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六百二十七章 血厉

六百二十七章 血厉

    那伤口看似可怖,实则未入骨髓,配比着双奇大蛇那可怕的身躯,不过是皮肉小创。

    周道乾正暗暗惊叹于双奇大蛇可怖的防御力,腾空而起的身子,陡然迎了漫天腐雨。

    那双奇大蛇抽下的一鞭乃是虚招,正是逼他腾身,两颗硕大的倒三角蛇头,同时张开血盆大口。

    左边的蛇口喷出猩红的雾体,腾腾冒着烟气,那猩红的雾体才一出口,方圆十丈之内,温度开始剧烈上升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右边的血盆大口,喷出浓浓的白雾,那白雾腾至半空,结成云朵,忽的,降下漫天酸腐的雨水来。

    瞬间,猩红雾体和酸腐雨水,便笼罩了一片天空。

    眼见得周道乾避无可避,便要被浇个正着。

    却听他大喝一声,“双龙转凤!”

    暗扣在怀的双掌,顿时结出无比繁复的法印,两道浓密的煞气,自掌中生出,火速在周身结成两条如龙一般的气浪。

    两道气浪散发着诡异的吸力,将一切行将靠近周道乾的雾体和雨水,都尽数吸入龙口之中。

    喷洒,吸纳,僵持了足有十数息,忽的,那两道护佑在周道乾身侧的两道气龙,猛地交合,化作一道巨大的黑色凤凰的形象,那道庞大的凤凰猛地展动翅膀,轰地炸开。

    巨大的气浪形成一个长宽更达十丈的平面,轰然冲天,托举一切。

    周道乾的身形,便在这黑凤炸碎之际,狂飚而出。

    急速飚飞之际,剑意昂然,拦剑式霍然催动,飙射的剑意纵横交织成网,间不容发之际,绞中了双奇大蛇左侧的那颗头颅,庞大的剑意,瞬间将双奇大蛇的左边的那颗狰狞巨头绞成碎片。

    半空之中,血雾飘海,腥臭成河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周道乾,我等在凝液境时,倘遇此人,哪里还有活路。”

    作壁上观的妖骏驰,轰然叫好。

    梵摩苛面沉如水,姜白王,诸葛神念,牧神通各自眼泛精芒,便连战天子亦是面露讶然。

    “双龙转凤”正是他战宗绝学,犹如那幽夜掌一般,不在那些名震大越的神通绝学之下。

    他传于周道乾不过旬月,此人便能另出机杼,将此招修行到如此程度,单就武学天赋而能,堪称震古烁今。

    却说那双奇大蛇一颗头颅被搅作米分碎,发出惊天动地般的惨嚎,从半空中跌落下来,巨大的身子,拼命地扭摆,恐怖的声势,令得众人侧目。

    梵摩苛秀丽的双眸间精芒狂闪,双掌掐动法诀,一柄赤红短刀,凌空****,瞬息之间,将双奇大蛇左侧的断颈彻底斩落,顿时,喷涌的黑血,随着梵摩苛双掌的幻动,一条条延展,交汇,结成诡异的纹路,朝那双奇大蛇笼罩而去。

    “厉血术!梵摩苛尔敢!”

    战天子舌绽春雷,双掌如捉如拿,一支煞气聚成的三尺长的暗剑,呼啸着朝那血线符文杀去。

    “战兄何必动怒,梵兄损了看家老妖,总要找补一些,战兄别占便宜没够。”

    姜白王击出一支三丈长短的煞刀,半空之中阻住了暗剑,一刀一剑猛烈的碰撞起来。

    战至此刻,六祖的同盟关系早已米分碎,正应了那句话,没有永恒的盟友,唯有永恒的利益。

    论交情,战天子和姜白王走得最近,围杀鬼主之际,二人结伴踏遍万水千山,几乎称兄道弟,及至此刻,黄玉俑人,双奇大蛇,薛慕华共杀周道乾。

    周道乾展现了高绝的战斗力,姜白王自不能坐视战天子阻挠梵摩苛提升双奇大蛇的实力。

    却说这边厢梵摩苛,姜白王,战天子各有奔忙,那厢的周道乾再遇险情。

    他才激发大招,斩落双奇大蛇的一颗头颅,远遁而出,一道人影骤然飚来,超越了视线,一道光幕组成的八卦印记,赫然朝他胸口印去。

    出手的正是薛慕华,此招正与适才他重创许易的战术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符篆之力,配合杀招,动如九天之雷,迅捷无比,许易避之不及,周道乾同样避不及,眼见那八卦印记,便要印在周道乾胸口,忽的,周道乾掌中蓝光大冒,组成一个盾牌模样,正护在周道乾胸口。

    八卦印记和那蓝色光盾撞击在了一处,周道乾的身影狂飞而去,半空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凌空一摆身,直挺挺立在地上。

    看似喷出了鲜血,较之许易那胸膛塌陷,伤及源力,周道乾的伤势轻微可忽略。

    “蓝极盾,价值两万五千分,老战啊老战,你真是处心积虑啊!”

    诸葛神念怨念万端地盯着战天子。

    此物,在场众人皆认识,正是赏宫殿的兑宝室中的一大异宝。

    在猎妖谷时,六祖皆着急突破猎妖谷,并未大肆猎妖,所积分值不多,基本皆在万分上下。

    唯独战天子运道最佳,传送的位置恰在一位紫牌妖尊附近,一场大战,斩获紫牌妖尊,连带着猎杀大妖无数。

    收集了近三万分,几乎全花在这枚蓝极盾上。

    相比火凤盾,这块蓝极盾的价值高了近乎八倍,威能自然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他能有效的抗击包括感魂老祖在内的武者的七成攻击,更难得的是,此盾只有巴掌大小,触发盾牌中央的按钮禁制,便能催动防御,既隐秘,又迅捷。

    战天子处心积虑为谋界牌,才入此间,便急着恢复周道乾的伤势,并悄然将此宝送入周道乾掌中,正是因受心誓所缚,他所依仗者唯有周道乾。

    周道乾骤然出手,抢夺界牌,正是在他暗示之下。

    果然,他这一番筹谋,近乎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却说周道乾才避开薛慕华的必杀一击,梵摩苛的“血厉术”终于施展完毕,那只剩一头的双奇大蛇,在血厉术的催发之下,恐怖的身形,竟压缩成了三尺长达,精细短小,好似一根坚持的黑棍。

    一颗倒三角脑袋,好似一柄开刃的尖锥,血红的眼睛一片浑浊。

    裂开嘴发出钝锉刮擦钢盔一般的尖啸,身子一闪,凭空消失,下一瞬便出现在周道乾身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薛慕华亦展开绝妙身法,双掌交错,漫天顿时交织出一大块一大块的浓密气云,交相汇合。

    黄玉俑人周道乾的剑意崩碎八卦图后,双掌始终不停地幻化,一张八卦图案层层叠叠的显现,道道光幕堆积,渐渐光芒亮眼,恐怖的威压几乎要塌陷空间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