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五百八十二章 崩塌

五百八十二章 崩塌

    “草,中计了!”

    惊惶之际,傻大个哪里还不知道金雕大王肯耐下性子废话,分明等的就是这一刻。要·1要

    只不过他不明白,以金雕大王的速度,和口中的星芒,何必要废此一举,毕竟这老妖又不知晓自己的防御能力。

    傻大个不知道的是,他的诸般诡异,已引起了金雕大王怀疑,适才金雕大王眸子中的黑气,便是开智巅峰期大妖的观气秘法。

    那一目扫过,他身上半点妖气也无,金雕大王吃惊之下,心中疑惑已然开解,自然知晓自己的两个儿子,定然已丧在这卑鄙的人族手中。

    且以他的智慧,更是知晓,能在如此短时间内,灭掉自己两个儿子的人族,必定是强者中的强者。

    更遑论这卑鄙的人族,不但有秘法化作妖貌,更能通晓妖言,实在是生平未遇之敌。

    故而,他早早收起对人族的小觑之心,更不惜使用计谋,为的便是一击必杀。

    相比口中星芒,他更相信自己那对无坚不摧的利爪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金雕大王的一对利爪,已然按到了傻大个的双肩,锋利的双爪,瞬间刺破了皮肤,扎进了肌肉中,快要触碰到骨骼,尖锐的钢啄对准傻大个的头颅啄来。·

    生死一线之际,好个傻大个,头脑前所未有的清明,早在金雕大王双爪刺破皮肉之际,他便擒了赤红小剑在手,不管不顾,费力朝金雕大王胸口扎去,森然的死气,还未触及翎毛,金雕大王便生出强大的危机感,似乎知道在自己啄破这卑鄙人族的当口,胸口定然被这恐怖的小剑戳出个孔洞来。

    刹那间,他做出了选择,猛地撒开傻大个,腾空而起,避开了赤红小剑,口中星芒再吐,傻大个似乎早料到他必有此招,猛地一个翻身,护住了怀里的兔子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巨响,傻大个肩头飚飞了大片皮肉。

    好似那大片皮肉和汩汩鲜血,并非是自己身上的,傻大个狂飙直进,朝东南向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金雕大王怔了怔,似乎完全没回过神来,的确,尽管他早预料到眼前这个妖貌妖言的人族,定然不好对付,可他万没想到这家伙竟然难缠到了这般地步。

    他口中的星芒,乃是他金雕族的本命神通,威力绝伦,黑牌大妖也难承受一击,那长毛长嘴的家伙虽是妖貌,明明是人族,防御力怎么能超过妖族?

    左思右想不通,金雕大王也懒得再想,反正这卑鄙的人类防得住一次,两次,还能防得住十次,百次不成。

    w书ww·1kan

    遮云蔽月的双翅一展,庞大的身形化作一道金色电芒,朝那疯狂奔突的长毛长嘴的人族追去。

    “巴拉巴拉,西边,西边最近,出了隔离带,金雕大王便出不来了,巴拉巴拉。”

    几度死里逃生,粉红兔子的神经终于坚韧了不少,躲在傻大个怀里,尖声出着主意。

    的确,她出的是好主意,可此间离出雕领山还有十几里,这般狂奔,少说也得半盏茶的功夫。

    以傻大个的防御力和速度,硬抗这半盏茶的功夫,原本也不是做不到,毕竟有源源不绝的丹药供应。

    可他怀中的粉红兔子,如何能撑得住这半盏茶的功夫。

    东南,唯有东南向,才有一线生机,但因傻大个从那处感觉到一大群强大的气息,在飞速靠近,显然又有贪功的,来寻这金雕大王赚积分了。

    只有和那帮家伙汇合,由那帮家伙作片刻挡箭牌,才有逃出生天的希望。

    粉红兔子此言一出,傻大个没有采纳,却彻底惊到了已追至近前的金雕大王。

    此前,他一直没太关注这粉红兔子,注意力和攻击力也始终放在傻大个身上,即便傻大个适才拼着硬受一击,也要转身,落在金雕大王眼中,也不过是傻大个拼死调整遁姿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粉红兔子建言出逃,他才陡然回过味儿来,立时,好似奉为圭臬的天条被捅翻了,尖声利啸,“荒谬,荒天下之大谬,明明是一人一妖,怎么能混作一团,兀那兔子,不怕死后万劫不复么?”

    “巴拉巴拉,胡说,他是本大王的铁杆心腹,别想糊弄我,巴拉巴拉。”

    金雕大王给她的威压实在太大了,数百年的王者风范,在金雕领万妖之中,竖起了难以反抗的图腾形象,此刻,粉红兔子心下既惊又怒,仍不敢出恶言。

    金雕大王正打算喷出星芒,一举将这粉红兔子灭杀,陡听抗辩之词,却比惊闻二子身死,还要来得激动,妖族和人族,自太古以来,便是死敌,身为妖族中的王者,他能屠戮万千不服命令的僚属,却绝不愿手下出现一个认人族为友的妖族。

    对他金雕大王而言,这是镌刻进血脉的耻辱。

    “无知小妖,本王想起来了,你定是冰霜兔一族,愚昧啊,和八十年前,本王享用的那只冰霜兔一般无二的愚昧,你在那长毛长嘴人族的臂腕上摸摸,必有须弥环。”

    金雕大王怒声喝道,他甚至停止了攻击,非要这无知兔妖,幡然醒悟不可。

    闻听此言,粉红兔子好似被雷霆劈中,傻大个环抱她时,她赫然感觉到了那块圆形的凸起。

    先前挣命奔逃,她根本来不及细察,甚至根本不曾在此上留心。

    此刻,金雕大王一提醒,三颗光影珠的画面,如投影一般,一张张投射在她的心房上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人族只要一攻击傻大个,就会消失?为什么从不见傻大个和人族交手?为什么傻大个明明是白牌小妖,却有如此的本领?为什么傻大个根本不怕金雕大王?为什么金雕大王第一次见傻大个,就断定他是人族?为什么傻大个手臂上正好有个那银环一般的凸起,为什么,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无数的破绽,一刹那,充满了她的脑海,粉红兔子的精神殿堂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不,傻大个绝不是卑鄙的人族,若是人族,他为什么要拼死救自己,对,一定是骗我的,该死的老鸟骗本大王的,一定是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