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四百六十六章 我最英俊

第四百六十六章 我最英俊

    啪的一掌,许易拍在自己额头,暗道自己蠢笨,此事岂要人配合才能试验。

    当下,他沉凝心神,感知力全面外放,对着北侧十丈开外的墙壁传过一道音去,于此同时,双掌击出劲风,震荡空气。

    下一霎,许易脸上放出笑来,他捕捉到了,他向来引以为豪的精妙感知力,果然足够修习这截音术。

    适才他感知力内,各种气流激涌,唯有一条微弱得几等于无的气流,呈一道标准的直线,向北方飚去。

    捕捉到了声线,许易便开始按照秘法催动气流复制声线。

    而验证的方法又很简单,他对着远处传声,捕捉到的复制的声线若是和发出的声线相近,传入耳中的话音便会和自己发出的传音接近,反之,则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正是通过接收的内容,判断复制的准确程度。

    这是个反复而枯燥的过程,却也是个熟能生巧的过程,并不需要天分,只需要努力就够了。

    许易既有天分,又有努力,相比当年在许家村浑身捆满重铁,日复一日的艰难修行,这点努力又算得了什么。

    从骄阳当空,到落日西斜,再到斜月上东山,再至红日欲破晓,不知是第几千几万遍的重复后,下一瞬,许易迎来了成功。

    “当今世上我最英俊!”

    声线传出,感知捕捉,秘法复制声线,引入耳膜,“当今世上我最英俊!”

    完美无缺!

    许易没多少兴奋,因为早在此前,他已品尝了多次无限接近成功的喜悦,这次的成功,不过是瓜熟蒂落,尽在掌握。

    稍后,许易又测试了长段子的传音,果然一法通百法灵,亦能完美掌握。

    截音术修罢,许易便将所有书本收进须弥环中,不在钻研。

    一张一弛,文武之道,头脑用足了,该休息了,身体歇久了,该活动了。

    快步行到炼炉边,开启开关,幽蓝的炉火一跃而出,大手抓出,气流激涌,靠在墙边的数袋原材,被提到了炼炉边。

    大量的原材飞进练炉,叮叮当当的锤锻声,如优美的旋律,令人沉醉。

    这一锻炼,便到了次日申时,五柄飞矛,一柄中品,两柄中下,两柄下上,无一废品。

    阴魂的恢复,带来的是掌控力的大幅度提高,倘使当年给许易锻造龙鳄甲的炼师在此,非惊掉下巴不可。

    整个炼金堂,也只有四级大炼师才能连续五件无一废品,但要在一夜之间炼出,还是不可能,即便体力够,精力也不够。

    五柄飞矛锻成后,许易便不再动手,径自出了洞府,路过二层的炼房时,感知放出,晏姿正安稳打坐,呼吸匀停,气脉悠长,显然调整到极佳的状态。

    许易并不惊动她,自出了洞府,入得厨房饱餐一顿,催动真气,引来青坪之外的瀑布,痛痛快快冲刷了身体,换上一件青衫,便在青坪之上盘膝坐定,默运止水诀,心念瞬间澄澈。

    这一打坐便是数个时辰,眼见子时将临,清光漫天,许易折身入洞府,直趋第二层炼房。

    他方跨入,晏姿睁开眼来,知晓最关键的时刻来临了。

    该告知的许易也都告知了,这三日晏姿除了调理状态,便是关于化海的各种经验之谈,此皆是许易早早备下的。

    时至此刻,许易说是护法,实则无法可护,只是到场,让晏姿安心。

    二人并不交谈,眼神一个碰撞后,许易盘膝在十丈外坐下,晏姿身前排开三枚神元丹,抓起一枚送入口中。

    神元丹才入腹,便有阵阵暖流传来,晏姿按照既定线路,摆明着气血裹挟着暖流朝丹田汇集,一道热流不住地轰击着丹田,热浪越来越澎湃,丹田也出现了丝丝裂纹。

    晏姿遍体湿透,双颊如染,面部筋络狂跳,一张俏脸瞬间狰狞。

    许易看似闲坐,实则感知力全力锁定在晏姿身上,洞察微末的感知力,能清晰地监控晏姿的气血,筋络的变化。

    此刻,许易分明察觉到晏姿气血乏力,神元丹的药力快要浩劫,却还不见晏姿动手,心道不好,猛喝一声,“张口!”

    随手一挥,真气卷着两道气流,精准地送入晏姿口中,柔和的劲力直接包裹着两枚神元丹朝腹中滑去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根基太弱!”许易暗叹。

    丰沛的药力再度涌出,晏姿痛苦的面部终于稍稍恢复,奔流的气血也再度活跃起来,对着丹田发出汹涌澎湃的撞击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丹田粉碎,一个玄妙的空间在身体里开辟、演化,霎时,一片紫中带黑的云光,自晏姿头顶托举而出,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“黑紫之湖!”

    许易大喜过望,一枚极品补气丹直送入晏姿口中。

    不多时,晏姿精力恢复,盈盈起身,冲许易下拜,还未开口,便听许易道,“你我之间,感谢的话就不须说了,黑紫之湖,亦是气海中的上品,切莫辜负了上天赐下的良才美质。”

    晏姿点头,心中却道,“我定不会辜负了公子的期待。”

    许易又讲了些突破后需要主要的问题,嘱咐她安心巩固修为,便辞出炼房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日头无比的毒辣,脚下的土地裂开大片鳄鱼嘴似的缝隙,一个赤着膀子的青年农夫,面庞瘦硬,浑身瘦骨嶙峋,艰难地从数里外的半枯河流中,摇摇晃晃地担来水源,朝田中倾倒。

    干裂的田地却似永远不会喝饱,无数桶水下地,依旧如初始般干枯。

    坚硬的扁担在两边肩头磨出触目惊心的两道红印,油亮亮地似乎一戳便会有脓血飚出。

    青年累了,直不起腰了,正要坐在地头歇息。

    一个七八岁的女娃,顶着破烂衣衫,边哭边朝地头奔来,远远地摔个跟头,青年慌忙起身迎去,却听那女娃哭喊,“阿嫂,阿嫂被周财主家抓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青年丢下女娃,没命似地朝家中奔跑,喉咙干裂得快要炸开,双腿酸软得似乎随时都能折断,不知奔跑了千里万里,破旧的茅屋终于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ps:这章是昨天的加更,来的稍晚了些,请见谅,谨以此章祝我家书友都最英俊漂亮,留下哦~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