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五百一十三章 怆然

第五百一十三章 怆然

    “为今之计,怕也只有答应了,至不济,召集明神宗等人,用影音球演一场密谋大戏,胡编个谋害之法,以那中年文士的奸诈,料来也能天衣无缝。届时,将这影音球持来见小贼,任小贼智谋通天,也绝想不到自己早已和明神宗等人合谋。”

    周世荣思忖再三,已觉盘算无差。

    “少说废话,你应是不应。”

    许易没兴趣听他奉承,越想越觉让老鬼前去卧底,大是稳妥。

    “小辈,你别欺人太甚,还望你说话算话,老夫再为你赴汤蹈火一回。”

    周世荣面上作愤愤然,心中冷笑不已,一语道罢,扭头便行。

    许易冷哼道,“老鬼,奉劝你一句,别耍花样,阴尸被我藏于无底之洞,你若想有朝一日,魂归本体,就老老实实配合。”

    阴尸实在他须弥环中,只是他心中始终绷着根弦,那就是绝不信任老鬼,而他也深知阴尸乃老鬼数百年温养,数百年之谋,尽为此尸,只要紧紧握住此条主线,任凭老鬼有通天花样,也绝翻不出自己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果然,许易话音方落,周世荣险些一头栽倒在地,若能咳血,他早就鲜血狂喷了。

    他的谋划不可谓不精细,他也有九分把握,那具阴尸就在小贼须弥环中。

    可就是那一分的可能,他也不敢冒丝毫的风险。

    正如许易所想,他数百年之谋,全在那具阴尸,若是灭杀了小贼,得了须弥环,未见阴尸。等待的怕只有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至于拷虐小贼阴魂,逼问阴尸下落,以小贼的心性。他不报丝毫希望。

    几乎是踉跄跨出门槛的,周世荣身心俱伤。枯坐鹰嘴岩许久,心中千万次鼓舞自己,拼一把,那阴尸必定在小贼须弥环中,却又千万次警醒自己,赌不得,赢则未必,输则魂飞魄散。此注太大,简直无法承受了。

    天风猎猎,枯坐半晌,怆然起身,折步西行,不多时,小贼所在之静思堂,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周世荣有了主意,他实在是赌不起,转念又想。只要小贼得偿所愿,阴死了周道乾,归还阴尸的可能性极大。

    毕竟阴尸不是什么灵丹宝药。小贼除了以此拿捏自己,别无他用。

    既然冒不起风险,也唯有继续受小贼蹂躏。

    怀揣着千分羞辱,万分不甘,周世荣再度登临。

    心不存幻想,周世荣干净利落地将先前与明神宗等人聚会密谋,原原本本告知了许易。

    许易拍案而起,“此辈竟是如此阴毒,若非你辛苦。说不得某便为宵小所趁。”

    他心中实在震骇,虽说自信本领不凡。但若真贸然陷入围攻,怕也得吃上个暗亏。

    毕竟。明神宗,炼狱尊者,宋听书,上善佛几人的手段,他也打听过,俱是当世有数强者,皆有杀手锏,纵横凝液无敌。

    周世荣心若死灰,没心思居功,只说,届时如何操作,皆听你意,便自告辞,甚至连许易的应对之法,也无心思聆听。

    周世荣既去,许易在大堂中盘算片刻,招来某位领队,耳语几句,立时,该领队乘坐机关鸟,火速奔赴最近的城郭,当夜子时回归,将某物交付许易。

    此事后话,略去不提。

    却说,领队方去,秋娃蹦跳而来,嚷嚷道,想姐姐了,要去寻姐姐。

    许易这才想起怎生就忘了雪仙子,霎时,脑海中浮现一个姿容绝世的绰约仙子,不免心旌摇曳。

    实事求是讲,到此世界多年,独独雪紫寒给他一种飘渺出尘,谪凡仙子的感觉,似乎有此人物,才证明自己身处某仙侠世界。

    念头到此,许易摇头苦笑,摒却杂念,抱起秋娃,阔步行出门去。

    问清秋娃,雪紫寒所在方位,七折八绕,行出幽径,广袤的演武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一目望去,视线便越过杀声震天的无数雷霆,直直被西北角的一座赤红铁碑吸去。

    铁碑高足三丈,通体赤红近黑,那妖异的赤红,似乎是经过千万年血海浸泡而成。

    快步靠近,行至近前三十丈,便有朦胧威压浸入胸怀。

    怀间嬉戏的秋娃猛地蜷成一团,拼命往他怀中缩紧,悄声道,“胡子叔,我怕,那块黑石头好冷。”

    许易揉揉她的小脑袋,绕远开去,视线死死凝在铁碑上那七个如血“杀”字上,久久不能释怀。

    绕远避开七煞魂碑,穿过厮杀声不止,热烈喧嚣的演武场,折而东行,行至北侧山腰,又现出一处平台。

    秋娃指着平台北角的一片低矮木屋道,“姐姐就住那儿。”说话,从许易怀中溜了下来,肉呼呼的小短腿儿如风车急舞。

    此时,演武场上擂战正酣,这片给选人暂居的木屋,颇为安宁。

    只有略略十余人散落四方,或晾晒衣物,或走着拳脚,惊见小娃奔跑,本有异动,再见一身玄甲的许易气场强大,复又归宁。

    “姐姐,姐姐,胡子叔来啦,胡子叔来啦……”

    小家伙第一次在人前现身,尤其是在这大庭广众下奔行,存心在姐姐面前招摇,远远便叫喊开了,扑到门前,直直从窗户跳了进去,却不见雪美人踪影,复又跳出,立时塌了鼻子,乌溜溜的大眼睛起了雾气。

    相比许易带给她欢乐,复生第一个见到的雪紫寒,则让小家伙深深依恋。

    乍不见了雪紫寒,小家伙真如不见了妈妈,立时便要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许易快步上前,一把将她抄起,宽慰道,“许是姐姐找你去了,乖乖,不哭,待胡子叔找找。”

    小人儿勉强止住眼泪,点点头,趴在许易怀里,哀哀凄凄。

    许易亮明指挥使的身份,喝问场间众人,立时便得了消息:雪紫寒一早便被流风长老使人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雪仙子,可洗好了,主上催促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帘幕之外,再度传来侍婢的催促声。

    浴桶内,清汤如雪,花瓣娇艳,雪紫寒如凝脂般的身子,浸泡其中已近两个时辰,稳稳盘坐浴桶之中,不曾动作分毫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