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五百零五章 炼狱尊者

第五百零五章 炼狱尊者

    “好甜,好好吃啊。”

    小人儿兴奋地覆在额前的刘海都冲了起来。

    许易见她说话都不再断续,大喜过望,心知灵土起了作用,赶忙又抓出一小把,约莫七八粒,朝秋娃口边递来。

    粉嫩舌头再卷,灵土再度入口……、

    连续喂食五六十粒,秋娃苍白的脸蛋渐有血色,忽地打个哈欠,伸手勾住许易脖子,沉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许易见她情状好转,提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了下来,唤出一方野营之备的羊绒毛毯,在肩头打个包袱,将秋娃负在背后,这才合上方匣,收入须弥环中。

    终于,许易的视线落在了鬼火上人脸上,“我侄女是你给弄伤的?”

    鬼火上人冷峻一笑,“笑话,一人一妖,缘何扯上了亲属关系,简直滑天下之大稽。”

    话至此处,笑容敛尽,阴仄仄盯着许易道,“小辈,别跟本座玩花样,这妖植乃是本门先得,你强抢便罢,还假作此妖植有主,嘿嘿,这点小把戏你玩错地方了。我奉劝你乖乖将妖植留下,否则本尊就叫你魂飞魄散!”

    “废话真多!”

    许易身形方闪,眼前赤光顿闪,一道光网凭空而生,竟将他生生阻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鬼火上人仰天大笑,“小辈,入了冥网,莫非还想全身而退。”

    原来,鬼火上人之所以坐视许易给秋娃治疗伤患,一者,巴不得妖植被治愈,二者,趁机目视五鬼,暗暗结阵。

    此幽罗冥网乃戮鬼门招牌战阵,同派之人修习秘法,卡准方位,以心咒结成,无声无息。悄然而成,敌坠于网,而全无所知,继而催动温养之白鬼。瞬间将困网之敌,连皮带肉吞噬干净,甚至连阴魂,也惨死于白鬼之口,端的是阴狠歹毒。

    此阵于修炼界中。凶威赫赫,为戮鬼门闯下好大声名。

    此刻,围观之众,已有数十,见者无不侧目。

    “小贼,交出妖植,留你全尸。至于阴魂,嘿嘿,某必让你尝尽白鬼噬阴之痛,为吾兄报仇。”

    五鬼同声厉喝。

    许易只作不闻。冲撞数次,定在当场,紧皱了眉头,叹息一声,忽地解下背后的秋娃,在怀中抱了,左手朝背后一抛,拱了身子,死死将秋娃护在怀中。

    一枚赤红的珠子豁然朝外非去,光网骤生。阻住珠子,轰的一声巨响,剧烈气浪爆发,幽罗冥网如破麻绳一般。被冲散开去。

    巨浪摧枯拉朽般冲破幽罗冥网,余威不消,横扫八方。

    惊变瞬生,所有人都毫无准备。

    便是久经风浪的鬼火上人也绝未想过,有人会以这种自杀方式破阵。

    以往身困幽罗冥网中人,要么苦求哀告。要么虚言恫吓,毕竟但凡有一丝一毫的希望,无人愿意赴死。

    而待白鬼出关之际,冥网中人便已失去了反抗能力,哪里还能拼死相搏。

    此刻,气浪炸出,鬼火上人被冲得倒飞出去,身上的极品法衣蜂鸣不止,面上被割裂出无数细小的血口。

    而许易掷出天雷珠的方向,正冲其余五鬼,巨大的气浪在彼处最为剧烈,冲得五鬼倒飞出去,剧烈爆炸最近的赤鬼,身上的极品法衣直接解体,半空中鲜血狂喷。

    除了鬼火上人并五鬼外,围观众人也被这惊天爆炸冲得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漫天狂暴之中,许易怀抱秋娃,身如轻烟,连续五次闪动,爆开五颗头颅,哭丧棒骤现骤隐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人来得及开清,五鬼的头颅便如西瓜般被敲碎,连阴魂都不曾冒出。

    剧变瞬间发生,战局急转直下,围观众人都惊呆了,甚至绝大多数人都不明白,局势到底是如何翻转的。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鬼火上人跨坐机关鸟上,指着许易的指头不停颤抖,咬牙切齿间,却难发一语。

    这下,他非只是惊呆了,简直是恐惧了,甚至不敢在地面上落脚,隐在半空犹不觉安全。

    眼前这人简直是疯子,是魔鬼,刹那之间,便能想到以天雷珠自爆,便能下定决心,舍弃天雷珠,毁掉珍贵的护体宝甲(及至此刻,鬼火上人依旧以为许易不过是护体宝甲),该是何等的蛮野,果决。

    “堂堂戮鬼门,何等声威,只听闻有战死的,却不曾见有吓死的,莫非戮鬼门中,俱是阁下这般的鼠辈?”

    许易昂首而立,不紧不慢地换上一件崭新的青衫,瞥了一眼依旧安睡的秋娃,再度将秋娃负在背后,视线偶然及地,却见满地鲜血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,心下一凛,暗忖七煞魂碑果真霸道。

    “小辈尔敢!”

    鬼火上人大怒,双手搓拿,数枚煞锥,裹挟着强劲的音爆,转瞬就到了许易面目。

    于间不容发之际,许易连续错步,避开气锥,转瞬,身后密林中,掀起雷霆般的风暴。

    许易不动手,乃是不愿显露神功。

    他此番前来,除了搭救雪紫寒,便是完成对安庆侯的承诺。

    搭救雪紫寒,他打算暗中出手,究其根底,还是不愿显露手段,为抢夺界牌,备下底牌。

    若非巧遇秋娃遇险,他哪里舍得出手。

    此刻,仇敌俱灭,仅余鬼火上人,且老鬼奸狡,见势不对,遁逃上天,既能擒拿,且众目睽睽,许易自越发不肯显露神功。

    见识了许易的凶悍,鬼火上人早已丧胆,此番出手,不求建功,不过是为遮掩戮鬼门的面皮。

    一击不中,鬼火上人正待撂下狠话,回搬救兵,便见四骑横空而来,俱乘坐机关鸟。

    转瞬,数人降下场来。

    “何人在此喧嚣!”

    一紫服大汉还未落地,便呼喝开来,中气十足,落定之后,鹰目一扫满地腥膻,视线落在许易脸上,伸手一指许易道,“你来告诉本尊前因后果。”气势雄张已极。

    许易扫了紫服大汉胸前的太极图一眼,猜到此人是七大正门太一道的人,正待开口,鬼火上人攸然落地,几乎是扑倒紫服大汉身前的秃顶老者跟前,指着许易,哀告道,“师兄,六鬼全死了,都是这人,都是这人害的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