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四百六十章 嘱咐

第四百六十章 嘱咐

    而在安庆侯看来,文人珍重墨宝,大文豪尤其珍视墨宝,一纸既出,绝难再写,此乃所谓文人风骨。

    若非此事太过紧要,安庆侯也不会冒着得罪许易的风险相求。

    他哪想到许易根本未将自己划入文人的范畴,何谈文人风骨。

    安庆侯只道许易这是卖了自己天大的面子,心怀激荡,感激不已。

    文字不多,许易片刻写就,安庆侯着人珍而重之地藏好墨宝,重重抱拳道,“兄弟高义,老哥记下了,说吧,老弟到底需要什么,老哥绝无二话。”

    许易正色道,“老哥何出此言,你我兄弟,何必如此见外,区区一副手书,老哥何必谢来谢去,若是如此,便当许某是外人,恕许某不敢高攀。”

    安庆侯连连告罪,又道,“非是老哥见外,而是觉受老弟馈赠太多,心中实在难安,老弟若真替老哥着想,要老哥夜里能睡着觉,千万提些要求。”

    许易沉吟片刻,“罢了,既然老哥如此豪气,我再矫情那就是真见外了,想必老哥也知晓我名下有间紫陌轩,也做些拍卖的小生意,今次参加拍卖会,那个以黑雾笼罩人身的阵法,十分令我好奇,若是可以,还请老哥转让一套于小弟,若是不甚方便,老哥也千万不要为难。“

    安庆侯一拍巴掌,“这有什么为难的,这黑雾阵虽然不凡,但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物什,老哥添为商盟盟主,这点权力还是有的,回头便着人送到紫陌轩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其中花费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钱干什么,老弟这是骂我呢!”

    “若是如此,老弟可不敢要了!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不是兄弟,老弟非要如此见外!”

    “罢了,罢了,算我生受了。”

    角色从一开始就错乱的许易。都不知道该怎么和眼前这家伙交流了,一遍遍地推脱,连他自己都觉虚伪无比。

    好容易应承下来免费接受黑雾阵,安庆侯爷还不满意。又问许易还有何求。

    简直就像才和美女确定关系的土豪男,不送出一票大的,就觉自己特失败。

    许易实在受不了了,只好抱拳告辞,安庆侯好说歹说。他自不停,无奈,安庆侯快步追上,强行往许易怀中塞了一枚乌金令牌,“罢了,兄弟先回去想想,想好缺什么,就拿此块令牌来寻我,若当老哥是兄弟,千万不要客气。老哥别的没有,就剩钱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勉强忍住强烈的不适,连连点头,如逃命一般奔出门去。

    见过热情的,没见过这么热情的,若非安庆侯修为不高,从内从外表现如一,许易真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不轨企图了。

    混了这些年,识人也算无数,他就没见过上赶着要对自己好的。

    戴上斗笠。失魂落魄地出了万国厅,一路向西,不多时,转入一家唤作“群英会”的茶社。直上天字号上房,推开厚重的大门,李修罗安坐窗前,两盏清茶淡淡生烟。

    “幸不辱命!”

    许易在李修罗对面坐下,念头一动,千机阵和阵诀便落于桌面。

    李修罗并不查验。径直收回须弥环中,抱拳道,“我就知道许兄乃信人,李某多谢!”

    许易摆手道,“明明是交换,何必言谢,对了,那妖女如何处置了。”

    李修罗道,“许兄放心,已处理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某还急务,想必李兄也急着赴命,不如以茶代酒,就此别过。”

    说着,许易端起茶水,和李修罗一撞,一饮而尽,起身欲行。

    却听李修罗道,“提醒许兄一句,凝煞之事,宜早不宜迟,地火之精难觅,若叫他人捷足先登,悔之晚矣,此外,凝煞非是小事,我所知亦是不多,许兄当全面了解,妥善准备,切勿盲目。当然,相信以许兄之能,必定马到成功,在此,李某预祝了。”说着,端起茶水饮尽。

    许易心中一暖,微笑点头,开门去了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许易踏上了浮屠山洞府前的青坪,青石屋前的碧绿条案,已经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肴,晏姿正墩身在火架前,料理着一头已烤得酥红的肥羊。

    瞧见他来,晏姿笑道,“公子且在桌边安坐,马上便开饭了,桌上有壶烟烙锦,公子先消消渴,润润喉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忙,不须管我。”

    许易微笑着在桌边坐了,倒了杯茶水,自斟自饮,极目浮屠山,夕阳缓缓将落,晚风徐徐出来,满山苍翠,随风摇摆,青石屋前,炊烟袅袅,安坐待食,不像修行者,真是世俗人。

    偏偏许易喜欢这种感觉,这种有血有肉,融融淡淡的生活。

    不多时,篝火熄灭,晏姿取刀拿盘,运刀如飞,转瞬切下一大盘肉片,呈于许易身前,“公子尝尝,西坊的雪花羊,听说是极好的,不过第一次买,也不知合不合公子口味。”

    许易正待动手,晏姿身上传来滴滴响声,却是洞府的门禁牌响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青坪护阵开启,陆善仁从飞马跃下,踏上坪来。

    许易起身相迎,笑道,“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师兄倒是好运道。”

    岂料陆善仁沉了脸,一屁股在石桌边坐了,却不答话。

    许易笑道,“小晏,陆师兄来了,上好酒。”

    很快,两大坛陈酿西凤酒,摆上桌来,许易慢慢筛了两碗,举碗祝酒罢,一饮而尽,“师兄,您瞧着是不饿,我可饿了,小弟不陪您干坐着呢,您自便。”说着,拾起筷子,大快朵颐起来。

    正吃得酣畅淋漓,满嘴流油,陆善仁重重一拍桌子,蹭地起身,“你小子还没心没肺,你说你怎么就不能消消停停地待着,非要弄出动静不可,你知不知道你小子给我惹了多大麻烦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就知道师兄有事,有事说事,偏要玩弄深沉,这可不是师兄一贯的风格,说吧,我到底又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陆善仁道,“还你又怎么的,联谊会上,你小子臭显摆,弄得现在整个神京风风雨雨,多少大人物等着见你呐,吏,刑,工,礼,户,兵六部,外加理藩院,大理寺,可都抢着要你小子过去呢。”

    ps:加更送上,现在已经33张了,道友们继续投,明天一起加更,希望能够加2章,最近码字蛮有动力的,继续求月票,好多好多月票~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