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五百九十二章 定颜

五百九十二章 定颜

    点验完毕,许易站起身来,行到正前方墙壁前,注视着那片莹莹光幕。

    光幕极大,占了差不多整面墙壁,光幕上,攻击列着九九八十一个方格,尽皆莹莹发亮。

    许易看过赏宫殿的石刻,知晓这面光幕便是兑宝之用,当即凝神打量起方格中的宝物来。

    这一打量,便耗去整整一炷香的功夫。

    方格中的诸般宝贝,险些将他眉眼晃瞎。

    虽说层次有高下,却无一不是精品,若是可以,他巴不得尽数拥入怀中。

    一番盘算后,他做出了选择。

    取出一堆妖牌,仅余下唯一的一枚紫色妖牌,尽数投入卡槽之中,随即,卡槽的上方的莹玉格中现出一列数字:三万四千六百。

    许易手脚麻利地在光屏上连点数下,但听咔嚓一声响,莹莹光幕裂开,一个二尺见方的黑色平台显现,四黑一赤五枚丹药,立在平台正中。

    许易伸手将五枚丹药摘过,伴随着“叮”一声轻吟,平台消失,光幕再度符合,随之而来的,便是莹玉格中的数字飞速消退,最终在一万八千六百这个数字上定住。

    五枚丹药消耗了,足足一万六千分。

    并非光幕上的宝贝,想要兑换,无不需要数额巨大的分数。

    就拿极品回元丹和极品补气丹而言,一粒不过一百分。

    许易这三万四千六百分的积累,若兑换极品丹药,能兑换三百四十六粒,按照大越市面上极品丹药的价格,足可兑出超过千万金币的财富。

    以此类比,足可见这五枚丹药的价值。

    五枚丹药,四枚黑色的乃是大名鼎鼎的定颜丹,此丹他曾在某《佚宝录》的典籍中见过,今次搜罗的那本《万宝杂记》也有录述,无别的功用,唯有驻颜不老之效。

    在大越境内已然失传,不意在此间得获。

    对修士而言,容颜如何,不过是区区小事,记挂者罕有,但许易这个魂穿之人,却多有挂碍,他可不愿修行百载后,化作一鹤发鸡皮的老翁,想想都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定颜丹每枚两千金,四枚攻耗八千金,只为区区一副年轻相貌,许先生舍了血本。

    除却他自用一枚外,另外三枚,便是为夏子陌,雪紫寒,晏姿所备。

    至于秋娃,本是草木成精,容貌千年难变,却是用不上了。

    至于袁青花,无意修行,喜过凡俗生活,贸然定颜,反为不美。

    除却这四枚定颜丹,其余的八千分,自然全消耗在那枚赤色丹药上。

    那枚赤色丹药当然不是凡品,唤作漏丹。

    许易一目就相中了此丹,但因此丹的光幕方格下标列的备注,点明了此丹的神奇功效,便是修复暗伤,补全源力。

    方格到底太小,备注不全,许易又取出《万宝杂记》,在丹药篇中寻得此丹,细细查阅一番,悚然而震惊,二话没说,便选中了此漏丹。

    原来,武者修士,争锋相斗,受伤频仍,虽有诸如回元丹这等灵丹妙药,快速调理伤势,天长日久,血管,筋络,积累的细微暗伤无数,却是回元丹这等灵丹妙药所难达到的。

    兼之频繁使用灵丹妙药快速修复伤势,会大大消耗生命的源力,久而久之,将对身体带来无可逆转的伤害。

    唯有漏丹,能察绝幽暗,补全细微,回复源力,神妙非常。

    不见漏丹不觉,一察之下,许易悚然巨惊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没想到极品回元丹还有如此后遗之症,凝神细思,便也理解了,若极品回元丹真有无限修复身体的功效,那未免也太过恐怖,等若是将人体生机和丹药之力,进行了完美的等价代换。

    而生命之妙,又怎会如此这般简单。

    果然,快速回复创伤之下,还有如此隐忧。

    念头到此,他猛地想起,这次巨创之后,服用极品回元丹,药效明显不如此前迅猛,且连续的丹药填充之下,伤势虽然尽数回复,可体内总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倦怠,却始终探查不明。

    此刻乍遇漏丹,许易才彻底洞悉因果。

    而他好奇的是,为何所谓暗伤,所谓源力的论述,怎生在大越的诸般典籍中不曾得见。

    他却没想过,旁人纵使有服用极品丹药的条件,也远远不会像他这般滥用,所谓暗伤,所谓源力之损,对旁人而言,几乎是难以窥察的,又怎会到达他如今的频临源力枯竭的状态。

    回顾他近年的修行岁月,服用极品丹药如吃糖豆,尤其是为修行不怕金身,简直如吃盐一般,疯狂地磨损自己的身体,疯狂的消耗着丹药,也正是这般不计成本,让他短短年余,神功大成。

    而这艰难的修行背后,留下的暗伤,和消耗的源力,却难以计数。

    若非此处遭遇漏丹,他甚至根本无法察觉到那股倦怠来自何处,更不知道自己的源力到了几近枯竭的地步。

    却说许易取得丹药,心念电转,便打定主意在此服用丹药。

    一者不知何时才能出得神殿,二者,此间偏僻清幽适合服丹,三者,也是最重要一点,此间涌入了太多的修士,意味着无数的强者汇聚,要想在诸强之中脱颖而出,成功抢得界牌,解决身体中那股无名倦怠,则尤为必要。

    计较已定,当下,他将三枚定颜丹收入须弥环中,尔后,服下一枚定颜丹,盘膝坐了,按照万宝杂记中的讲解,舌抵上颚,气运交关,很快一股清凉的气息,游走全身,半柱香后,循环完整整七个周天,那清凉的气息才告消退。

    念头一动,一个硕大的酒坛现在身前,内里盛满了清水。

    许易举起酒坛,大口吞饮,竟将一坛近百斤清水,尽数吞入腹来。

    来不及将酒坛收进须弥环中,立时吞下漏丹,丹药入腹,一股灼热的药力散开,瞬间将腹中的清水蒸腾得起了白烟。

    许易按照小周天之法,缓缓搬运着药力,任由这股灼热在周身百骸游走,一股股暖流汇入筋脉,渗入血流,化作一股柔和而温暖的力道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