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四百九十三章 凝液后期

第四百九十三章 凝液后期

    许易自然不知晓,所谓凝液,前期引煞入体,中期,后期皆是温养煞气,以气化煞,使得煞气粘稠,最终固化,震动七魄,勾连阴魂,一旦勾连成功,煞气液化,便到了凝液巅峰之境。

    一言蔽之,凝液境是磨砺体魄的最后一关,随着五脏六腑的坚韧,煞气渐渐浓郁。

    若是按部就班,许易的修炼过程亦当如是。

    岂料,他是魂穿之体,阴魂和七魄不合,阴魂能指引七魄,七魄却不能感魂阴魂。

    以至于他在凝液火罡之煞过程中,和常人走向了迥异的道路。

    引煞入体,旁人只需一丝一毫入体,他则是大片大片入体,多亏历经磨练,筋络,意志之强,远远超越了当世强者,引煞入体持续了太久的时间,到得后来,体内煞气,已然达到了极高的浓度,最后开始固化,七魄却始终无法撼动阴魂,以至于最后结成了怨胎。

    怨胎虽成,他正常的修行之路,却实在已经迈过了凝液前,中,后期,五脏六腑坚固之至,身体强健到了巅峰,血液粘稠,若运气劲,则能凝结如珠,体魄强大非凡。

    然则,这其中内情,鬼主也不能尽察,更遑论许易。

    此刻,被老苍头喝破,许易同样震惊莫名。

    “弱冠之龄,竟能成就凝液巅峰,六十年不见江湖,莫非今日之江湖,已高手遍地?”

    老苍头笑谈一句,指着许易道,“接着说吧,你还看出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许易压住了思考自身境界的念头,他如今丝毫无有真气,煞气。境界再高,又有何益,接上老苍头的问题。道,“前辈地位不凡。却非自由之身!”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“前辈何等人物,却为两坛劣质花雕酒,沦为杂役敛财之工具,除非是人在矮檐下,不得不低头,否则以前辈的本事,漫说两瓶劣质花雕了,一旦出世。必为一方巨擘。”

    许易紧紧盯着老苍头,“如我所料不错,前辈是成也天赋,败也天赋,于今沦落而不灭绝,还因此天赋。”

    老苍头和许易对视许久,慨然道,“一叶落知天下秋,说的就是你这种人吧,老头子当年若有你一半心性。也不至落入此等田地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“过奖?一点也不过奖?说吧,你到底想知道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的太多,怕前辈着恼。还请前辈开条件,若是晚辈能办到,必无二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相信世上有人能记住数以千万计的图书,亿兆文字?”

    许易怔了怔,忽的笑了,“此间存书数以千万计,几乎囊括数千年以降之文字,有亿兆之数。但分属武道修行的的,不及万分之一。而寻常之武道知识,自然无人会在前辈身上花费精力。而奇绝诡秘之学,武道纲要之旨。奇怪妖魔之论,不过占了武道修行的百分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一言蔽之,前辈要做到万事皆通,只需通晓此间百万分之一的文字。当然这百万分之一文字,亦是个磅礴无比的数字,若想死记硬背,亦非人力能为,不过若是捋清条理,分辨脉络,靠着理解记忆,再有那惊采绝艳的能力,佐以无数岁月,想要办到,也并非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相较此世之人,许易所长的非是机敏的头脑,而是开阔的见识,两世为人,尤其是经历过信息大爆炸的时代,许易的知识面广博无比,他清楚地知晓有记忆天才的存在,但这种记忆绝非死记硬背,而是凭借各种科学的记忆方法。

    老苍头再是聪慧,却终究少了这番见识,许易一番分析,听得他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“答应我一件事,老头子这条命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老苍头突然郑重无比。

    许易连忙抬手阻拦,“前辈言重了,若是力所能及,晚辈义不容辞,若要赴汤蹈火,还恕晚辈惜命。”

    笑话,他跟老苍头叙述种种,不过是想走捷径。

    他不愿去浩如烟海的书堆里翻检,非是怕花钱,而是怕耗费时间,精力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就好比阅读一本数论著作,从头读到尾,总是枯燥无比,若有名师提点,步步答疑,总能速成。

    老苍头诡异的存在着,从一开始就引起了许易的好奇,经过种种分析,他已大约摸清了此人之神异何在。

    有此捷径不走,又怎是他风格。

    可若要为走捷径,就搭上性命之重的承诺,惜命的许先生也就不在乎耗些时间了。

    老苍头道,“旁人做不到,你肯定做得到。也罢,老头子先不提条件,你问吧,先紧要的问,若老头子答不出来,一切休提。”

    折腾半晌,许易等的就是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可有人结成怨胎,最终修到感魂之境。”

    许易开门见山,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,关系他的修行之路,是否要在此处画上休止符。

    “怨胎?”

    老苍头悚然大惊,“你到底是人是鬼?”

    许易松了一口气,这位果然见多识广,鬼王曾言当世除他之外,怕再无人知晓怨胎存在,这老苍头随口就戳中了问题的关键,显然知晓怨胎之事。

    “别紧张,此问乃是代我最亲密之人而问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许易拉着老苍头的枯手,抚在自己胸膛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是你!”

    老苍头松了一口气,暗道,“果然不是此人,即便是鬼皇以嫁魂术转生,修行到凝液后期之境,怨胎也必然成了,自是死尸一具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前辈解惑!”

    许易目光灼灼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最好别问,速速远离你那亲近之人?”

    老苍头高深莫测说道。

    许易平静道,“前辈的意思,晚辈明白,前辈暗指此人是鬼皇以秘法转世,妄图借体重生,再修。”

    老苍头蹭地一下,惊得站起身来,“你到底是谁?你既然什么都知道,缘何来问我!”

    “晚辈若是知晓,也就不会来叨扰前辈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抱拳道,“前辈可能忘了晚辈的问题,晚辈非是询问怨胎的因果缘由,而是请教前辈,怨胎真就无解了么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