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四百八十五章 召见

第四百八十五章 召见

    天刚擦黑,许易跨进了紫陌轩,还未立稳,便捕捉到了关于疤面道人的话题,正待静听,如心生感应的袁青花,快速攀了上来。

    二人进得雅室,许易便问外间在谈疤面道人何事,袁青花道,听说疤面道人在中州现身了,姜家折了不少好手。

    许易暗道老鬼下手甚快,便将此话题压下,正待安排袁青花任务,沈掌柜圆润的身体挤进门来,劈头盖脸道,“大掌柜,高大管家又来……呀,东主回来了,太好了!”

    许易正要问究竟,袁青花道,“东主诶,您以后出门前,先把尾巴清理好了再去行么,咱们这儿欠着安庆侯爷老大人情,您这儿转眼没了影儿,高大管家****来请,我****说您不在,高大管家得话便回,也不深问,弄得我老大没脸,好像我翻脸不认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许易挥散了沈掌柜,“行了,别废话了,我去会会高大管家,对了,我交代你注意的事,可有着落?”

    袁青花道,“别提了,您交代的事儿,我哪个敢怠慢,派了小厮门前守着,天天盯鸭子,盯得人眼睛都肿了。至于您说的挂牌子收纯粹五行原材的事儿,已经在业内传作笑话了,弄得我在圈子里都快没脸见人呢,一见面人家就拿这个打趣,我又是出了名的护主忠仆,总不好把您往外丢,所有恶名,我一身全担了,您说这事儿弄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你小子现在是越来越能白话了,叫你接着挂就接着挂。本来就是撞大运的事,哪能三天两早晨就见着效果。”

    纯粹五行原材。他只是临时起意,并不急用。倒是鸭子的下落,他甚是挂念,既担心鸭子找来,又担心鸭子不来,弄得十分焦心。

    “得得,您教训的是,我都记下了,便有天大的事,也容后再训。先赶紧着去应付高大管家才是正理。”

    袁青花拉扯着许易便往外行。

    许易挥开他,“还有件事儿,派个小厮在城门外守着,多给些金币,广安有批故人来访,你记得接待一二。”

    他乘坐机关鸟,飞驰极快,赵八两等人全靠马匹,怕还要折腾几日。

    袁青花生怕东主交代起来没完。连连应承。

    出得雅室,便在邻间见到了高管家,高管家对许易的露面很是激动,直言安庆侯爷的思念之情。

    许易自知受惠颇多。安庆侯爷的相请,无论如何不好推脱,当下便随高大管家乘坐六马香车。朝安庆侯府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许易在安庆侯府的后花园里,寻见了安庆侯爷。

    暖春天气。一片花海之中,设了一方凉亭。亭中安庆侯爷一袭素衣,独坐而饮,四周更无侍婢。

    许易穿过花海,直入亭中,朗声道,“老哥好兴致,独坐华海,闻香而饮,此等潇洒闲适,给个神仙也不换。”

    安庆侯抓起碧玉瓜般的茶壶,给对面的暖玉杯中注上半杯,袅袅香气,远远荡开,“值此良辰美景,许先生岂无佳句?”

    许易坐定,抓起玉杯,浅酌一口,放下茶盏,吟道,“一曲新词酒一杯,去年天气旧亭台,夕阳西下几时回。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,小园香径独徘徊。”

    “妙,妙哉!”

    安庆侯爷激动得站起身来,满饮一杯道,“我尝听闻世上有不世英才,此等人物得天独厚,习文则文理通顺,才情惊天,习武则天赋异禀,远超同侪,在遇到许先生之前,我一直以为这种人只存在于话本传奇之中。便是英睿如九皇子,虽然天赋之才,也不过是占了皇家的无穷供应,才有了水罡之煞,至于文采,却输了许老弟无数筹。”

    安庆侯爷甫一出声,许易便听出话里味儿不对了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安庆侯爷寻自己,又是为了诗词笔墨,只想着随意搜刮两首,好还了人情。

    不料这位将话题轻轻一扯,便扯偏老远,说他许某人文采如何便也罢,如何连武学也吹捧起来。

    许易耐住性子道,“侯爷过奖,不知侯爷此番唤某前来,到底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安庆侯道,“确有事求许先生相助?就是怕一开口便伤了和气。”

    许易微笑道,“许某不是小肚鸡肠之人,再说我和侯爷相交虽浅,却称得上一见如故,侯爷有事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安庆侯道,“许兄弟有此态度,我就放心了,不瞒许老弟,瞎道人是我的人?”

    许易神魂猛地一震,双目微眯,“侯爷想说什么,还请直言。”心中暗暗打鼓,祈祷事情不要向着他最不希望看到的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岂料,某个该死的定律又在这关键时刻,发挥了作用。

    安庆侯却不说话,取出颗影音珠,滴入鲜血,不多时,影音珠开始雾化,转瞬,凌空显出画面。

    飞舟,水面,濮安仪王,陈天放,青衫磊落斜倚树根的自己……

    一幕幕的画面,直到招魂幡破碎,才告终止。

    “瞎道人正是受本侯安排,于三年前到得陈天放身边的,陈天放此人,仗着和当今天子是奶兄弟,大肆揽权,招收爪牙,不臣之心……”

    安庆侯说着许易并不感兴趣的权斗大戏,啰嗦半晌,见许易面沉如水,赶忙打住,“老哥安排瞎道人,正是处心积虑想找出陈天放的致命破绽,毕其功于一役,岂料此人做惯了鹰犬首领,谨慎非常,忽忽三年,竟未拿住他丝毫把柄。直到数日前,影音珠传来波动,观摩之后,我才知晓此人狼子野心,竟敢对许老弟诗仙词圣暗下杀手……”

    安庆侯给出的消息颇为凌乱,许易却很快抓住了重点,让人牙疼的重点。

    说白了,就是安庆侯想整陈天放这位禁卫大统领,天子的奶兄弟,派了无间瞎道人。

    瞎道人耗时数年,都没寻到机会抓拿陈天放的把柄,直到数日前,陈天放要暗杀自己这位大越名人,瞎道人以为是机会,便偷偷使用了影音珠,果然一招建功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