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五百零四章 勃发

第五百零四章 勃发

    她倒是清楚,要想逃命,唯一的希望,便是潜入地下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鬼火上人挥开击来的山石,猛地击出一拳,妄图隔断小人儿的去路。

    哪知道小人儿铁了心了要潜入地下,竟是不管不顾,迎着气劲来了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巨响,决死一纵的小人儿到底不明白武者的强大,强大的拳劲爆开,小人儿连同山石,一并被炸飞到了半空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小人儿口中吐出一团绿色液体,液体才落地,方圆百丈焦土,立时便生出莹莹一派生机,绿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覆盖全场,朝远方蔓延开去。

    一口“鲜血”喷出,小人儿意识已渐模糊,眼角淌泪,暗暗与雪姐姐,胡子叔作别。

    距离最近的白鬼大手一抄,将小人儿擒入掌中,朗声笑道,“师叔,可是我立的头功。”

    鬼火上人才展颜,双目立时聚敛,豁然举臂,一枚煞气凝结的气锥朝白鬼射去。

    白鬼悚然变色,怒瞪鬼火上人,“师叔,你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整个人便像挨了一锤,霍然倒地。

    一双大脚从天而降,直直踏在白鬼胸口,将之跺倒,下一瞬,巨力传来,坚实的胸膛竟脆如薄纸,被丰沛无伦的力道直接踏穿。

    巨力犹自未竭,竟在地上踏出个尺余深的陷坑。

    “尊驾到底何人,敢从我戮鬼门口下抢食?”

    鬼火上人怒视来人,双目死死在来人那张坚硬的瘦脸上锁定,心中涌起万丈滔天巨浪。

    他太震惊了,旁的不说,适才他仓促击出的煞锥,分明击中了此人,竟是泥牛入海,未伤此人分毫,这是何等诡异。

    此外。这人实在年轻得惊人,通天了算,也不过在弱冠间徘徊。

    如此年纪能挡自己一击者,鬼火上人在脑海中翻遍满大越。也不过寻出寥寥几人,面目历历,却绝无此人。

    无须说,来者自是许易。

    自得了“周世荣”传讯,他昼夜兼程。狂奔而来。

    岂料,才到龙首峰,人尚在云端,便见底下烟尘滚滚,将将定睛,被惊得魂飞魄散,险些从机关鸟上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惊过后,怒气排山倒海,险些崩塌了气海,许先生不管不顾。机关鸟也不要了,直接从远端纵了下来,完全不管什么借力用力,找准方向,携无以伦比的坠势,双脚正中才抓住白鬼的胸膛。

    百丈高空坠下,便是许易精修不败金身五转,此刻落地,双足双腿也被踹得失去了知觉,而受了此全力一击的白鬼。简直碎成了一团肉泥。

    此刻,鬼火上人喝声方落,许易看也不看他,随手弹出一颗散魂珠。正祭出一个墨色小瓶打算收敛白鬼阴魂的赤鬼,凄厉惨嚎一声,挥掌便要冲许易扑来,却被鬼火上人目视其余四鬼,死死拦住。

    “阁下杀人在先,夺宝在后。此刻竟又散我门下弟子阴魂,不知阁下与我戮鬼门到底有何恨何怨?不知阁下可做好准备了迎接我戮鬼门之怒火……”

    鬼火上人阴仄仄道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最恼火的便是他了,明明是一餐海陆珍馐齐备的盛宴,临到入口,却成了苍蝇蛆虫毕集的鬼餐。

    冲出来个鬼!

    眼下已然闹开了,摆明了这颗珍贵的妖植,他不可能私下收入囊中了。

    奇珍异宝擦肩而过,这种悲痛谁试谁知道。

    更悲催的是,莫名招惹上强敌,作为戮鬼门的副领队,他还不能堕了自家威风,更不能放任到手的宝物,脱了戮鬼门的手掌。

    眼下他和许易交涉,并非畏惧,而是不想将事闹大,希图凭借戮鬼门的赫赫凶名,压服许易,平息争端。

    岂料,许易依旧不答。

    也对,此刻许易满心怒火,已被哀伤替代,眼中只有小人儿,哪里还有旁骛。

    “秋娃,秋娃,是我,我是你胡子叔,醒醒,醒醒……”

    许易捧着小人儿,轻轻摇晃,轻声呼唤,一颗心已碎得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他入此界,也就秋娃给他的温暖和快活最多。

    更何况,慕伯因他而死,留下的唯一牵挂便是秋娃,他受慕伯深恩未报,此刻又让秋娃逢此大难,满心哀伤逆流成河。

    “胡,胡……胡子叔。”

    将将陷入沉睡的秋娃,猛地听见“胡子叔”,缓缓睁开眼来,哀弱的目光扫在许易脸上,弯作月牙,“真的是……胡子……叔!”

    说来,再生的秋娃并未见过许易面目,便是雪紫寒也未见过许易真容,只知道易先生。

    那日,许易入山见秋娃,为避人耳目,也是一袭斗篷遮面。

    此刻,秋娃却是凭着敏锐的感觉,立时认出他来。

    “胡……胡子……叔……你怎么……才来……给人家……带什么……好……吃的……”

    秋娃用力说道,转瞬,便又有绿色液体从嘴角渗出。

    许易眼角一红,心绪大乱,忙乱间,猛地一拍额头,念头一动,一枚黑色方匣现在掌中,打开黑匣,满满当当黑色灵珠堆积的灵气,冲天而上。

    “天呐,灵土!”

    “起码五百粒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旁观之众,已有十余人,尽皆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香……”

    秋娃精神一震,“是……是……什么……好……吃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胖乎乎的小手努力扬起。

    许易赶忙拣出一粒,递到她眼前。

    “糖……果……好香……好香……”

    小人儿馋得伸出粉嫩嫩的舌头,朝灵土舔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土,不能吃,等你好了,胡子叔带你吃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许易收回灵土,便想着赶紧寻一偏僻之地,将秋娃埋进灵土之中。

    前番秋娃衰微,化作干枯木雕,据闻雪紫寒便是用此法,让秋娃复原的。

    岂料,他才收回,秋娃便哼哼要吃,着急间,咳嗽起来,又有绿色液体咳出,眉间渐渐晦暗。

    许易焦心不已,忽又想起秋娃是人参娃娃,没准能食灵土,当下,赶忙将那粒灵土,递送至秋娃嘴边。

    粉嫩舌头一卷,灵土便入了口,吧嗒吧嗒,如嚼糖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