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五百八十六章 战妖尊

五百八十六章 战妖尊

    双翅一展,身形瞬移,远胜庚铁的双爪,正中道袍老者胸口,其时,道袍老者脸上的喜色还未来得及消退,下一刻,整个人从胸腹破开,愣生生被金雕大王的一对利爪,扯作两爿,各种猩红的脏器从半空中滑落。

    金雕大王再吸一口气,道袍老者的阴魂依旧被他吸入口来,连吞两大阴魂,金雕大王周身的红线,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,因释放金梭大招而稍稍委顿的精神,也昂然起来。

    战局的反复,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。

    惊见道袍老者和雪服青年的惨死,红袍大汉唬得魂飞魄散,哪里还有半点斗志,唤出机关鸟,架起便朝远方冲去。

    金雕大王憋了这许久的怒气,岂能就此消散,双翅连展,瞬间赶到近前,金刚一般的尖啄,正中红袍大汉头颅。

    夸嚓一声,红袍大汉白花花的脑浆子被金雕大王一口吸光,随即,又一道浓郁的黑气,没入口中。

    说来话长,一切不过发生在数息之间,底下观望的众人甚至还未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直到金雕大王展翅飚来,金冠青年发出一道凄厉至极的惨叫,“护驾护驾!”双腿便要迈开,却浑身发软,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无。

    而被他聚拢的一众豪杰好汉,更是不堪,少部分瘫软在地,大部分玩命狂奔。

    眼见着金雕大王便要奔到近前,半空里忽然打了个盘旋,朝盘坐在树下的长毛长嘴的怪物杀来。

    岂不知许易始终关注着战局,更是深知金雕大王的奸诈,自金雕大王盘旋而下,朝金冠青年等人俯冲而来之际,他便算准了这妖孽必定会折翼冲向自己。

    道理实在不复杂,相比自己和金雕大王的仇恨,金冠青年等人在金雕大王眼中,不过是讨厌的蝼蚁。

    早在红袍大汉被啄破头颅之际,他毛茸茸的掌中,现出十枚极品回元丹,四枚极品补气丹。

    此刻,他周身的可怖伤势,在数粒极品丹药的催持下,已接近痊愈。

    就在金雕大王朝金冠青年等人狂冲而来之际,他一仰头,尽数将十四枚丹药,吞下腹来。

    若是精擅丹道的大师在此,一准得瞪瞎眼睛。

    极品回元丹,极品补气丹,皆是催动血气,催发修复力的药力强劲的灵丹妙药。

    寻常武者,一颗下肚,便要盘膝打坐,静心凝神,缓缓压制血气,舒缓药力。

    向许易这般十四颗丹药入腹,周身又无伤患之辈,简直是在自杀。

    许易自然不会自杀,他满腔的悲伤和压抑已压缩到了极致,他要大战一场。

    金雕大王折翼之际,十四颗丹药尽数入腹,金雕大王迎着他射来喷薄的星芒,许易纹丝不动,一道,两道,三道,一连三道星芒炸在胸口,瞬间带飞大量的皮肉,直到第四道星芒射来,许易爆身而起。

    蓄势已久的他,腾身之际,方圆三丈的地面都猛地塌陷下去。

    他虽过度哀伤,头脑却前所未有的清醒,他深知要灭杀这该死的扁毛畜生,唯有近身作战。

    故而,他硬受了金雕大王三击,只会让其靠近。

    许易庞大的身子,如世上最敏捷的螳螂,轰的一跃十余丈,朝金雕大王狂抓而来。

    好个金雕大王,果真狡诈无比,有了前番轰炸许易背脊,而不致其死亡,金雕大王便已知晓眼前这卑鄙无耻的人族有着可怕的防御力。

    他怎么可能还不小心谨慎,三道星芒喷射,此人稳立不动,金雕大王便意识到这卑鄙的人族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了,心中冷笑不已,“就算本王让你靠近,近身搏斗,你这卑鄙的人类还能胜过本王不成。”

    心中虽然腹诽,不过,金雕大王并不愿给许易靠近的机会,让敌人的愿望落空,让着卑鄙的人类被自己狂轰乱炸绝望而死,才能让金雕大王稍稍领略到些许快意。

    眼见许易电光一般,扑到丈许之内,金雕大王急进的身子,陡然拔高,其速远远胜过许易。

    “卑微的人族,论勇力,你没办法和本王相比,论智慧,在本王面前,你也拙劣的像最低等的爬……”

    畅快的啸声,猖狂的疾风,还未落定,金雕大王只觉左爪之上猛然一紧,随即身体猛地一沉。

    低头看去,却见一根银色的细线牢牢束缚住了左爪。

    “卑劣,可笑!”

    金雕大王怒啸一声,右爪伸来,狠狠抓在那根细线之上,足以生裂金铁的一爪,竟将那细线拉得欣长,却始终无法截断。

    一惊之下,非同小可,刹那间,许易已顺着细线,狂扑而来。

    金雕大王心念电转,立时做出了抉择,调转身子,朝许易猛扑而来。

    他盘算得清楚,这卑鄙的人族处心积虑的靠近,摆明了是要近战,而眼下的状况,是不近战不成,且若不翻身相迎,那卑鄙的人族定会骑上背来,若是如此,那真就蹈入了险地。

    与其背面受敌,不如正面应战,金雕大王打定主意要让着卑鄙的人类,见识见识人族和妖族之间,那道不可逾越的鸿沟。

    金雕大王飞扑而来,口中的星芒连吐,许易凌空无法闪避,只能急急偏转头颅,任其在胸膛炸裂。

    又拼着挨了数道星芒,胸口炸出大量的碎肉,一人一妖终于靠近,一场惨烈的搏杀,终于开始了。

    金雕大王双爪死死地插入许易肩头,无论怎么用力,最多也只能扎入肌肉,始终插不穿那远胜庚精的骨骼。

    他奋力地撕扯,拼尽全力,将那坚韧的肌肉撕裂开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许易一手持着赤色小剑,一手死命将一道缚蛟绳织成的大网,朝上一抛,将自己和金雕大王罩进网来。

    赤红小剑,死命朝金雕大王的颔下三寸扎去。

    岂料,那金雕大王反应无比的敏锐,堪比庚精的金色钢啄,迎着赤色小剑啄来。

    叮叮当当……

    金雕大王可怖的钢啄,竟能和犀利无匹的赤色小剑,交相硬抗。

    这可是穿黑牌大妖的身体,如扎豆腐的法器,是许易掌中最犀利的杀器,便是鬼主的那具血蝠妖王的骷髅骨架,也经受不住这赤色小剑一割,而这金雕大王的钢啄,却能与之硬抗,这是何等可怖的威力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