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五百一十一章 生死蛊

第五百一十一章 生死蛊

    众人豁然变色,便连中年文士也黑了脸。

    不过寥寥数言,单凭周世荣一句春申君之论,不过将来由合理化了,想要博得众人信任,却是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周世荣哈哈一笑,“诸位前辈何必如此,周某又岂会行交浅言深之举。”

    话罢,他掌中现出一枚透明方瓶,瓶中一条春蚕摸样的肉虫,诡异的是此虫收尾皆生有头颅,诡异异常。

    “生死蛊。”

    宋听书惊声叫出。

    “何至于此,善哉善哉。”

    上善佛又开始猛念佛号。

    中年文士笑道,“公子倒是准备周全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生死蛊,乃是器虫合一,一旦生死虫进入人体,下蛊之人只需捏碎容瓶,任凭中蛊之人修为惊天,也决计难逃被蛊虫噬心而死之灾。

    周世荣微微一笑,取出双头虫,一口吞下,盖上容瓶,朝中年文士掷来,“要想合作成功,信任第一,周某与诸位前辈初见,空口无凭,还是此物最为踏实。”

    “痛快!”

    “虎父无犬子!”

    “公子放心,若是计成,此瓶定然归还。”

    这下,诸人尽皆放下心来,谁也未想到这位周公子竟是如此的干净利落,皆暗忖,此人竟与那位指挥使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中年文士道,“公子已展现了诚意,我等还不知公子所求呢,莫非也为妖植而来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炼狱尊者,宋听书,上善佛三位又各自盘算开了,毕竟价钱都谈好了,一张大饼三人吃,再加入一位,明神宗是无所谓,他三位的损失就大了,那可是动辄以百万金计数。

    周世荣道。“非也,妖植乃至宝,周某区区小辈,何德何能敢有此奢望。诸位前辈若是不弃,将此贼须弥环许与晚辈便可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尽皆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区区小贼,再是不凡,须弥环中能有何珍宝。料来姓周的求取须弥环,无非是把柄藏于须弥环中,任由他得去便是。

    当下,众人尽皆应允。

    周世荣连连道谢,强压住激涌心潮,不流出喜意,暗里却激动得险些显出真身。

    小贼之珍宝,何其多也,不说别的,但是那柄有一棒祭出。令人魂飞魄散的棒子,便是无价之宝。

    苍天有眼,守得云开见月明!

    计较清了得失厉害,中年文士便将围猎许易的法子道出。

    周世荣伸出拇指,“此计毒辣,世荣佩服。不过小贼奸狡,且身为指挥使,并非定要入场观战,若得迁延,恐生肘腋之患。周某倘使不来,诸公此策未必万全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笑道,“天幸有公子,也是此贼作恶多端。天毙其命。”

    众皆大笑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周世荣心下火热,动作迅速,辞别众人,立时便来寻许易。

    闻听周世荣造访,许易心潮顿涌,蓦地浮现出个刻骨铭心的名字。往事历历,血海深仇尽入胸怀。

    “胡子叔,我要躲起来么?”

    秋娃麻利地将最钟意的数种美味收进须弥环中,眨巴着乌溜溜地大眼睛,望着许易问道。

    许易本想让她藏起来,闻听此言,心头顿生酸楚,笑着道,“不用,以后只要胡子叔在,秋娃都不用藏起来。去玩吧,别出这个屋子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耶!”

    秋娃一蹦老高,雀跃不已,“我终于不用躲着啦,胡子叔太棒啦。”

    当下,拉着两名侍女,朝内堂遁去。

    许易感知全开,牢牢锁住秋娃,挥了挥手,禀告的随侍退下,俄顷,一派公子风范的周世荣行进门来,目光在厅中的几名随侍身上流转。

    许易微微一笑,伸手挥散诸位随侍,笑道,“老鬼,顶着这具躯体,我看你过得不错,逍遥得狠嘛。”

    周世荣面色一青,冷声道,“这具躯体,若非我用秘法维持,早就腐烂,终究非是己身,既不能修行,还得时时警惕,怕露马脚,你当我顶得痛快?小辈,照你的吩咐,我已顶着这具尸身潜伏多时了,不瞒你说,这具躯体已近极限,若你还不明示,恕老夫无法再用此身。”说话,撩开胸口,现出乌漆漆的枯骨。

    “果真是作久了公子,涨了脾气!”

    许易斜睨他道,“周道乾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果然根脚还在周道乾上,据老夫接受周世荣未及消散的识海,只知你和他有夺妻之恨,倒未曾料道你竟在打周道乾的主意。小辈,我劝你省省,如今的周道乾修为深不可测……”

    许是为脱却此身,让许易放弃挑战周道乾,周世荣将周道乾近况大肆吹捧一番,集中论述周道乾加入战宗,一战败战宗三大长老,剑种之名,威震七派。

    此番言论,两分吹捧,八分却是属实。

    许易沉吟不已,没想到自己际遇不凡,周道乾同样惊才绝艳,竟然加入了战宗。

    “小辈,你虽不凡,修成无量之海,但以老夫之见,周道乾乃是罕见武学奇才,更难得的是,此人醉心武道,心无旁骛,修行之快,远超想象,你想要对付他,但靠己力,几是不可能。不如你将阴尸奉还与我,待老夫修成天魔解体神功,顺手帮你除去此贼便是,何苦要你冥思苦想,却是蚍蜉撼树。”

    周世荣见许易沉吟,自觉是机会,循循善诱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如何行事,还轮不着你来教训,奉劝老鬼你收起旁的心思,摆正自己位置,你不过是老子的一招闲棋,有用最好,无用也罢,切莫忘乎所以,自以为非你不可,进而蹬鼻子上脸,想作那下棋之人,惹得老子火起,将你那具破阴尸退入地火之脉,倒要看看你疼是不疼。”

    许易太清楚这老鬼的机心了,此人能在古墓之中布下数百年之局,城府之深,当世罕见。

    许易从不会傻到去和老鬼斗心眼,他只牢牢抓准老鬼的命脉——阴尸,绝不肯给他平等对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老鬼便有千般心思,万般诱惑,始终不得其门而入。

    果然,许易一语道罢,周世荣立时铁青了脸,阴阴瞪着许易,恨不能将之生吞活剥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