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五百八十七章 肉搏

五百八十七章 肉搏

    缚蛟绳织就的大网,才将落下,撕拉一声,许易的胸口的皮肉,被金雕大王扯掉两块。·1ka

    他面不改色,挥拳便朝金雕大王的胸口砸来,巨大的拳势带着强烈的音爆,轰的一声,砸落在金雕大王的颔下。

    一场毁掉灭地的战斗,由此进入到了白热化。

    一人一妖,从天上打到地上,从地上打到河中。

    缚蛟绳织就的大网,到底太过宽大,能勉强束缚那金雕大王脱不开身,却不能束缚得金雕大王不得展翼。

    地上正四处奔逃的金冠青年等人,简直被这恐怖的打斗惊呆了,谁也不曾想到那看来粗傻的长毛怪,竟有如此可怖的本事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,鹰嘴崖被一人一妖打断。

    夸嚓无数声,一座巨木森森的密林被毁。

    金雕大王不断地展翼,飞遍了整座雕领山。

    散落在各处的无数场战斗,因此而终止,无数的人族,妖类,朝天空中的人妖大战而瞩目。

    叮当叮当……

    轰轰轰……

    开山裂地的拳头,轰击着金雕大王的颔下,死死只盯着这一个地方。·

    赤色小剑不管以何等快的速度攻击,攻向何种角度,金雕大王的钢啄,总能精准地迎上。

    闪电一般,进行了千百次的交汇,赤色小剑渐渐现出数不清的细如毫毛的裂纹,而金雕大王的钢啄也渐渐失去了锋锐,生生突起,不住地有血丝渗出。

    而许易则更是凄惨,整个胸脯几乎再无一块好肉,血流如注,若非他拼死地扭动身体,不断地逼迫金雕大王的双爪,不得在同一处落定,他整个身体,早就被抓穿了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他的身体也被金雕大王那对能断金铁的钢爪,抓得一片好肉也无。

    若只看明面,许易浑身冒血,金雕大王片翎不伤,许易完全落在了下风。

    而实际上,金雕大王有苦自知。

    从交战开始的自信心满满,势要给这卑鄙人族以死亡的教训,到越战越心寒,再到麻木地机械式地应战,最终满腔的心思汇成了绝望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想不通,这卑鄙的人族,即便动用了秘法,强化了身体,但也绝不能成为不死的妖魔。

    可战斗打到现在,他的钢啄牢牢封住了那把杀气逼人的赤色小剑,拼尽全力之下,那赤色小剑隐隐有了崩坏的迹象。·1ka看nshu看·cc

    若按这个节奏走下去,他靠着一双利爪,迟早能洞穿这卑鄙人族的心脏。

    可他怎么也想不到,这卑鄙的人族似乎有无穷的血液,无尽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金雕大王的双爪在许易身上撕下了一块又一块的皮肉,可总是新血方流,新肉又生出,好似一个永远也打不死的妖魔。

    胜利的天平,果真在许易打下丹药提前量之际,就底定了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,金雕大王的钢啄断裂,滚滚妖血长流,许易正要挥动赤色小剑扎向金雕大王的头颅,叮当,赤色小剑凌空瓦解。

    左手的握拳,仍旧机械式地砸落在金雕大王的颔下,那处已经被数百拳捣成了一个旋窝。

    下意识地,便以为胸腹处,又将传来撕心裂肺的痛楚,奇怪的是,金雕大王坚硬的利爪,触碰着他的身体,却怎么也抓不下去。

    来不及定睛,腾空的右掌猛地握拳,瞬间朝金雕大王颔下的那个陷窝砸去,咔嚓一声,骨头裂开了,定睛看去,金雕大王早已没了生命的迹象。

    这一幕入眼,许易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,轰的一声,一人一妖,从十丈高空坠落,重重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金雕大王在上,许易在下,许易已感觉不到疼动的身体,驱使着双臂要将金雕大王的尸身挪开,十指方触碰到金雕大王的身体,却发现连掀动金雕大王一根翎毛的气力也没了。

    疲惫,无穷无尽的疲惫,许易瘫着身子,瞪着天空,忽地,笑了,“巴拉大王,俺终于给你报仇了,你看见了吧,这扁毛畜生死了,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,渐渐地,四面地密林,传来悉悉索索地响动,却是,金冠青年那帮人从四处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死了,都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呀,那妖怪的眼睛还睁着。”

    不知谁发一声喊,才钻入林子的众人,如受了惊的土拨鼠,哗啦一下,尽数没进了密林深处。

    约莫过了半柱香,紫袍武士在金冠青年威严目光的逼视下,缓步挪出了密林,扽着脖子朝许易望来,眼神中充满了惊慌,怔怔盯了许久,似乎终于放下心来,压低声道,“似乎动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哗啦一下,又是无数人钻出密林,金冠青年冲在最前,就在这时,许易的大手抬了起来,将金雕大王的尸身挪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啊呀!”

    “天呐!”

    “我草!”

    这回受惊的“土拨鼠”们,一口气冲进了密林,头也不回地亡命狂奔。

    非是诸人无胆,实在是长毛妖怪犀利的杀人手段,足能让最勇猛的勇士胆裂。

    而适才那崩碎山峰,截断河流的旷世大战,简直颠覆了众人的常识,似乎是两尊妖魔降临了人间,举手抬足,毁天灭地。

    以至于,众人都忘了许易本是人族,人族之间不能相互攻杀。

    众人挺着天大的胆子靠近,不是为了别的,就是抱着二妖相偕而亡的愿景。

    陡然见那长毛怪物眼睛还睁着,已经吓得险些瘫软,此刻,见那长毛怪物还能坐起,这一惊非同小,倘使那金雕也来个躺而复立,那岂非要了亲命。

    若在平素,众人并非没有胆大如龙之辈,可在经历了金雕虐凝液巅峰如蝼蚁,吸脑髓而吞阴魂,又见识了开天裂地一般的魔神乱斗,任是熊罴一般的胆子,也得炼化了。

    惊走了众人,许易又躺了下去,念头一动,将金雕妖王的尸身收进须弥环中,歇息了半盏茶,双臂才又聚起些力气,唤出两粒补气丹,塞进口中。

    丹药入腹,化作滚滚暖流,向四肢百骸涌去,那浓浓的疲惫渐渐消失,无穷的力量,一点一滴朝身体汇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