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六百零七章 逼退

六百零七章 逼退

    不是所有的坚持的都有结果,总有坚持不住的时候。▲∴▲∴,

    此刻,许易便坚持不住了,若不是群敌环视,以他的脾性,就是拼死了也要冲过去。

    可这会儿,他头脑阵阵发昏,灵台伸出罕见地传来了震颤,关冲穴处的筋络已几近崩断。

    再撑下去,就无法击出真煞二气,若无反击抵御了绝大部分的攻击,他立时就得被这狂暴的真气给绞碎了。

    巨利在前,许易还是选择了生死,他长啸一声,身形在狂暴的真气托举之下,瞬间横掠十余丈,到得姬冽上空,霍然推出双掌,气海之中,瞬间煮开了,无数狂暴杂乱在无袤气海中四下乱飚的真煞二气,陡然找到了宣泄口,狂泄而去。

    顿时,许易的双掌间,陡然腾出两道凶煞滚滚的巨大黑龙,狂暴的攻击,带来了巨大的威压,好似这一方天地都要在疯狂的攻击下破碎了。

    两道黑龙瞬息之间,越聚越粗,十丈,三十丈,七十丈,百丈,横亘天际,无边无沿。

    许易出掌刹那,姬冽的嘴角便泛起了冷笑,那人虽在半空,他自也知晓杀气冲谁而来,正待腾身而起,瞬间背脊后的毛孔全部炸了,整条脊椎骨都酥麻了。

    眼见黑龙越聚越大,姬冽脸上的笑纹转瞬化作惊恐,争胜之心在那一刻化作齑粉,强烈的危机感快要将他的意境崩碎,下一刻,姬冽的大手按在了左臂上的晶牌上,死死在许易双眸间盯了一眼,金光一闪,转瞬消失。

    说来繁复,实则刹那,姬冽能在一念之间,感悟到超乎想象的危险,旁人又岂有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那假三皇子等人,待见许易攻来,扯身便逃,却丝毫未意识到这必杀一击,无可遁逃。

    两条长达百丈的雄壮巨龙,轰地撞在了地上,好似天罚降临。

    连远在数百丈外的白眉薛慕华,都惊得不住飞退。

    轰得一声巨响,方圆两百余丈,尽皆化为齑粉,巨木,山石,修士,无一能存活。

    攻击指向的假三皇子和姬冽,姬冽遁逃,假三皇子毫无疑义地成了风暴中心,追随他遁逃的众人直接灰化,连快碎肉也不见,便连阴魂也在巨大的爆炸中消弭无形。

    而先前和许易对攻的众人,少部分直接身死,大部分见机得快退到的风暴边缘,重伤于地,只有极少数见机最早,遁出了边缘,依旧受创非轻。

    一击过后,整个世界好似鸿蒙初判,一片死寂,大量的晶牌四散,却无人争抢。

    许易往口中塞了两颗极品丹药,强忍着筋络崩碎的剧痛,腾身而下,飞速地将众多晶牌揽入怀中,朝着面色苍白的雪紫寒狂飙而来。

    满场唯一未受伤的怕只有雪紫寒了,一者她最知道许易的底细,待许易发招之初,便朝外沿避开,二者,她身上的漆黑软件实非凡品,抵御了绝大部分余波,其余的攻击,在她瞬间开启了火凤盾,加之肉身的,根本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许易朝雪紫寒狂飙而来,残存的众修士好似见了凶神恶魔,群起而奔,便连那行动不便的,边大口吐血边夺命狂奔。

    许易抓过雪紫寒,全力催动风神之翼,流光一般,消逝众前,没进林中,感知力全面探出,明确了无人窥察之后,冲身侧的雪紫寒道,“捏碎晶牌。”说话朝自己晶牌按去,雪紫寒更不迟疑,同时朝晶牌按去,金光一闪,二人双双消失。

    再定睛时,二人已双双定在一座宽广的大殿内,诡异的是,那大殿左右两壁皆是透明。

    大殿之外,浊浪滔天,一望无际,竟是一片汪洋,送目远眺,醉人的夕阳下,苍龙山提拔的龙脊,被厚厚的大雪覆盖,莹莹生光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,殿外便是大越地界。”

    雪紫寒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的确是回来了,发现没有,如果将整座神殿比作五层楼的话,第五层是实在的,殿外便是才塌陷粉碎的龙首峰所在,第四层到第五层,可以理解为**坟墓,猎妖谷,炼武境三个空间,现在咱们处在第一层,也是最后一层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许易伸手朝外直去,滔滔浪花,似乎就在脚边,激打在透明的结界墙上,迸出细碎的水花。

    这一细节也越发证明了许易的预料,是准确无误的。

    “看,那是什么!”

    雪紫寒的声音中充满了惊诧。

    许易送目看去,东南的角落里,竟被布置出了一间香闺。

    暖红色的石玉床,雕龙飞凤,上披着金锦并蒂缠丝龙凤被,细细窥察,那被子竟不知是何材料,许易只认出了被子上的丝线,乃是春龙蚕的蚕丝,春龙蚕乃是低阶妖兽,一身吐蚕丝不过指头长,春龙蚕丝坚韧而细腻,水火不侵,极是珍贵。

    此间一条龙凤被,耗费的蚕丝岂止数百条春龙蚕的性命。

    流光溢彩血色蟠龙琉镜台,紫金玉石绣凳,赤黑貔兽闷户厨……

    最夸张的却是一对璧人枕,内里充满了细碎的灵石碎片,淡淡的血线,交织成一粒粒芒星,明显是个小型法阵,大手轻轻触上,竟又充沛无伦的灵气透了出来,浸入皮肤,通体舒泰,心安神宁。

    许易仔细窥察一遍,心中略略有数,暗道,“看来安庆侯猜测的不错,这位盖世强者姜恨天,去而复返,果真是为了那位贵妃娘娘,还费尽心思,才此间设了这么一间香闺,用情如此,已极感人,奈何英雄过不了美人关。”

    “真……美!”

    雪紫寒的心思却与许易又大不相同,眼前的精致香闺,在许易眼中,不过是个证明,证明了安庆侯所言非虚,落在雪紫寒这女儿家眼中,却比什么珍宝,都动人心魄。

    “我猜此间的原主人,定然是个至情至性之人。”

    雪美人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许易见她眸间流露出的喜欢,笑道,“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求郎,此间的原主人正是姜恨天,这位前辈也算是盖世豪杰,可惜了,死在小人之手。现在这些摆设,已成无主之物,你既喜欢,拿去便是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自须弥环中唤出个须弥环,将这香闺的所有陈设,全部收束了,将须弥环朝雪美人抛去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