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五百六十一章 数题

五百六十一章 数题

    来的四头大妖,便只这二位挂着漆黑如墨的铁牌,其余的一头身长丈余的巨角斑斓豹,和一条身如碧绿玉带的双头蜈蚣,挂着白牌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只要你老蛇多吸几块牌子,不什么都有了,何必争这点长短。”

    碧眼蟾蜍桀桀道,每吐出一个字,身体便一膨一缩,两只碧绿的眼睛猛烈外凸,形状十分骇人。

    那白衣女修方要动作,伴生蛇蝎的蝎头吹一口气,地上猛地现出一排文字,“卑鄙的人族,我劝你别动其他花样,乖乖自裁,尚能减些痛苦,倘若妄动,伟大的蛇蝎大人比让你受尽万苦而死,伟大的蛇蝎大人要的,不过是完全的血食。”

    开智后期的妖孽,论智慧,实在不在人族之下,见多了人族各式恐怖的攻击手段,伴生蛇蝎深知不能给卑鄙的人族任何出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那白衣女郎忽的伸出脚尖,在地上划出一排文字,“伟大,我看未必吧,尔等妖族自负开智,我有一题不解,你这伟大的蛇蝎大人,可能为我解惑……”

    字迹到此,那白衣女郎也不管四妖同不同意,便在地上继续写到,“一冰崖高五百丈,一蛇长三丈,每日十二个时辰,白日六个时辰,上爬百丈,晚间六个时辰,下坠五丈,且问此蛇从头到尾皆爬上崖来,共需几日。”

    四妖本是不耐烦和这白衣女郎废话的,只待其自尽,便共分血食。

    然则,这白衣女郎将问题一摆出,四妖的注意力彻底被吸走。

    身为开智期的大妖,思考能力已经颇强,然则妖类的本性。注定了他们的智慧也只会用在杀戮上,就像原始社会的人族,智力虽然不差,用在的也多是如何快速捕猎,如何铸屋避雨。却绝难去思考数学命题。

    偏生这妖类非是原始人族。正因不是人族,好似缺什么就特别需要补充什么,智慧初生,妖族便特别喜欢展露智慧,尤其是喜欢在人族面前展露智慧。

    似乎这样,便能获得强烈的快感。

    此刻,白衣女郎给出了题目。简直就如摆出了诱惑至极的盛宴。哪怕明知这盛宴中的食物裹着毒药,四妖也忍不住要去尝试。

    在伴生蛇蝎的吩咐下,双头蜈蚣被委屈地分派了负责看守白衣女郎的人物。

    其余三妖各自忙活开了,伴生蛇蝎抽打巨木,弄出大片树枝,开始摆弄树枝,作着最原始的数筹。

    碧眼蟾蜍则踏碎一块巨石,拣出若干石子。不断摆弄。

    白牌巨角斑斓豹,则用豹爪。在地上画出了一个山崖,和一条小蛇,似乎这样便能有助于解题。

    便连那负责看守白衣女郎的双头蜈蚣,左边的一排触角,都不住地在地上滑动,似也在潜心计算。

    至于模样古怪毫无武力特色的长毛尖嘴妖许易,则被自动忽略了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杀机就在这忽略中,猛烈爆发了。

    行到伴生蛇蝎近前,许易几乎没受到丁点干扰,赤色小剑现在手中,轻轻挥动两下,蛇头,蝎头被轻松斩断,被他两脚踏得稀烂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他行动太过迅速,还是众妖太过沉浸,蛇头蝎头被斩落刹那,三妖几乎毫无察觉,唯独那白衣女郎惊得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一击得手,许易暴起发难,身形一闪,到得碧眼蟾蜍身前,不待他抬头,赤色小剑便自碧眼蟾蜍头顶灌入,尚来不及喷出毒药,碧眼蟾蜍哼也未哼,便一命归西。

    灭杀掉两头黑牌大妖,许易心下大定,而这时,那巨角斑斓豹,和双头蜈蚣虽回过神来,满脑子却被喷涌而来的不可思议和无法理解,挤成了浆糊,连嘶吼咆哮都忘了。

    许易长身再进,左手握住巨角斑斓豹头顶处的巨角,轻松抵消了巨豹腾空扑来的巨力,右手握拳,猛烈击来,轰得一声巨响,巨角斑斓豹那坚如金刚能抵血器劈砍的头颅,瞬间炸开,血红雪白四散飚落。

    双头蜈蚣实在无法理解一个青牌小妖,是如何生出这般奇异本领的,更弄不清楚,同为开化的妖兽,怎么就敢再无妖王明令之下,悍然击杀同类的,但理智告诉他,此地不宜久留,甚至来不及灭杀那白衣女郎。

    双头蜈蚣身形一卷,便朝林中飚进,才奔出十余丈,天空上,一道黑影降落,大脚踏在他飚进的身体上,他双头豁然张开,露出锋利的獠牙,玉带般的身子卷动,将那人紧紧缠绕,双头正待咬来,身子猛地一头,两个始终相连的头颅,陡然分开了。

    双头蜈蚣那堪比金铁的身子,竟生生被许易扯作两截。

    草草收束了四头大妖的妖尸,身形一展,猛地拔高,几个跳跃,便再度将那夺命而逃的白衣女郎拦住。

    白衣女郎正待捏碎手中的试练牌,地下显出一排文字,“小妞,你很美,交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白衣女郎精致的绣口陡然张作了“o”型,手上一滑,好容易抢回来的试练牌,啪的又落了地。

    那颠覆她认识的恐怖怪物,一弯腰,将那试练牌捡了起来,朝她抛来,怔怔捧着试练牌,先前还能给妖怪出题的白衣女郎只觉自己的脑袋都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就在她莫名其妙之际,地上忽然多出一套乌漆漆护甲,她还没醒过神来,地上又多出一排文字,“小妞,给大爷笑一个,这护甲就送你了。”

    白衣女郎强自压下激荡的心神,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,忽的,那怪物仰天大笑,身形一闪,便消失在眼前,不待她送目看去,两块黑色铁牌如电光一般落进手来。

    抬头望着空荡荡的四方,白衣女郎简直呆住了,莫名地脑子里闪出一个瘦硬的身影,想要把那瘦硬的身影和那恐怖怪物合二为一,可不管他怎么努力,却始终难以成功。

    白衣女郎出神片刻,猛地想起此刻非是善地,便有万千古怪,先离开此地再说,当下麻利地收取了护甲,黑牌,以及那块试练牌,飞身直进,试练牌更是死死扣在手中,若有不对,便闪身离开就是,左右有了这两块黑牌,已经超过了试练规定的最低要求,即便被传送,定然也是被传送至赏宫殿,不会被传送出神殿之外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