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五百一十六章 霸道

第五百一十六章 霸道

    “上三天又如何,本尊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。”

    紧邻战神策的光头胖子,双手虚抱,大喝一声,“气聚无量!”

    蓬勃气浪自他双手而上,朝左侧众大汉推去。

    他这一动,其余三人,俊面秀士,持杖老翁,袈裟头陀,齐齐动了。

    四人这一发招,气浪如天,虽只是真气,却尽显露高深武学,招法奇特,威力绝大。

    满室狂风浪涌,数十上三天好手,甚至来不及出手,便被气浪卷起。

    狂暴的气浪,卷的满室人影乱飞,劲力不绝,直直将四面墙壁轰塌,一时间,满室尘烟滚滚,哀嚎声不绝。

    流风长老长啸一声,“战神策,莫非你战宗真要与我上三天开战!”

    一声长吟,一柄赤红大关刀现在流风长老手中。

    战神策冷道,“张流风,你也太当自己是回事了,我欺你便欺你,干上三天何事。我敢和你打赌,即便梵主座知晓今日之事,你也绝吃不了好果子,为了个女人,敢和我争雄,嘿嘿,传出去,你张某人名声挺好么。倒是战某要爱就爱,要恨就恨,潇洒自如,便是我父也不羁縻与我,你比得了么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张流风好似鼓掌的皮球挨了铁锥,刺啦一下,气势全无。

    的确,他知晓战神策说的没错,这个哑巴亏,他是吃定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老子最恨别人在老子面前舞刀弄枪,你算什么东西,也敢觊觎如此国色天香,真真该死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战神策单掌抓出。一道龙形光手顿生,呼啸朝张流风抓来。

    张流风大惊,猛地一刀劈出。刀气直斩龙爪,刀气凛冽。霍然将龙爪冲散。

    张流风冷哼一声,正待出言,岂料,那冲散的龙爪掠过刀气,再度聚形,一爪正冲张流风胸口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巨响,张流风如遭巨锤,极品法衣轰然崩散。凌空一口鲜血喷出老远。

    勉强控住身子,跪倒在地,双目充血,指着战神策,一个“你”字才将出口,胸口一麻,又喷出大口血来。

    蓦地,他心中恨意顿消,取而代之的是,不可思议的惊诧。

    久闻战神策修为精深。他怎么也没想到此人竟是如此的恐怖,他自问论修为,在上三天九大长老中。已算翘楚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竟连战神策一招都接不住。

    “大越三千俊,神策卓不凡,名不虚传呀!”

    俊面秀士高声吟道。

    战神策得意一笑,飘然落定,缓步朝雪美人走来,白皙手掌一晃,一朵娇艳玫瑰凭空而生。

    “名花赠美人,送你!”

    说话。指头轻弹,玫瑰被一股无形劲气裹住。朝雪紫寒头发插来。

    “你的花臭,不要!”

    小家伙作个鬼脸。小手一伸,一根绿藤伸出,将那玫瑰卷入掌中,揉个稀烂。

    “妖植!”

    战神策惊呼一声,死死盯住秋娃。

    俊面秀士四人亦双目放光。

    “眼睛瞪这么圆作甚,本座奉劝尔等,别动歪心眼,后果很言重。”

    看了半晌热闹,许易已失去在此待下去的心思,把住雪紫寒皓腕,微微一笑,“表妹,且随我去。”

    “区区王廷鹰犬,也敢嚣张!本公子若想为官,禁卫总统领也非是不能,你信与不信。”

    战神策斜睨许易,并未立刻动手,他虽蛮横惯了,并非不通时务,深知眼下王廷正是聚拢威望之时,此人身披官皮,代表王廷前来观礼,若真当众与其动手,麻烦非小。

    只愿此人识时务,知晓战宗,尤其是己父在王廷的威望,乖乖避退。

    “信!”

    许易轻飘飘丢出一句,拉着雪紫寒大步而行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,战神策足下地板,碎成米分末,目光在圆润如球的胖员外脸上一打。

    后者长啸一声,“鹰爪孙,战神策惧你,老子闲云野鹤,还怕你这身虎皮。”凌空一纵,兜头朝许易抓来。

    “好胆!”

    许易左臂扬起,劲力到处,护腕一热,神剑擒龙发动,几道细芒射出,肉眼不可见,又无气感,远时不觉,近时再觉,已然不及,胖员外才激发真气,几道细芒瞬间穿过气浪,直直打在他胸口,噗,噗,噗,连续微不可觉的声响后,胖员外兜头便倒,不多时,一团黑气便从头顶冒出,许易随手弹出一颗散魂珠,满室刮过一阵阴风,寒到众人的骨子里。

    “区区江湖草莽,也敢袭杀王廷命官,罪该万死。”

    许易寒声如铁,话音方落,连续踢踏声响传来,一队甲士鱼贯而来。

    不待众甲士行礼,许易指着地上的胖员外道,“此人袭杀本指挥使,被本指挥使击毙,细细调查此人身份。对了,战神策与此人相识,将之带回问话,形成笔录,上报刑部。”

    “蹬鼻子上脸!”

    战神策面沉如水,他万没想到此人竟是如此大胆,完全不将自己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他战某人虽无有官身,顶着战天子的名号,便是内阁大学士亦以子侄辈视之,区区观礼指挥使芝麻大的官儿,竟敢如此无礼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战神策倒霉,谁叫他遭遇的根本就是非主流官员。

    许易这家伙根本就没打算长在大越官场厮混,既不想升官,又不想着拉帮结派,岂惧他战公子动用官场势力报复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摆正自己位置!”

    许易冷冷一指,阔步前行。

    不住咳血的张流风望着渐将融进金色光幕中的两人身影,百味杂陈,却又莫名快意。

    领队甲士长驱直进,行至战神策身边,冷声道,“战公子,还请告知当时情况,与死者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战神策气得头颅发胀,真想一掌生劈了这方块脸的甲士,可想到父亲教诲,实在不愿和该死的刑部再扯上关系,顺手一指俊面秀士,“你想知道的,他皆知晓,稍后本公子具名便是。”恨声道罢,猛地一拳冲天,偌大个穹顶被他暴虐一击,整个儿脱离,朝天飞去。

    许易拽着雪紫寒,狂飙突进,直行出数里,眼见明思堂遥遥在望,方才松开手来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