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四百六十七章 入境

第四百六十七章 入境

    柔弱的妻子正被肥硕的周财主横置马上,任其亵玩,一边的茅屋也在周财主的喝令下,被一众打手引燃,心爱的大黄狗被钉在木桩上,狗头上挂着深黑的血液已近干涸。●⌒,

    “我草泥马的!”

    青年的仰天怒喝,抄起扁担,便朝周财主打去,不待其靠近,便被两名打手拿住,大刀片打横,迎着青年的硬脸便抽了过去,十几下后,青年的硬脸已化作一团模糊的血肉。

    周财主狂笑声中,肆意纵马,托着青年柔弱的妻子,快马离去,正迎上奔来的女娃,周财主一扭缰绳,健马两只碗口粗细的黑蹄,直直踏在女娃胸口……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许易狂吼一声坐起身来,反手击出一掌,重铁混合异铁锻造的地面,瞬间击出个深达尺余的巨坑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醒啦,喝点水吧,我去备早饭了。”

    晏姿送上一壶清水,便自告退,似乎一点也不关心许易到底作了怎样的梦境。

    的确,任谁一连十余天都经历相同的清晨,都会如此淡定。

    原来,无声无息中,时间已悄悄滑过了十三天。

    这十三天的第一天,许易接到了袁青花送来的药材,修成了霸力诀的最后一重,举手抬足间,便有九牛之力。

    此后的十二天,许易的日子不停地机械式重复着,白日疯狂的锻造着血器,打磨着身体,以及对真气的掌握能力。

    夜间便对着一块墨绿色的石片入睡,次日,总在第一缕晨曦射入耳窗之际,醒来。

    而每次醒来,要么是面带惊恐,要么是狂暴欲绝,总之,每日他醒来,地上轻则会陷出窝陷。重则墙壁被他捶裂。

    ****如此,晏姿已经习以为常,大约也猜到这是公子的修行,除了每日准时奉上清水。便不再过问。

    淡红色的晨曦透过耳窗直直打在他的身上,许易背靠墙壁,心神依旧不得安宁,默默念诵数遍止水诀,心绪才渐渐平复。

    适才的梦境。实在太过真实,简直要将他活活吓杀。

    甚至梦里的疼痛,干渴,扁担的坚硬,都是那般的清晰,到得后来,爱妻遭受****,家园被毁,幼妹遇难,景象是那样的深刻。愤恨,怨毒,不甘如潮水一般袭来,深刻得几要镌刻进骨髓深处。

    往日,止水诀一遍便能平复心绪,今次却要数遍,许易凝视着手中的生灭境,思绪万千。

    的确,他以意念侵入生灭境,已有十二日了。每日皆是噩梦,且一日惨似一日,诡异的是,不管多么惊恐的梦境。次日醒来总是生机勃勃,如酣然大睡了三天三夜一般,并不会丝毫因梦境的恐怖,而降低睡眠质量。

    按说,这是个极好的回复元气的方法,可许易从内心深处却无比抗拒此物。但因每次醒来,那种挥之不去的负面情绪,让他饱受痛苦,且每日都要遭遇一回。

    即便是他知道这是在修行,对锻炼心性极有好处,可那种精神的痛苦,几乎叫他不堪承受。

    “生灭境玄妙不假,可****做噩梦,到底能修炼出什么凌厉的杀招?”

    许易想不通,可又舍不得放弃,冯西风的绝世风姿,同样在他脑海深处,挥之不去,

    冯西风笔记上说得明白,神意剑的神通泰半源于此生灭境。

    足以证明不是此生灭境无用,而是他许某人没找到方法。

    转念又想,绝世神功,自然绝世难成,若俯首即拾,天下的至强者也未免太多。

    好在有止水诀,心绪能快速平复,不至于长久的陷于哀伤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“公子,饭食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洞外传来晏姿清朗地喊声。

    许易端起水壶,将水饮尽,冰凉的清水直透肺腑,精神陡然为之一震。

    将最后一口豆浆喝尽,搁下碗筷,许易起身道,“小晏,我要出外了。”

    晏姿正要收拾碗筷的玉手,陡然定住,“不是还有十余日么?”

    “中途有些事要办,你且在家安心修炼,血器锻炼得够了,不用太过拼命。”

    说着,许易又抛过一枚须弥环,“老袁要的东西,皆在里间,得空将那些血器重新塑形便可,还有两瓶丹药是留给你的,一本魔虎擒龙功的册子,你好生研习,对提高修为,大有裨益……”

    絮絮交代一番,连许易自己也觉啰嗦了,方才告辞,却被晏姿叫住,见她入房,捧出高高一叠青衫,均是簇新的,细密的针脚昭示了制衣人耗费了多少心血。

    许易捧过,收进须弥环中,跃上飞马,径自下山去了。

    入得城中,直奔紫陌轩,早恭候多时的袁青花,立时将他引入密室,塞给许易个须弥环,“东主要的东西,皆在里间,清单也在里间,耗资九十七万金。”

    许易滴入鲜血,念头侵入须弥环,笑道,“看来又生受我那位高老哥了。”

    袁青花涎脸道,“谁说不是了,安庆侯还真不是一般的爽快,我拿了您给的令牌过去,大管家二话没说,就着人全力照办了,尤其是那个净炎瓶,听说本身就是个法阵,神炼堂一年也出产不了两对,本来咱们去是绝对甭想,却硬是被大管家弄来了。东主,您说咱们要是和安庆侯联手,这紫陌轩的生意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许易重重在他头上敲了一记,“想什么呢,人情总有用完时,若不是时间太紧,我也不至于去寻他,其他别的念头,到此打住。对了,听说你小子又组织了两次拍卖会,效果如何?”

    愁眉苦脸的袁青花立时来了精神,“那还用说,既有宝贝,又有上档次的拍卖环境,说到这儿,尤其得说东主您从安庆侯那买回的那个遮掩阵法了,导致咱们的顾客激增,眼下咱们紫陌轩在圈子里的名气是越来越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事事顺畅,许易便放心了,又闲谈几句,辞出紫陌轩,转上轨道列车,朝城外驰去,转了两站,他竟又原路返回,一番七折八绕之后,再度回到了人声鼎沸的紫陌轩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