个罪,快步朝前行去。

    尘轻水叫之不及。顿在原地,静静注视着晏姿清丽的背影,狭长凤目中射出异样光芒。

    离联谊会开始剩一炷香的时间,安庆侯爷毫不客气地废话了一炷香时间。晏姿满以为能听些有用的,不曾想入耳的尽是“我希望”,“我认为”,“团结”,“互助”,“万岁”

    比和尚念经,还要人睡意昏沉。

    好容易一炷香过去了。主持局面的华服中年再度登场,宣讲了联谊会的活动方案,聚齐的众人又自星散。

    晏姿至此才知晓,联谊会可不仅仅是联谊而已,还要真金白银,想到须弥环中,袁青花交付的一万整的活动经费,晏姿略略心安,不买什么,参加个义卖,想必是够了,不至于给紫陌轩丢人。

    她正盘算着,正前方一名衣着华丽的青年微笑着迎了过来,晏姿方要展颜微笑,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了,四面皆有人朝她行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请了,敢问出自哪家,怎的如此面生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天生丽质,姿容过人,必是出自公侯之府,不满小姐,满神京的公侯,都和我家扯得上关系,说不定,我和小姐还是亲戚。”

    “鄙人白玉堂,新科举子,文试经义第二,敢问小姐芳名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乱了,全乱了,晏姿只觉脑子嗡嗡的,她非是没见过场面,昔日,在紫陌轩迎来送往,亦是行家里手。

    可此间场面实在太大,且她关心则乱,自以为身负重担,不当辜负公子所托,心神不定,岂能应付自如。

    且她完全不明白,怎么一瞬间,所有人都奔自己来了。

    原来,晏姿是身在局中不自知,她本姿容不俗,活泼俏丽,追随许易后,武道境界提升极快,如今已至锻体巅峰。

    随着武道境界的提升,体质获得了巨大的改变,秀美之姿更胜往昔,更兼心地纯善,相由心生,整个人姿容未必绝世,那股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的味道,却是令人见之忘俗。

    场间的这些大人物们,见多了风情动人的美女,陡然撞见晏姿这么位清纯气质美女,自然蜂拥而至。

    晏姿正尴尬间,尘轻水窜到近前,“诸位公子让让,你们这许多人一道说话,我家姐姐倒是先答应谁才好。你们还是商量好了,再来寻我姐姐吧。”说着,拉着晏姿溜出了包围圈。

    尘轻水倒是没再追问许易的状况,拉着晏姿四处逛荡,品尝美食、美酒,逛着逛着,不知觉竟到了最前排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华服老者中年再度登台,朗声道,“诸位尊敬的来宾,交流会暂时告一个段落,下面,该开始咱们下一个主题,为神京鳏寡孤独群体的爱心义卖”

    “什么义卖,不过是有钱人施舍他们善心的机会,还有宫里的大人物自抬身价的名利场。”

    尘轻水小心地嘀咕着。

    晏姿正茫然间,拍卖会开始了,几轮下来,她便明白晏姿所言何意。

    所谓义卖,多是从内宫流出的物什,什么张才人的团扇,刘答应的暖手炉,宋皇妃的太上感应经,安宁公主的蹴鞠鞋

    原本都是俗物,正因沾染了皇气,身价立时百倍。

    且又有个义卖的名头,场间众人或为显露身份,或为拍皇室哪位贵人的马屁,这些寻常物什的价格,却是一扬再扬。

    按俗物主人的身份,少的一两千金,多的四五千金,一件件破烂物,倒是消得飞快,负责主持的华服中年的一张方脸几要笑烂。

    “姐姐就没想拍上一件”

    尘轻水悄声道。

    “紫陌轩要这些物什作甚,我宁愿捐些出去,也不能买回个破烂呀。”

    晏姿掐着嗓子道。

    尘轻水笑道,“这就是姐姐外行了,你以为他们是抢破烂了,还不是在示好宫中,实话实说,那些王公贵族或许可以不捧场,但姐姐这开门做生意的定要捧场,要是拍卖结束,哪家还没有中标,到时候肯定被记下来,今后少不得小鞋。”

    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