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六百零八章 星空图案

六百零八章 星空图案

    雪紫寒正沉浸在“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情郎”的诗句中,便见须弥环抛飞而来,下意识接过,展颜道,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她性子向来恬淡,爽利,喜欢就是喜欢,他愿意给,她便乐意要。

    香闺清理完毕,许易的注意力便四散开来,催动风神之翼,周旋一圈,空空荡荡,丝毫无有所得。

    他心中纳罕,若真有界牌的存在,姜恨天绝不会在此间处心积虑地去藏匿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此间已是秘境中的秘境,哪里还用的着费尽心思再去搜寻什么隐蔽之所,即便是光明正大的将界牌放在先前的香榻之上,也定然无碍。

    毕竟,当初姜恨天回归此界,可是想着了结了此界的因果,便取了那位身为贵妃的心上人离去,有七煞魂碑为镇,又何虑他人盗取界牌。

    可是这空荡大殿,一目可辨,哪里有界牌,莫非安庆侯所言为虚

    许易脑海中才冒出此念,又掐灭了,除非安庆侯发疯了,才肯舍下如此血本来编织这个谎话。

    念头攸地一动,再度开启了老办法。

    感知全面探出,一寸一寸地搜寻四壁的迥异,他如今的感知半径已达三十丈,大殿虽广袤,要搜寻一个来回,却也要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果然,才向西探出二十余丈,许易便在东面墙壁,窥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他快步行到问题所在的墙面,伸手敲击,才一触手,整个手便透过墙皮陷入了进去,才拔出时,墙皮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“定然是个障眼法,肯定布置了小型阵法。”

    雪紫寒快步而来。

    许易念头一动,唤出极品五行旗,小破界术催动,一道幽蓝星芒组成的光网,朝墙壁罩去,蹼噗几声,一道浓黑的光幕随着星芒光网被剥离而去。

    随即,那灰扑扑的墙皮消失,取而代之的,却是一块半径两尺余的浑圆星空图案。

    湛蓝的星空图案中,点缀着万千璀璨的星星,半径不过两尺的浑圆,自然无法容纳万千星辰。

    诡异就诡异在这里,那浑圆的图案居然是立体的,许易正是透过这图案的圆框,窥见了这万千星芒。

    而令许易欣喜若狂的是,那道浑圆的星空图案内,七道界牌漂浮其中。

    那七道界牌,各具颜色,金,紫,黑,白,青,各有五块,唯有两块呈现淡青之色。

    有了先前伸手入内的经历,他并不担心,当下,便再度将手探入,一把抓住了那块金色的界牌。

    诡异的一幕发生了,那金牌似钢浇铁铸一般,极度沉重,许易再三奋力,终于稍稍挪移。

    “挪得动就好。”

    许易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其实,还未下手前,他便知道界牌必定能够被取出,不然,姜恨天又如何将之得到。

    至于他为何径直向金色的界牌下手,乃是记得听安庆侯说过,七煞魂碑之所以选在龙首峰,便是因为那处最高,便于界牌积蓄力量。

    显然,这七块颜色不一的界牌,积蓄的力量大不相同,故而他径直朝金色下手。

    单手挪移了半晌,不过隐隐有所触动,这回,他双臂齐出,霸力诀第三层催动,九牛之力使出,双臂的肌肉立时坟起,将宽大的衣袖绷成浑圆一束。

    巨力之下,那道金色的界牌,被他一点一点拔了起来。

    约莫半盏茶后,那块金色的界牌终于被他拔出了星空图案,累得他满头大汗,浑身浸透。

    适才的拔起,可不是挥出九牛之力的拳头,那是持续的力道输入,需要强大的体力和耐力的支撑。

    半盏茶的巨力催持,换作是座山岗,也被推平了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有什么用”

    雪紫寒盯着许易手中的巴掌大的金色牌子,除了牌子上的星空纹路,有些沧桑之气,实在看不出有什么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“我来这里就为这宝贝,待会送你一块,剩余的我可有大用。”

    许易笑语一句,收了金色界牌,唤出颗极品补气丹,塞进口中,双臂再度朝星空图案内部伸去。

    这回,他瞄准的是那枚紫色的界牌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设想,金色的能量足,难以唤出,紫色的能量稍逊,当能少费些气力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,他大手探入,这紫色的界牌,同样根深蒂固,他又不得不奋起神力,再度开启了艰难的拔萝卜。

    半柱香后,他摩挲着手中的白色界牌,正回复着气力,却听雪紫寒道,“你说这图案中的万千星辰,如真的一般,遥远而深邃,是不是意味着我们整个人可以钻进里面去”

    许易陡起了好奇,他想测测这星空是否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当下,唤出了铁精,掌力催动,铁精迅速尖细化长,在雪紫寒惊诧的目光中,铁精化作的细棍刺进了星空图案中,哪知道才透入不过两尺余,便遇到了坚硬的隔阻,再也不能透入分毫。

    那透入的两尺余的距离,约莫正好等于星空图案的半径。

    许易喃喃道,“倒像是个圆罐子,七个牌子就嵌在这圆罐子底部,圆罐子是透明的,透过去,看到了璀璨无伦的星河”

    他给眼前的奇异表象,作了最后的注解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还是地球人的思维,遇到了难以理解的异象,总要做出符合自己理解能力的解读,否则就有些世界观崩塌的烦躁,一如他将这座虚空神殿,类比成了五层楼房。

    虽然低级,却是形象,有效。

    他话音方落,连续金光闪过,三道人影现在神殿之中。

    许易暗道,“雪美人说得不错,天下聪明人何其多,岂只自己看破了关窍,早知道就不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后悔未罢,看清了来人,始终内蕴华彩的双眸,陡然迸出耀眼的精芒。

    来人赫然是周道乾,战神策,周世荣。

    “界牌,天呐,这是界牌,三道界牌,天下竟真有此物,我大越真有此物,若早现此物,历来通往暗山的前辈,岂会十不活一”

    战神策一眼就扫中了星空图案中的界牌,激动地浑身颤抖,双手在空中急舞,状若疯癫。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