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五百三十一章 摘星塔,魔云洞

第五百三十一章 摘星塔,魔云洞

    战神策最先腾身而起,恐怖的剧变,让他失去了杀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明神宗聚集最后的力气,唤出了机关鸟,跨坐其上,筋疲力竭的苏先生,不停喘息的上善佛,一左一右,勾着明神宗的大脚,逃出升天。

    更有无数分布在各处的带队首脑,派中子弟,以及早早被许易支开的众甲士,各寻出路,逃出升天。

    如此恐怖的剧变,若在许易曾经存活的那个世界,当是灭顶之灾,但在此处,却不足以给这些站在修行界上首的强者们,带来致命的伤害。

    一时间,无数的机关鸟自万丈烟尘中冲出,数艘龙首破云而上,只是所有人的脸上,渐渐地,都生出了强烈的恐怖,随即,这恐怖便化作了狂喜。

    塌陷的龙首峰陡然迸出冲天宝光,一个纯白的巍峨宫殿,赫然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那宫殿周身放着莹莹光亮,像是活物,不断下沉,不断扩张,如诸神造物一般,震骇人心。

    随着十万大山的垮塌,岷江彻底改道,滔滔东海之水漫涌而来,淹没十万大山,滚滚奔流,转瞬那巍峨宫殿,似乎完成了乾坤挪移,自巍峨山巅,转至这浩瀚海波之上。

    惊天动地的剧变,宛若天罚,即使见识过云劫,阴劫的诸多强者,也在这翻天覆地的沧桑剧变之中,深深地震撼着心灵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此间埋葬大山,改道河流,震动星河的剧变,终于惊动了无数强者。

    神京,皇城内,有一摘星塔,塔高三百丈,耗资巨万打造而成。

    皇城之内,最重隐私,建筑高矮。尤受限制,须得工部做出详细的规划而定。

    而这摘星塔几悬于半空,星河灿烂之际,伸手摸天。几可触摸星辰,俯而下望,非但能远眺京畿内外,皇城之中,更是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穷究道理。此等建筑绝不能出现在皇城中,偏偏出现了,自然有其因由。

    原来此座摘星塔,正是当今天子专为九皇子所建。

    只因九皇子说了一句,“皇城喧嚣,俗气逼人,不适合修炼,愿往名山大泽隐居避世,穷究武道之源。”

    当今天子便尽起皇室之资,征伐十万巧匠。三月而成此摘星塔。

    龙首峰剧变爆发之际,,摘星塔上,九皇子姬无咎着一袭玄衣,盘膝而坐,此人似乎占尽天命,非只天资无双,形貌亦是当世一品,剑眉星目,英俊无匹。

    手中翻转着一柄寻常模样的小刀。只刀身极薄,在修长掌中不断翻滚,如生出灵性的精灵。

    秀剑一般的俊眉微微一簇,手中的小刀冲天而起。掠空之上五十丈,精准地穿过一条七尺长通体皆黑的飞天蜈蚣的头颅。

    姬无咎大手一抓,急速下坠的飞天蜈蚣尸身,如遇涡旋,稳稳落于姬无咎身前。

    若有旁人在场,怕不要惊得目瞪口呆。这条飞天蜈蚣已生出七对触足,分明到了开智中期。

    飞天蜈蚣虽不属上三品天妖,却是天妖中的顶尖存在,开智中期的天妖,几乎有凝液后期修士的战力。

    就这么被一刀横空,轻松取走了性命,何等的惊世骇俗。

    姬无咎正待吩咐随侍将这打扰自己清修的妖孽收走,冲天星光于北方传来,继而耀眼宝光覆盖了漫天星河。

    刷的一下,姬无咎站起身来,英俊无匹却长年安静如平湖的脸上,掀起滔天风浪,喃喃道,“天监算得不错,我的机缘到了。”飞身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鬼哭崖,魔云洞。

    两个道袍小童,焦急地在洞外乱转,互相目视数次,皆在鼓动对方,去按压洞府外的绿色八卦突起。

    洞府内,妖骏驰白面烧红,双掌如搓如磨,丰沛的煞气自掌中生出,化作诡异的气旋,源源不断地朝身前的赤铜炼炉中涌起。

    精粹的地火被精纯的煞气催逼,化作一个浑圆的火球,将赤铜炼炉牢牢包裹。

    这般煅烧,已持续整整三天三夜,以妖骏驰的通天修为,如此熬磨下去,整个人也极尽疲乏。

    又坚持片刻,砰砰砰,赤铜炼炉的鼎盖忽的开始疯狂作响。

    妖骏驰双目射出妖异金芒,双掌连续搓动,火球越缩越小,却越发浑厚,几近凝实。

    轰的一生,鼎盖炸开,一根通体金黄的细绳跃出炉外,仔细瞧去,那细绳赫然是妖骏驰自紫陌轩强行买走的蛟龙须。

    妖骏驰猛地喷出一口精血,正落在蛟龙须之上,蛟龙须似乎化活,将淋落其上的精血,吞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大手一抄,蛟龙须落入掌中,妖骏驰仔细摩挲,目光最后在鞭身上的一处浅而繁复的花纹上凝聚,浑身忍不住颤抖,“法纹,终于炼出法纹了,虽只一道,却也入了法器的门槛,文老贼啊文老贼,你若不死,我真想用这打灵鞭好生领教你的赤魂剑……”

    忽地,视线又在对面墙壁汇聚。

    墙壁之上,镶嵌着一个水晶棺,棺身极薄,严格来算,倒不如说是个画框。

    水晶棺内,妖无悔赤身裸体,俊美的身材和美艳的容颜依旧,只是整个身子却由离体化作了平面。

    不错,眼前的妖无悔已没有了生命的气息,被制成了人体标本,慰藉着妖骏驰的永恒思念。

    凝视许久,妖骏驰抚摸着水晶棺,好似抚摸着沉睡的妖无悔,喃喃道,“你放心,打灵鞭已成,即使那小贼躲在神京,叔父也定将之捉拿到你身前,抽魂炼魄熬髓,令其万世不得超脱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洞门霍然开启。

    原来,妖骏驰要教训,若非十万火急,严令两个道童不得前来相扰。

    彼时,星河开辟,北方星光接天,如此异状,两个道童也不知眼前情况是在十万火急之列。

    纠结之余,皆踌躇不前,踌躇未久,冲天宝光遮掩星光。

    这下,以两位小童的浅陋见识,亦知晓当有惊天异宝现世。

    两人争相触发禁制,洞府开启。

    妖骏驰正待喝问变故,耀眼的宝光如初升的太阳,照得妖骏驰思绪飘飞,身体飚飞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