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六百五十章 感魂之强

六百五十章 感魂之强

    老苍头虽困居于此,消息并未断绝,来往求他之人,皆是他的消息源。

    此次虚空神殿之战,动静极大,传闻极广。

    又因虚空神殿最下一层,纯为透明,不少被阻在神殿之外的修士,皆远观了其内的战斗,更有好事者,取出留影珠记录之。

    以至于,六祖,周道乾,薛慕华,无名怪客并暴兕一战,被轰传天下。

    无名怪客的滔天势力,更是广为传播,尤其是最后的化妖之变,被确定为商家余孽,引得举国大索。

    老苍头原本也不知无名怪客的实力,待许易承认了战败姬冽,他便确定了那无名怪客必是许易无疑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传闻中,无名怪客的实力远不到感魂之境,而又绝对的出类拔萃。

    如此人物,普天之下屈指可数,恰巧许易既有此般实力,又适逢其会。

    老苍头要确定他的身份,又有何难。

    既然确定了许易便是那无名怪客,自然知晓他得了界牌,其得了界牌,当务之急,是寻找暗山,便也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“前辈之智,令人佩服,晚辈的确在寻觅暗山。”

    当得真人,不说假话,况且他极感念老苍头解惑之恩,更不愿诓骗。

    老苍头道,“你小子啊,嘿嘿,许是天意,让老头子在垂暮之年,能遇到你。罢了,老头子从不强人所难,那暗山便在皇陵之中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许易只觉头顶降下了霹雳,千寻万搜也难觅得的暗山,就这般轻易地显现而出。

    他没怀疑,老苍头没理由骗自己,而且要查验也简单,到地头一探便知。

    他猛地想起鬼主,忽然顿悟,难怪老鬼一直惦记那处。

    原来根脚落在此处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才觉鬼主惦记皇陵,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否则以鬼主的修为,以他目前的状态,功法,秘笈,宝物,如是种种,要来何用?

    然则,最为有用的,恐怕便是脱离此界,求得新的上升空间。

    “前辈这是何故,叫晚辈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许易起身,郑重抱拳。

    老苍头咧嘴一笑,“你也用不着谢我,和你明说了,告诉你暗山在哪儿,是明着让你和姬九起冲突,届时,可用不着老头子嘱咐,你自会和姬九起冲突。”

    的确,暗山一出,皇陵必重复虚空神殿的盛况,姬冽身为强者,又是皇室子弟,岂能容忍外人占去这属于他的好处。

    一场大战,势所难免。

    许易笑道,“若真对上了,晚辈自不会留手。”

    他很喜欢老苍头这种阳谋,虽明知踏入老苍头彀中,心中非但不恼,反倒颇为欢喜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小子,说吧,还有什么疑问,一并道来,老头子好久没这般高兴了,统统满足你。”

    老苍头一对浑浊的眸子亮得惊人。

    许易沉吟片刻,问道,“感魂老祖的真实实力到底如何?换句话说,感魂老祖除了在阴魂上的优势,到底比凝液巅峰顶级强者强在何处?”

    此问,自打虚空神殿之战结束,便一直藏在他心里。

    老苍头道,“你小子一准是经历了大战,亲身体会了感魂老祖的手段,心中对感魂老祖的手段,生出了怀疑,是也不是。甚至心中会想,此辈除了魂杀之术精妙外,对凝液巅峰强者,比如哪位姬九和你小子,恐怕没多少优势,尤其是你小子阴魂似乎有独到之处,自忖感魂老祖也不过尔尔,老头子说的不错吧。”

    许易微微一笑,“难道不是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老苍头斩钉截铁道,“大越修士万千,能修行到感魂之境者,不过双掌之数,此辈无一不是俊杰中的俊杰,岂是那么简单的。单说感魂老祖的魂杀之术,便足以视感魂以下,皆为蝼蚁。除此外,修行到感魂之境,肉身有了质的飞跃。其肉身防御登峰造极,不再不败金身六转之下,一身铜皮铁骨,岂是寻常修士能够度量。”

    “除却防御,感魂老祖筋络全通,几乎炼化了毛孔,无一处不可释放真煞二气,自然而然飚若电光,速度根本不是凝液修士可以媲美的。同样因为炼化了毛孔,真煞二气可猛烈外放,同样一招一式,在感魂老祖手中,大了何止百倍。”

    “最重要的一点,修行至感魂境,无不经历了常人所未遇的遭遇,论战斗经验,论心性,皆远远强过寻常修士。又因此辈生命漫长,兼之跨入了修行的最顶阶层,资源之丰富,难以想象,功法之玄妙,不经历更难知晓,杀招之多,非是寻常修士,能够度量。”

    “一言以蔽之,感魂视感魂以下,皆为蝼蚁,不是没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许易猛地想起妖骏驰对战暴兕之际,击出的那惊天一鞭,急道,“不知前辈可曾听闻法器?”

    老苍头诧异地看他一眼,“果然是经历过大阵仗的,连法器也知道,不过因此界修炼壁垒所限,老头子纵使有这整个皇家存书馆之丰,却也不大明了法器是如何造就,但能揣测,必定和阴魂有关。你若要探究,恐怕得入外界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缓缓点头,起身道,“多谢前辈解惑,请受晚辈一拜。”

    话罢,恭恭谨谨拜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心中知晓,恐怕今次便是和这老苍头的最后一面,虽相交不过两面,然此人对他,却实有半师之谊,使他受益良多。

    老苍头摆摆手,“你我相逢便是缘分,何须如此多礼,对了,你小子是借谁的玉牌来此。”

    许易脱口说道,“安庆侯,此人是我故交。”

    话罢,又想,这老爷子问此作甚,莫非还有要己交办之事,心念到此,说道,“此人颇为磊落,倘使他日前辈但有所需,皆可使人传讯于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那样你小子就是飞升了,老头子也无断顿之虞。”

    老苍头哈哈大笑,站起身来,头也不回地去了,连连扬手,“去休去休。”

    许易恭恭谨谨冲他背影一拱手,阔步离开。

    出得皇家存书馆,他径直朝北投去,安庆侯府正在那处。(未完待续。)