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五百零九章 七煞魔音

第五百零九章 七煞魔音

    明神宗与宋听书面面相觑,对视一眼,皆暗忖,指望这秃驴搀和进来,什么事都别想谈成。

    当下,明神宗开门见山道,“炼狱,我等前来,是存了休止干戈之意,你也别总把妖植是你戮鬼门的鬼话挂在口上,这等心思骗骗自己也便罢了,何苦总拿出来作丑。那妖植和那小贼的关系,我等事后打听过,旁观者尽言那妖植为那小贼豢养,亲近已极。你戮鬼门抢夺不成,却反说那妖植是你戮鬼门之物,如此虚妄之言,说一遍便行了,说多了,置你戮鬼门堂堂威名于何地。”

    炼狱尊者老脸一红,正待作色,便见明神宗挥手道,“说句实话,没有你戮鬼门,我等出手,莫非拿不下那小贼?此来不过是不愿双方消息不畅,再起干戈,你炼狱总是一副大家都欠你怕你的态度,大家各施手段,要战便战就是。”

    炼狱尊者心如煮沸,面上青一阵红一阵,羞恼欲狂,理智却告诉他,明神宗说的是大实话。

    显然,拿“妖植是戮鬼门之物”已然镇不住三方,闹开了,双方各使手段,人家三方任何一方比照戮鬼门都不弱,以三敌一,戮鬼门如何敢保证在收拾小贼的过程中占得先机。

    若真叫明神宗得手,无法亲手灭贼且不说了,妖植定然无妄,除非真狠下心来,和三方血拼一场,胜负如何自不待言。

    形势比人强,炼狱尊者便有滔天火气,也只有吞进腹中。

    中年文士哈哈一笑道,“明先生快人快语,令人佩服,实不相瞒,三位便是不来,我也要着人前去相请的。三位既然大驾光临,那还请明先生说一说章程,鄙人与首座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见得明白。明神宗三位既然到此,定然在私底下沟通透彻了。

    明神宗道,“苏先生才是痛快人,那明某便直说了。灭杀小贼。我等四方合力,布下杀局,将之生擒,交与贵门,要杀要刮。悉听尊便。至于那妖植,只有一份,若生生分作四份未免不美。不若你我四方,各自出价,价高得者,其余三方,分享金票。不知苏先生以为此法可算公平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重重抱拳,“再公平也没有了,明先生之谋,苏某万分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炼狱。你意下如何?”明神宗道。

    炼狱尊者面沉如水,不置可否,心下其实也被说服了。

    要想强得,四方实力差不多,真闹起来,不说损失惨重,弄不好就得鸡飞蛋打。

    明神宗的法子,既将小贼交付出来,任由自己惩戒,等若全乎了自己面皮。又解决了争端,端的是公平合理。

    “首座无异议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代为表态。

    明神宗道,“既然如此,你我四方各自出价吧。”说着。招呼侍者取文房四宝。

    中年文士道,“莫非要暗标。”

    宋听书哈哈一笑,“此法雅致,我等何等身份,何苦学小人辈竞相撕咬,此法既公平又简捷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。侍者取来笔纸,明神宗,上善佛,苏听书各自早有腹案,一挥而就。

    炼狱尊者与中年文士,传音片刻,也在纸上落下数字。

    四方展示,却是明神宗出价最高,两千万金整,最接近明神宗的,正是戮鬼门,出价也不过一千两百万金。

    落差如此之大,三方败得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的确,妖植虽是奇珍,但各自倚重不同,太一道最擅炼丹术,如此天地奇珍,对其功效最大,愿以超乎寻常的高价摘取,也份属寻常。

    戮鬼门,御儒门,苦禅院也非是无所得,各自轻轻使力,便有近七百万金入手,不若得一重宝,尽皆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当下,便是心情最糟的炼狱尊者面上也好看了不少,摆出一副不计前嫌的模样,会同众人,向明神宗道喜。

    虚与委蛇片刻,明神宗道,“一旦妖植入手,金票立时奉上,当务之急,我等是不是该磋商出个妥帖办法,引那小贼入彀,不管怎么说,当下那小贼身上披上层虎皮,我等不好贸然下手。至于说走神京那边的路子,实在远水难救近火。毕竟灭杀小贼是因,得获妖植才是果。须得防着夜长梦多,让那小贼放走了妖植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皆称善,计较片刻,不得其法,独中年文士捻须微笑。

    明神宗面上一喜,抱拳道,“久闻苏先生神算无双,当有教我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笑道,“明先生过奖,此事说难也难,说易也易。灭杀之小贼之难,难在小贼之身份,想要灭之,暗杀都非良策,毕竟先前闹出的那一幕,可落在许多人眼中,若是小贼身死,难保朝廷不将这笔烂帐摊派在我等头上,故而,小贼要死,最好是枉死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诸人眼神一亮,明神宗手中多出一物,乃是一柄折扇,通体玉骨,扇柄处隐隐有阵法,流光溢彩,飞龙腾凤。

    “此扇唤作多宝扇,乃明某偶然所得,神龙玉为扇骨,血沁软金为扇面,扇尾有流光法阵,此扇扇凤,爽籁天成,最是醒神,明某乃是俗人,久闻苏先生乃当代雅士,宝剑赠英雄,此物便赠与先生。”

    明神宗含笑说罢,将多宝扇冲明神宗递来。

    他生性果决,中年文士这一卖关子,他便闻弦歌而知雅意。

    果然,中年文士毫不客气地将多宝扇收下,笑道,“苏某愧领。既要让小贼枉死,诸位怎可忘却七煞魂碑呢。”

    “七煞魔音!”

    明神宗豁然变色。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颔首道。

    “此法杀戮太重,我佛慈悲,善哉善哉。”

    上善佛低声诵念佛号不已。

    “妙哉!”

    宋听书冷目在上善佛圆乎乎的大头上瞥了一眼,刷的一收折扇,“七煞魔音一起,群魔乱舞,杀斗场中,观礼指挥使大人,死于乱阵之中,神鬼难怨,王廷也休想说出什么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有青衣随侍快步入堂,禀告说,“战宗周世荣求见。”

    刷的一下,众人齐齐变脸,炼狱尊者大袖一挥,“不见!一块香狗肉,都他娘的盯上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