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五百三十五章 青衣老者

第五百三十五章 青衣老者

    姜家众人拼死往光幕中跃入,十数尾行的强者,亦跃上舟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冷冽青年和沉稳中年,如流云追月般,已到了二十丈外。

    “封闭大阵!”

    眼见已到了最危急关头,道冠老者不敢冒险,豁然一剑,将姜家龙舟断为两段,便要闭合大阵,隔绝外人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一个青衣老者大喝一声,身形如鬼似魅,双手连抓,一众混入舟中的强者,被他如抓沙包一般,尽数扔出舟外。

    “还楞什么,姜成还不接应众弟子入内!”

    青衣老者狂声大喝,转瞬不仅将众强者驱逐出舟,三抓两抓,将仅剩的七八个目瞪口呆的气海境弟子,掷入光幕之中。

    惊变突发,非但道冠老者惊呆了,姜成也看傻了,实在不知这人从哪里冒出来的。

    忽的,那青衣老者又朝骑云小队扑去。

    只这片刻,骑云小队便陷入了苦战,凛冽的剑阵被铺天盖地的攻击淹没。

    那青衣老者扑入战群,如虎入羊群,转瞬便破开条缺口,护着筋疲力竭的骑云小队,且战且退。

    “星移斗转,天呐,真是星移斗转,我万万没想到星移斗转竟有此等威力。”

    “这真是我姜家绝学么,竟然威猛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天呐,枉我以为天下绝学精妙只在天榜前三,殊不知身在宝山而不自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青衣老者的恐怖手段,所有人都震惊了,尤其是姜家众人,正因为了解自家家传绝学,才知道青衣老者使出的手段是何等恐怖。

    简直无物能伤,无气不化,反掌间威力绝伦。

    “小辈自退,某来断后。”

    青衣老者大喝一声,双掌间丰沛的气流,如山如海。瞬间清出一道真空地带。

    骑云小队火速朝光幕扑去,就在这时,青衣老者狂飙猛进,绕到最后一位骑云队员的左侧。

    他方绕到。沉稳中年恐怖的剑招杀到,瞬间削掉青衣老者半个肩膀,鲜血狂飙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冷冽青年恐怖的八波共振又至,正轰在青衣老者胸口。竟将青衣老者直直击入光幕之中。

    不用道冠老者大喝,罗天幻阵再度开启,十数位飚若疾风的强者,只差毫厘,愣生生撞在光幕之上,远远弹开。

    夺门之战,就此告一段落,光幕之外,叫骂之声不绝,狂躁的愤恨之情。直冲天际。

    门内众人惊魂甫定,一波姜家人围入青衣老者,互以目视,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青衣老者伤得实在是太重了,半边身子似乎都碎裂了,胸膛也凹陷一大块,能活着都是奇迹。

    联想到冷冽青年和沉稳中年那各自能米分碎龙舟光罩的恐怖一击,合而为一,施加在这青衣老者身上。

    此刻,这人还能喘气。已证明了非凡的能耐。

    青衣老者颤巍巍地倒出两粒丹药,塞进口中,躺在地上,抬了抬手指。想说话,“嗬嗬”难以成言。

    “姜兄,老前辈如此情状,怎能就躺在地上。”

    道冠老者很奇怪地看着这帮手足无措的姜家人问道。

    姜成粗大的鹰鼻上,不知觉间,布满了汗液。惊魂方定,他又纠结起眼前青衣老者的身份来。

    “回禀诸葛长老,这位老爷子我们皆不认识,实在不知晓是何方神圣。”

    答话的是个红衣壮汉,唤作姜能,乃是姜家戒堂副首座,亦是此次姜家赴龙首峰的副领队。

    他身在戒堂,对姜家内外极是了解,姜家枝叶繁茂,他的确不可能认识所有的姜家人,但像青衣老者这个年纪,这等级数的他绝不可能不认识,偏偏他搜肠刮肚,也没搜出这一号人来。

    姜能话音方落,道冠老者尚不及接茬,一位疤面中年先发怒了,“姜能,你此话何意,莫非怀疑前辈的身份。若非前辈,我姜家能有几人进入此间,骑云小队能不全军覆没,你也太贪权了吧。”

    姜能大怒,“姜杰,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你以为有旧怨,却不能如此往我身上泼污水,老前辈之恩义,我岂能忘怀,可老前辈的确非我姜家之人,不信你随意询问,看谁认识前辈。”

    姜能,姜杰素有积怨,和姜成同为凝液强者,三人算是此次姜家赴龙首峰的武力保障。

    若是姜杰以旁事寻衅,姜能至多冷笑不应,可姜杰抓住机会,以这青衣老者做文章,姜能万万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此刻,姜杰指责之声未落,姜家众人一多半,皆怒目相视姜能,显然,青衣老者先前的救护之德,实在是送大发了。

    姜杰冷笑,“少提什么旧怨,我姜杰是就事论事,若非我姜家人,老爷子如何能将星移斗转修炼到如此程度?若非我姜家之人,老爷子何苦拼命救护我等晚辈?你姜能虽在戒堂,安能将我姜家数万人尽识?”

    姜能哑然,他的确无非回答姜杰的这两点质问。

    “够了!当老子是死人?大庭广众,如此喧哗,还嫌丢人不够?”

    姜成冷声呵斥,阻断争执,快走两步,来到青衣老者身前,此刻青衣老者已被姜家子弟送到一张软毯之上。

    姜成正待相问,啪嗒一声,老爷子手中掉落出一块赤红令牌,一个鲜红的姜字被几朵极富神韵的祥云围绕,赫然正是姜家高层独有的令牌。

    此令牌一出,姜家众人凛然,随即大喜。

    这下,青衣老者的身份,没人怀疑了,既精修星移斗转,又持有姜家令牌,不是姜家自己人,又能是谁?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姜杰大喝一声,“老爷子是守陵长老,只有守陵长老,才有如此本领。”

    守陵长老,众多姜家子女一片茫然,似乎从未听过家族之中还有这个群体的存在。

    姜成,姜能互以目视,相互传音。

    姜成道,“难不成真是守陵长老,可守陵长老从不出外,怎会突然至此?”

    姜能道,“若是守陵长老,那我还真不认识,能将家传绝学修炼到此等地步,除了守陵长老,也实在难有旁人?莫非是家主以卜算神术,算到此次赴龙首峰,必有机缘,才派出守陵长老,暗中护持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